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辛巴威:兩歲幼童遭單獨囚禁於監獄中

更新:根據美聯社報導,尼佳‧穆特馬告(Nigel Mutemagau)已經於1月14日釋放,然其父母依然在獄中。

兩歲大的尼佳‧穆特馬告(Nigel Mutemagau,先前名字被當作Nigel Mupfuranhehwe,那是他母親的姓氏)目前被單獨監禁在辛巴威最惡名昭彰的監獄,Chikurubi高度安全管理監獄。近三個月前,尼佳與他的父母一同遭到辛巴威秘密警察中央情報組織(CIO)抓走後行蹤一直不明,直到2008年12月24日他們出現在Harare的法庭上,潔思汀娜‧穆可可(Jestina Mukoko)與其它被抓走的運動人士也在。

尼佳的父母被依欲推翻羅伯特‧穆加比(Robert Mugabe)的「盜匪」罪起訴,這也是潔思汀娜‧穆可可面對的相同指控。這些指控根本就毫無根據。也擔任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組織(SADC)主席的南非總統最近說到這些指控:「我們從來沒相信過。」

兩歲大的尼佳被單獨監禁的Chikurubi高度安全管理監獄,即使在辛巴威承平時期,依舊因其惡劣環境而惡名昭彰。然而,現在情況變得更糟。獄方沒有足夠的食物提供給收容人。他們盡力要讓收支相符,就像是其他辛巴威公部門一樣。在這種情境下,獄方卻說他們受到指示,不允許有人從外頭攜帶食物給收容人(包括小孩)。不允許親屬會見那些特定的囚犯,包括兩歲的尼佳。甚至律師也要努力爭取方得進入,而當他們進入時永遠都有一位州級官員在場。

然而更令人不安的是,記者由律師那傳來的消息是,為了要使母親坦承犯行,尼佳在獄中遭到毆打。律師說這個小孩需要醫療照護。

這是辛巴威部落格上也發表一篇新聞,同一位律師提供有關他們努力促使被羈押者釋放的詳細時間表。這些努力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用。在這份時間表中,2008年12月30日是這樣寫的:

下午,律師們到Chikurubi高度安全管理監獄參訪醫療團隊。他們發現其客戶並未依照指令被帶往監獄醫院,而是被單獨留置在高度安全管理監獄。他們之中現在已加入了最後一批證實被抓走的人,Violet Mupfuranhehwe與她的兩歲小孩尼佳‧穆特馬告,尼佳現在也被單獨監禁在高度安全管理監獄。

尼佳艱難的處境大幅受到主流媒體忽略,它們的注意力相當程度集中於潔思汀娜‧穆可可身上,她是遭到囚禁的運動者中最具知名度的。社會媒體在潔思汀娜‧穆可可的案子上一直特別積極,大多的辛巴威部落格在她失蹤期間放上了網頁小工具,提供電話號碼給任何知道她下落消息的人打電話來通報。網路上也已成立好幾個Facebook群組(最熱門的目前有2242名會員)呼籲將她釋放。共筆部落格Sokwanele特別積極鼓勵讀者打電話給潔思汀娜的居住地警局,詢問他們要做什麼才能找到她。

尼佳的處境卻大部分淪為註腳。我在個人的部落格寫道

上圖這樣一個可愛的小男孩目前身陷囹圄,關在辛巴威最血腥與惡名昭彰的監獄裡。[…]
把兩歲大的小孩與其他謀殺犯、強暴犯與一些地球上最惡質的人一起囚禁關在高度安全管理監獄,讓人匪夷所思。我不知道羅伯特。穆加比政府本身如何為其暴政來辯護,但我更震驚於對這整件事情我們自己的反應、我們的緘默與共謀。
辛巴威,我們的憤慨到哪去了?我們的人道精神呢?在所有那些撰寫到潔思汀娜‧穆可可被捕與審判的成千上萬專欄之中,這名幼童僅是其中少數幾篇裡的註腳。他躺在辛巴威最為惡名昭彰的監獄裡的冰冷地板上度過每一天每一夜,被這個極為大聲怒吼著要釋放一位50多歲婦女(潔思汀娜)的世界所遺忘。

因此,我在自己的部落格上開始進行一項請願,將要在本週五(1月15日)交給辛巴威檢察總長,呼籲要釋放這小孩,並給予他醫療照護,同時進入兒童福利機構。

我在這篇請願的文章中陳述:

我要求我們至少做一些事情:請在這篇文章(下方)意見欄留下您的名字。只要您的名字。我們將會蒐集所有的名字,呈交給辛巴威檢察總長托馬納先生(Tomana),要求小孩要立即被送到兒童福利機構,並被獄方釋放。

我也在辛巴威人社群(特別是在國外者)特別積極活動的Facebook上,貼了一則警急通報。我是抱持希望的。不管怎樣,都沒有道理把一名這麼幼小的小孩關在監牢,讓他獨自堅禁。我的概念是要將這個如此無助的小孩悲慘際遇公諸大眾,獄方將會引以為恥而採取行動。

辛巴威檢察總長擁有權利讓小孩獲得釋放。即使小孩的釋放附屬在母親嚴格的保釋條件之中,也比將這幼童留在現在的地方要好。如我說的,我保持希望。還有其他有影響力的辛巴威政治人物已經開始關注這件事,而我相信到了週五,我們可能看到一些進展。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