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海地:「1+1=3」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0年1月23日]

日子變得「超超超」漫長,而這禮拜過的超超超快。地震讓1+1=3

這則評論是 @olidups(Olivier Dupoux)在推特上總結許多海地人現在必定存在的感受,而發生在1月12日摧毀首都太子港與周圍地區的地震已經過了10天了。搜救工作逐漸結束(儘管昨天才又從瓦礫堆中救出2位生還者),搭建中的「帳篷城市」收容數千名目前無家可歸的海地人,且大規模的援助工作也刻正進行,有些人開始思考,在不久的將來會如何、重建工作將要花多久的時間,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其他人似乎擔憂著政府機關的官方佈告與媒體的報導,與他們在現場觀察到的不一定符合。

先前對聯合國是否限制美國安全部隊行動表示懷疑@troylivesay(慈善組織工作人員Troy Livesay)在1月21日說:「海軍在街上巡邏…他們的宵禁時間一定已經延長了。」他補充道:

剛才有輛來自卡達的救護車經過。各路人馬都群聚過來了。我希望其中一些可以避免官僚程序,不要像美國與聯合國

第二天早上,他張貼對援助工作一段簡短的目擊描述:

看到裝滿卡車的食物與救援物資在城市到處發送,而暴民試圖奪取…聯合國提供安全維護。

這些民眾並不危險─他們是孤注一擲。他們害怕會不夠,因為過去一直沒有足夠過。

大量人群包圍著機場出入口,我問一位當地人為什麼要在那裡,他說:「你得看看神賜的糧食降下的地方。」

Livesay也在他的Flickr相簿中張貼了在太子港一處「帳篷城市」拍攝的照片。在一張照片裡面,一些人把他們的手機插在一個東拼西揍的充電站上。

1月21日晚上,@RAMhaiti(音樂家Richard Morse ,亦擁有Oloffson旅館)描述步行穿過太子港市中心的情況:

今晚走路去Champ Mars,看到帳篷、人群、大批大批的。一間房子垮了另一間沒事,毫無依據可循。

總統府沒了,文化部沒事,財政部龜裂,稅務總局變成一堆磚塊。司法部呢?一堆磚塊。愈來愈多的民眾湧向公園。交通倚靠步行。

司法院變成一堆磚塊。這是個隱喻嗎?美軍在沒有後牆的司法院後方守衛。這是我看過他們的第三次佔領。

他強調:

當我和我的女兒走在鎮上時,海地民眾是很客氣有禮的。有一群人在嚷嚷著錢,但整體說來是平和的。

Morse是海地一位知名的公眾人物,從地震後便在推特上源源不絕地發布大量資訊與評論,他經常被國際媒體引用。旅遊網站WorldHum在2008年發表了一篇Morse的訪問,當時他說:

「當記者待在這裡,我試著影響記者。我過去並不習慣這麼做。通常記者寫了報導然後離開。」他說:「而假如這報導與現實毫不相關,那麼就會對我的生活有重大影響。我認為若是記者能對發生的狀況有更好的概念,那會很好,所以我會試圖去引導他們到事情發生的那個方向。」

一如既往,Morse(通常在回覆推特詢問時)對海地政治與援助工作單位做出一些尖銳的評論:

目前在海地正式領導聯合國行動的是哪一個國家?仍然是巴西,還是已經被美國取代了?

在海地,我們需要新的領導,或許這地震已讓我們不得不如此。衍生出來的傷害有點過頭了…

海地政府/聯合國/精英私營部門組成一夥幫派,其合法性來自於地震。衍生的傷害過頭了。

我從目擊者那裡聽說,當總統府倒塌時,民眾發出歡呼。就這件事本身而言,是一次非常強烈的聲明。

他也懷疑海地還能保留全球目光多久的時間。

上週我遇到了來自全世界許多國家的記者。真正的問題;這還能「成為題材」的時間會有多久?

