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派遣村,派遣員工失業收容村

日本從去年除夕到今年1月5日,有超過300位失業民眾,聚集在東京都日比谷公園所開設的過年派遣村。這些暫時棲身於派遣村的村民,都曾經是派遣員工一族。過去幾個月內,擁有不同工作經驗且不論年齡的男女派遣員工,相繼遭到企業的裁員命運。(根據估計,從去年10月至今年3月為止,將出現85,012名派遣員工遭到解雇),一部份原因是受到全球金融風暴的影響,另一部份則是因為對於派遣員工規範體制不善管理[日文]。

除了傳統的日本媒體提出以上兩點原因外,一些部落客也強調另有其它。那就是,企業雇主必須支付大筆仲介費給派遣仲介業者。部落客韋馱天太助提到:派遣員工基礎體制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他甚至強調,日本媒體為何將矛頭指向社會體制,卻不探討導致派遣員工被裁員的其它關鍵因素:

媒體連日來,報導著過年派遣村的新聞。由於是與每個人切身相關的話題,我盼望媒體界能夠確實做好報導工作。看著比自己年輕的一代無家可歸,淪落到露宿街頭的畫面,實在令我感到辛酸。但是,我卻懷疑媒體對於派遣村的報導,是否有真正切入到問題核心點所在。

對於媒體,我感到不解之處在於,報導內容中,將批判矛頭指向那些解除派遣員工契約制的企業主,卻不針對派遣仲介公司,進行一連串的追究責任呢?(難不成,我接獲的情報有所偏頗嗎?)派遣業者與企業雇主間有簽訂契約。然而,卻與派遣員工之間,沒有任何契約關係存在。派遣員工能賺取多少時薪,是由派遣公司來決定。而企業雇主則依照與派遣業者間的契約條款,支付業者一定期間內的人力仲介費用。[…]

派遣業者在賺取大量仲介費的同時,業者又為派遣員工做了何種服務呢。只是將派遣員工送上企業雇主門口,僅此而已。[…]

仲介業者對於派遣員工,完全沒有提供任何的企業就職訓練。而業者在無需做任何仲介服務的情況下(?),光是靠提供派遣員工給企業主,就能天天(連睡覺時間?)獲利大增。如果禁止企業雇主對派遣員工裁員,將會導致企業全面停止對派遣員工的雇用。對於那些謀取暴利的買賣,不對,應該說是高收益商業模式的派遣業者,媒體為何不進行批判呢?企業不是因為派遣員工薪資便宜才雇用(薪資絕對不便宜)。直接了當地說,是因為企業雇主隨時能向派遣業者解除契約導致。 […]

景氣好時,這奇妙的三方(企業雇主,派遣仲介業者,派遣員工)關係(?),極有默契地運作著。然而,這次之所以會引爆問題,是因為同時期發生大量的契約解約潮、導致派遣業者無法再介紹派遣員工到別的企業工作。我認為,需要強制要求實行安全措施的對象,不是企業雇主本身,而是派遣仲介業者。但是,媒體淨是單方面地追究企業雇主的社會責任問題。

同樣地,部落客Shino Kichi,他藉由過去曾擔任派遣員工的經驗,探討此類問題的癥結所在: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由於派遣員工失業問題,造成在當今社會成為熱門話題的狀況。我總覺得,派遣業者所抽取的仲介佣金,相當可觀。我不清楚豐田或是佳能等大型公司,在雇用派遣員工方面的情形。但在過去,當我也是名派遣員工,而被企業正式採用為正職人員時,仲介業者從我獲得的薪資中,抽取將近35%~40%的佣金。[…]難道媒體不應該針對調降佣金的部份,進行議論嗎?

2009年1月1日過年派遣村的晚間情況 @ Hakenmura

另一位部落客Canada de Nihongo,將日比谷公園過年派遣村的現況做為出發點,論述這起事件之所以會發生,與政府的政治責任密切相關:

正如預期的,日比谷公園開設的「過年派遣村」內,大量湧入遭裁員的300多位派遣人員。由於派遣村只準備200人份的食物,僧多粥少造成日比谷公園呈現恐慌狀態。為此,政府不得已,只好將厚生勞動省位於附近的講堂開放出來,供失業者做為臨時居住處。 […]。

對於「過年派遣村」的對應,日本政府效率牛步。倘若我們繼續保持沉默,我想政府除了將厚生勞動省的講堂開放以外,就再也提不出任何具體解決對策了。那些失業群眾,分明是執政黨﹝自由民主黨﹞失敗政策下的一群犧牲者,如今他們慘遭裁員,政府和執政黨,卻儼然一付置身局外的態度,讓我們看清政府和執政黨的本心。

「過年派遣村」內,有200名義工協助失業者每日的生活管理,包含提供飲食及安排夜晚的暫棲之處。其中一位義工在部落格Tone Nikki上,紀錄下派遣村內每日發生的事(附加許多照片)。而在1月2日的日誌中,他對於日本媒體在派遣村中所做的報導,記下了個人觀感。

今天,民主黨代表代理菅直人親自到派遣村,花長時間與失業村民們進行直接對話,並接受媒體採訪問答。[…] 媒體卻將焦點只放在菅議員與「派遣村村長」湯浅先生等有名人的鏡頭而已。如果媒體能夠深入報導村民、「委員」、及義工的狀況,那該有多好。我猜想可能是因為只有攝影師前來拍攝,而記者卻未出席現場的緣故吧。

那位義工進一步地在日誌中,紀錄下他和T先生的友人(網咖難民過來人)之間的談話內容。那位友人向他解釋在如此困難情況下,特別是失業女性們,面臨極其惡劣的處境。

我曾和T先生的一位青年友人(年約30歲?)聊過。聽說他被裁員後沒多久,透過談判,最後又回到工作職場。他曾經是 網咖難民過來人。根據他的情報,與他一樣被裁員的年輕女性相當之多。當中有一部份人,轉而從事色情行業或是開設個人工作室。而剩下什麼都不能做的人,只好整日泡在夜間的麥當勞或是網咖裏。聽完他的一番話後,我建議: 與其這樣還不如回到父母親身邊。但是他卻對我說:「她們都是有家歸不得的一群。因為,大家都有難念的經。」我頓時啞口無言。。。這麼一來,她們就沒有容身之處了。

Flickr 使用者id:Photowalker於個人網頁內,上傳許多派遣村有趣圖片及失業員工抗議情況。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