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埃及:發狂邊緣

陷入兩難處境的埃及人正在努力維持他們的理智、信仰、以及穩定。

無法無天詢問他的讀者認為下面所述的情景是否可能成真:

會否有這一天,當我們看見Gamal Mubarak,前任總統的兒子,在Al Azhar公園跟他自己的兒子一起散步? 我們會否見到艾哈邁德·納齊夫在前往十月城第六大道的路上開著飛雅特的128家用車,跟旁邊的小巴士一起在黎巴嫩的車陣中動彈不得? 胡斯尼·穆巴拉克會否跟新總統握手,並將總統府的鑰匙遞給他?

這些夢在許多埃及人的內心裡玩轉,但當他們清醒過來,他們會嘲笑自己的夢境多們愚蠢跟天真…在白日結束之際,他們必須醒著不然就會被惡夢嚇得睜開眼; 他可能會驚醒,因為某個柬埔寨或是印度投資者買下了他工作的公司或工廠,透過售出,合併,或是商業買賣…告訴我他該如何取得法律權利! 也可能,他驚醒是因為他發現他的家跟一半的家人–假使不是所有人–都喪命於一場危險的鍋爐瓦斯閥爆炸事件。 他可能永遠不會醒來,因為餐點中已經放了好幾年的一塊肉釀成食物中毒而殺了他。 還有其他的風險,像是坐船時溺死、在火車上燒死、或是在大馬路上流血至死。 這樣的惡夢來自於太夢想活得像個人。

Per Bjorklund的博客是Egypt and Beyond,他引用了Al Badeel報紙的報導

根據無黨派議員Gamal Zahraan在人民大會上公佈的一份報告,過去四年當中有一萬兩千個年輕人自殺。根據Zahraan,主要的原因是高失業率。 雖然我無從判斷這份報告科學上的真確性,報告中的數字–如果是正確的話–指出了令人驚恐的趨勢:2005年有將近1100起自殺案件,2006年升高 到2300人,2007年…3700人。2008年這數字幾乎加倍,於是過去四年來總共有12000年自殺。我無法不將這趨勢與埃及劇烈的食物價格飆 升跟經濟睏乏連結在一起。隨著全球大蕭條,即將受到衝擊的是旅遊業跟埃及經濟體的其他行業,未來是一片黯淡。

Mostafa Hussein寫了一篇題為「人們不會因為失去信仰或失去工作而自殺」,他在文中強調心靈健康的重要:

心靈健康政策跟作法問題一大堆,包括一條老舊的法規,不完整且互不相連的服務,數量不夠的工作者,欠缺認知,未經訓練,被宗教信念扭曲,以及毫無研究跟數據支持。

他繼續說道:

因為宗教禁止自殺,於是所有的伊斯蘭國家報告中的自殺率都不可思議地低。宣稱伊斯蘭讓人免於得到精神疾病讓任何有頭腦可以思考的人都忍俊不禁。 我並不是說伊斯蘭(或篤信其他宗教)無法讓人免於精神疾病。這不是我要討論的議題。問題在於這種說法來自於對經書內容的詮釋,而非經過科學方法驗證。 這類宣稱讓「精神疾病是信仰欠缺所導致」的這種污名化惡性循環獲得動力。人們於是將精神疾病與他們內心無法排除也無法應付的罪惡感連結在一起。

Mostafa對於將失業率跟自殺率的起伏直接相關的說法不認同,他說:

經濟控制的是生命的大小事件,沮喪則是(基因或遺傳而來的)脆弱跟(生命中的事件如工作、離婚等等造成的)壓力造成。 沒錯,經濟跟健康(主要是心靈健康)有關係,但是將經濟上的困境跟自殺直接連結的說法是我不能苟同的。

失去了理智,一個月前,一名埃及中上階級的男人殺了他的妻子、女兒、兒子。 Zeinobia 針對這件事回應:

Sharif如我所說,來自於中上階級。他曾住在灣區然後才搬回來,我在某個地方讀到他在埃及積架汽車工作。這家人擁有四台車, 警察還在平底鞋上找到珠寶。他的家人非常震驚,無法相信冷靜又沉默的Sharif會做出這種事。所有人都說Sharif是個和藹的父親跟丈夫。如我所 說,Sharif的家人是在金融危機發生後才遭殺害,Sharif決定殺了家人,是他在埃及的股市遭逢鉅額損失之後。根據新聞報導,他失去了將近一百萬埃 及幣,當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一百萬埃及幣會讓他難過成這樣,以致於用如此恐怖的方式瘋狂殺害他的家人!!??

她在文中總結:

我認為Sharif正被貪婪折磨,以及欠缺信仰,於是到最後他徹底落入沮喪。更不用說大多數的埃及人還是認為看精神科這件事是羞恥的。 我不知道我們會不會看見更多由經濟危機引發的犯罪,這真是讓人害怕,特別是犯罪與憤怒在埃及不斷升高。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