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兩所大學簽署針對加勒比地區奴隸賠償的歷史性協議

位於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大學。 照片來源: Hugo Cadavez, 經授權使用。

原文發布於2019年8月7日。

西印度群島大學(University of West Indies)副校長希拉里‧貝克斯(Hilary Beckles)教授和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營運長大衛‧當肯(David Duncan)博士於2019年7月31日簽署了一份具有歷史意義的奴隸賠償協議—這是自西元1838年被英國統治的奴隸完全得到解放後的第一份協定。

自此之前,從未有任何一家因奴隸制度的獲利的英國機構為自己當時的角色道過歉,更從未用金錢方式表達過歉意。2019年7月31號,也就是181年前奴隸解放生效的日子(同時是很多地區慶祝解放日〈Emancipation Holiday〉的前夕),兩校在牙買加金斯頓(Kingston)的西印度群島大學地區總校簽署了200萬歐元(約24,308,500美元)的奴隸賠償協議。

格拉斯哥加勒比研究發展中心的贊助的200萬歐元,象徵著英國政府因廢除奴隸制後支付給奴隸主補償金的總額,將用於由格拉斯哥-加勒比發展研究中心(Glasgow-Caribbean Centre for Development Research)主持的20年研究暨發展倡議計畫。該研究中心於2019年9月於兩校校園內建立,由兩校共同營運,目標在為加勒比地區中最具急迫挑戰的發展問題尋求解決方案,包含經濟公眾健康照護、甚或文化認同等議題。

2017年11月17號,西印度群島大學副校長希拉里‧‧麥當勞‧貝克斯(Hilary McDonald Beckles,圖左)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莉絲汀‧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圖右)位於牙買加金斯頓西印度群島大學的莫納校區。圖片來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Krzystof Rucinski,經授權使用(CC BY-NC-ND 2.0)。

2013年起,西印度群島大學副校長貝克斯爵士即擔任加勒比地區賠償委員會(CARICOM Regional Reparations Commission)主席,該委員會旨在描繪「奴隸制底下,受害者及其祖先們步向和解、真相、和正義的過程與脈絡」,而貝克斯爵士一直是該地區推動賠償政策的領銜人之一

2019年,貝克斯爵士接受該地區雜誌《加勒比脈動》(Caribbean Beat)採訪,表示身為一個「疾風世代的小孩」確立了他「參與黑色旅程」的命運 。他也提到西印度群島大學的「變革力量」:該校由於近期積極推動加勒比地區成為具強大適應力且穩定永續的地區,使學校名列全球前5%的頂尖大學。

The last fifty years, we’ve built the Caribbean out of the colonial rubble. The issues in front of us this time are very different. An important role of UWI is to help clarify this historic moment and develop conversations about the next half-century. […] My focus was always on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the role that education can play in the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of our societies. […]

Reparations is connected to economic development. […] I’m the vice president of the UNESCO Global Slave Routes project, the chairman of the CARICOM Reparations Commission, along with other hats. I’m responsible for developing a framework for the research of slavery on a global basis. I spend a lot of time in Africa, Latin America, and Asia looking at how black slavery was globalised. Everything is connected. Britain has a role to play in putting back some of the money it milked from the Caribbean for its own development. Having achieved its own transformation, we’ve been left with the results of that extraction. I believe we have a right! Britain should return to the scene of the crime, and participate in cleaning up the mess it left behind.

過去50年,我們從殖民廢墟中建造了加勒比。眼前的問題對我們而言極為困難。 西印度群島大學有一個重要的角色,就是幫忙闡述這個歷史性的時刻,並且開啟關於未來50年的對話。[…]一直以來,我都專注在經濟發展和教育在社會經濟變化中所扮演的角色。[…]

賠償和經濟發展是環環相扣的。[…]我擔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奴隸之路」(Global Slave Routes)計畫的副主席,也是加勒比地區賠償委員會的主席,同時也身兼其他職務,負責推動全球奴隸制度的研究。我花很多時間在非洲、拉丁美洲、及亞洲研究黑奴制度是如何全球化。事事都是環環相扣的。英國從加勒比榨取的一些資金用於自身發展,他們完成自身的轉變後,我們只剩下被剝削後的結果。 我相信我們是有權力的!英國應該回到犯罪現場,清理他們留下的殘局。

在英國政府一再駁回奴隸制度賠償議題的情況下,格拉斯哥大學和西印度群島大學簽署的這份諒解備忘錄具有劃時代意義。貝克斯爵士讚許格拉斯哥大學的表態,表示「沒有道德的大學,便不是所傑出的大學」,指出該協議使該機構處在道德至高點上。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