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韓國:失業。

隨著經濟的不景氣,失業變成網民談論的話題之一,人們都如何對付這樣的情況呢?

Aspan發現其他享受失業的方法。

從去年的11月17日開始,我已經失業兩個月了,我從工作了十年的公司辭職了,公司從我的故鄉大邱(Daegu)搬到首爾,我不能離開這個地方,所以只好辭職了,雖然覺得尷尬,卻也感到自由。我在過去的十年裡努力工作,我安慰自己就當作是教師放公休假那樣,好好的休息。家人的角色因為我的失業而改變了,就像你猜想的,我老婆開始工作,我們兩人的角色交換了。換句話說,我全權負責家務,例如照顧三歲和五歲的孩子,現在我了解,照顧活力充沛的孩子並不簡單,我很慶幸(?)能夠認識到家務工作的真面目!

跟孩子們打仗揭開了我失業生活的序幕,我愛我的孩子,我很高興能有更多跟他們相處的時間,所以失業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糟,但有時也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感到痛苦。多數失業者會因為領失業金而覺得羞愧,他們在領失業金的場所感到心煩。我們全都知道我們失業了,但他們用殘忍的方式提醒我們這個事實。我們不是在乞討,但這樣的情況讓我們傷心。為了領取每兩個星期提供的津貼,我們必須準時到達一個公共場所,提出證據來證明我們每天都努力在找工作,經過認證後,我們終於拿到失業金。我每次走出就業幫助中心時,都忍不住羨慕其他歐洲國家的人,他們有權申請數年的失業金。另外,我會感到傷心是因為人們看著我的眼光,其中說著:為什麼應該要為家人帶回薪水的人會待在家裡。我難道不能有充電的時間嗎?當我終於跟之前一直請求我申請信用卡的公司申請時,他們竟然拒絕我了…我們的社會對失業者感到不自在。

雖然有傷心的經驗,但也有很多其他的事。失業生活的開始,讓我想到以前夢想要做的事。我喜歡遠足,但因為工作所以沒有機會嘗試,失去工作後,我開始每個星期去爬山,我的健康狀況因為過去十年的工作壓力而不太好,現在我因為健康好轉而感到高興。[…]

有些人享受這樣個情況,當然多數人不這麼認為。有一本名為逃離失業的書出版了,其中描述了一位失業者在韓國的生活,以及如何找工作。它被稱為希望之書。以下是一首詩…

凌晨四點聽著收音機,打開電腦一整天,緊張地,我變成不思考的傻瓜。沒有希望。我似乎要瘋狂了。我覺得一切都結束了。
前往協會的途中,我看到一個在地鐵裡行乞的老人。以前,我為他們感到難過。但現在我有不同的感受。可能是我… 我為自己感到難過。我覺得甚至連同情都是一種奢侈。
我原本想為了幫助人而活著。但現在…我最大的願望是別給其他人帶來困擾。

校對:Portnoy

3 則留言

  • Maxine

    Aspan 很了不起, 要一個韓國大男人這麼做還願意分享很不容易

  • 的確,我想他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 面子問題果然是韓國人的罩門
    但也因為這個愛面子因素讓他們更奮發向上,台灣男人該借鏡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