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 菲律賓女孩目睹雙親遭到遣返

法律前人人平等,而在日本,沒有合法入境的外國人士不得留在日本。對每個非法移民而言,遣返是條必經之路。

這就是Calderons 家族即將面對的命運。Arlan與Sarah Calderon這兩個菲律賓國民,自從九零年代開始就非法居留在日本,如今在四月十三日必須被遣返到他們原出生國,使他們必須拋棄他們在日本出生的女兒Noriko。這位女孩與一般日本女孩無異,只會說日本話。

根據日本法律中關於非法移民子嗣的部份,如果小孩已經上了國中,而且父母雙親已經有一份固定工作了許久,他們可獲核發特殊居留證。然而在這個案子中,Calderon 太太在兩年前被發現無有效簽證而被逮捕時,小孩 Noriko 仍是小學生。因此,日本法務省斟酌考量此特殊個案許久,最終給Calderon夫婦兩個選擇:帶著小孩,或是離開日本,與小孩分開。這對父母最後決定離開日本,把 Noriko留下,交給親戚照料,讓她在日本生活。而 Calderon 夫妻可以選擇不定期回來探望小孩。

這項決定公開後,一位部落客私下聯絡[日文]了稱職的當局,以取得關於此事件更進一步的消息。

我本人親自打電話給東京移民局,問: 「Calderon夫婦的簽證真的無法延長了嗎,這是最終的定案嗎?」

以下是他們的回應:
– 簽證已無法再延長
– 既然他們家族已經接受了該方案,此事已經就此定案。
最後,似乎大局已定,而我感到有些欣慰。

334464741_e949666ac2.jpg

flickr用戶Icars所攝「移民局」照片

在上個月的Calderon 事件已經引起國內外的矚目,甚至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的注意。日本法務省的決議從法律上而言,也帶有爭議,一如許多堅持以人道角度處理此事的人士所稱,該決議違反了兒童福利法的第九條,讓一個13歲的小女孩與父母親分開。

然而此事件在日本這個處理移民事務較為保守的民主國家而言,似乎是個既定的慣例。儘管對 Noriko寄予同情,仍有許多日本國民同意[日文]當局的最終決定,如部落客Keibi-in所言[日文]:

最近日本電視台定期、並且以同情的角度,報導這名菲律賓小女孩及其父母逾期居留的新聞。

我也為她感到同情,然而我不認為這項處置是錯誤的。

即使令人感到冷血且不近乎人情,我相信法律不應該破而為之,尤其是在這個案例中。

如果為這家人破例一次,那有相同處境的外國人士該如何處置? 你會給這些在日本居留的非法移民還有他們家庭永久居留證嗎?

很抱歉,我說的話可能不太中聽: 如果媒體要濫施同情於這個小女孩身上,那他們應該要負責照料她在日本的生活。

當然,Calderons 並非第一起個案,事實上,去年日本也有一起因非法居留而引起媒體關注的案子,但是據一名部落客指出,當時日本民眾的反應卻是截然不同[日文],:

就我的看法,過去日本人處理這類事情比較寬宏大量,我不能說這算好事還壞事,當有一個虛弱的黨從「上面」開始干預運作,國民就會開始義憤填膺 […] 也許在現今艱困的經濟處境下,日本人民再也沒有餘裕有這種反應了吧。

這次,電視評論人給予 Noriko 有限的同情,許多評論道 :「對她而言太殘酷了,但是我們也無能為力」 幾乎沒有播報員以偽善的角度處理此則新聞。從我的觀點來理解,悲情的訴求已經不再有效,而人們也逐漸習慣看到被拆散的家庭。

這名部落客隨後在文中引用中央大學文學部教授山田昌宏的一篇評論,除了他自己深表同意外,也漂亮地總結了許多部落客的回應:

我認為法律與情感不應被視為對立。

即使Calderons家族違法逾期居留,他們選擇了日本,這塊被他們認為事美好的地方來居住,而且他們也繳了稅。

除此以外,他們沒有為任何人製造一丁點兒麻煩。

以一個日本人來說,我希望這個泱泱大國慎重考慮讓這些人們留在日本。

當然,就法律而言他們犯了罪,理當該受到處罰。然而,我希望他們能夠再來日本,而且設法再一起共同生活。

校對:dreamf

1 則留言

  • 雖然對這樣的結局遺憾,不過法律如此,那還真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能這樣安排了…

    希望日本政府可以好好照顧這個小女孩。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