居住在美國的海地部落客Wadner Pierre更是直率地批評外國媒體:

1月12日地震以來記者對於海地的某些報導,我感到不知所措且失望,甚至覺得憤怒,我也沒辦法相信我在新聞頻道上看到的某些畫面,像是CNN與MSNBC。確實有些記者正盡所有可能的把在海地現場的狀況真實描述出來…

但是主流媒體,特別是在美國,都使觀眾的目光聚焦在海地是美洲最貧窮國家的事實,並且全力報導美國,這個美洲最富有的國家,所推動的災後援助工作。

Pierre也批評海地總統蒲雷華(René Préval):

看起來,沒有人能十分確定他在做什麼。某些人認為他正透過協商把國家送給美國。而其他人不認為蒲雷華曾經領導過這個國家,反而認為他一直是個國際社會的魁儡。

哈瓦那時報( Havana Times)張貼了來自瓜地馬拉導演的公開信,地震當時這位導演在Jacmel,公開信中對國際電視報導中出現的某些影像提出質疑:

媒體選擇最駭人的景象,最病態的與最搧動的,然後他們一次又一次地重複播放,逐漸的製造出一個完全扭曲現實的影像。

Troy Livesay的妻子Tara也在她的部落格The Livesay [Haiti] Weblog中表達對於某些外國報導的失望

我很高興媒體給予海地一些關注,但願這樣會使大家「關心」,想要「付出」以及「行動」─然而一直不離開機場以及在馬路上報導的媒 體妨礙了救災,佔據稀少珍貴的空間,徒增混亂。此外,我聽說這題材已經不再獲得許多關注─已經落到新聞節目的墊底─真是可悲,因為這個故事才剛剛開始。

The Haitian Blogger的Chantal Laurent則感到憂心,她聽聞有位世界糧食計畫署( World Food Programme)的代表說,太子港的食物發送因為「缺乏安全防範」而遭縮減。她說道:「現場的人回報說他們並未看到有何逾矩的事由,足以讓人擔心安全問題。」

同時,其他人則持續關注正在進行中的挑戰,替為數眾多受傷與逃難的海地人取得食物、用水與醫療照護。位於Les Cayes的慈善組織Pwoje Espwa在其部落格報導,有100個孤兒從Léogâne抵達他們那邊,請求大家捐獻。慈善組織人員Gwen Mangine在位於Jacmel 的Joy in Hope組織工作,她提供了那裡援助工作的最新資訊

在過去6天中,我們已經收集到充足食物與用水…。昨天我們租了一間位於城外的房子,有大圍牆圍繞四周,並且僱用安全守衛。昨天我們開始把我們所有的物資移過去那間房子,將在今天開始發送的工作,主要是透過地方的教會+組織發送出去。

她也描述了一個感人的時刻:

我現在在我的房子樓上…。樓下的收音機發出嘈雜聲音( 因為沒有海地家庭沒有嘈雜的收音機),我們的孩子與工作人員都跟著唱Ayiti Cheri這首歌[一首知名的愛國歌曲]。

就在這個微不足道的片刻,感覺到生命再次回歸常軌。

隨著餘震接連不斷,很多矗立的建築物並不穩固,在週四晚上,@tbijou( Thierry Bijou)說出許多海地人每天傍晚都會面對的困境:「11點18分,今晚要睡在哪裡,室內還是室外?

若想瞭解更多關於海地震災消息,請見全球之聲特別報導頁面

校對:Soup

3 則留言

  • Until now, I believe whatever I read about Haiti “in USA’s mainstream media” are all about “How to help Haiti get out of poverty, not just to help them now.”

    I cannot believe that this is “discriminating” against Haiti. Is it that Americans are so stupid that they “just look at how poor Haiti is”? I don’t think so. I think they may be too naive (and too nice) to wanting to help Haiti get out of poverty. And that makes 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unhappy?

    This article, like the articles it criticizes against, is biased too, IMO.

    • Portman

      I agreed with you.
      But these articles can show different views of point on Haiti, anyway,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situation .

  • 關魚

    感謝Portman的翻譯,這篇很能凸顯國際媒體報導大型災難的問題,剛收進台灣好生活報的國際視窗網摘了: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0129/1496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