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為何殺害沃柯夫?

Why did they kill Yuri Volkov? (a campaign banner, by Teh_nomad

「為何殺害沃柯夫?」活動橫幅,來自Teh_nomad

電視記者兼足球迷沃柯夫(Yuri Volkov)於2010年7月10日在莫斯科市中心身亡,引起俄羅斯部落格圈眾多討論,這項話題相當複雜,加上種族刻板印象、犯罪、警方貪污與俄國次文 化,已累積近7000則留言、Twitter訊息及部落格文章,街頭上先後出現兩場紀念活動,分別吸引1000人及3000人出席,除了憑弔死者,只想問 一個問題:「為何殺害沃柯夫」?

命案發生於2010年7月10日深夜一點,地點在Chistie Prudy地鐵站附近,據沃柯夫之友所言, 當時他們一行九人在回家途中,其中一名歹徒推了朋友一把,於是引發口角,過程非常短暫,沃柯夫卻遭刺傷後喪命,Akhmedpasha Aidayev、Bekhan Ibragimov、Magomed Suleimanov等三名歹徒於事件後幾分鐘內,便遭警方逮捕,除了有目擊者指認,警方亦找到兇器,並在加害人衣服上發生血跡,官方說法帶著蘇聯舊時代 的口吻,只輕描淡寫地表示是酒醉引發爭執,實則不然。

沃柯夫是「Spartak」足球隊的熱情球迷,該隊球迷向來以暴力仇外態度而惡名昭彰,LiveJournal用戶yermoloff如此描述這些球迷:

在所有足球迷中,只有「Spartak」隊球迷需要同伴陪同前往地鐵站,只有他們在球賽時,需要警方三層人力戒護,我參加完考試,穿著西裝返家途中,就是他們一拳揍在我臉上。

LiveJournal用戶d2om聲稱沃柯夫是名「負責且合理的球迷」。

球迷之間的團結精神很強烈,也有龐大網路社群,有些還無法用搜尋引擎找到,民眾就是透過網路論壇,號召好幾千人上街向沃柯夫致敬,部落客也完整記錄這兩場活動,照片及影片請見這裡這裡這裡

紀念活動主辦者嚴格禁止任何政治訴求,一般媒體原想稱之為「光頭黨聚會」(大眾常以此稱呼足球迷),但現場照片證明並非如此,「光頭黨」確實有參加活動,但人數並不多,這起命案除了吸引極端民族主義者注意,許多對政治不感興趣的民眾也很關心。

Commemoration of Yuri Volkov, photo by Evgeny Valyaev

沃柯夫紀念活動現場,照片由Evgeny Valyaev拍攝

加害人有一項很重要的特質,他們全都來自車臣(Chechen),讓此事又加上俄國複雜的種族關係,尤其是俄國與車臣的關係,LiveJournal用戶varfolomeev寫道

若殺害這個23歲男孩的加害人不是來自車臣,而是其他國家,眾怒與激動情緒是否會少一些?假若兇手和沃柯夫一樣都是莫斯科人,還會有數百人聚集懷念受害者?他們還會舉辦快閃活動嗎?知名部落客還會提及民間社會嗎?

民族主義與新納粹部落客樂於參與並帶領相關討論,不斷強調加害人的出身背景,在大型紀念活動中,鄰近房屋牆面上出現仇外言論塗鴉,包括「車臣人殺害俄國人」、「國內開戰」、「俄國人遭車臣人所殺」、「莫斯科為戰爭地帶」等。

許多知名部落客在此事上無法維持中立,也依循民族主義論述,LiveJournal用戶voland-bride表示

許多知名部落客都對沃柯夫之死有反應,提及身為莫斯科人,手無寸鐵有多危險,但沒有人更深入探究本案,因為實情沒那麼簡單,足球迷死在「移民」之刀下,需要大量新聞調查,而非以沙文主義態度揣測。民族主義者已動用宣傳機器,當機器啟動,眾人都清楚,不會有真相出現。

也有人在過程中提及俄國警方貪腐問題,因為三位加害人中,共有兩人已獲釋,據稱是因賄賂警方,有些部落客認為,警方立場軟弱,是因為在調查時,受到車臣僑民代表的壓力。

極右民族主義團體「Russkiy Obraz」公關Evgeny Valyayev刊登一張Islam.ru這個論壇的網站截圖,據稱是其中一名加害者的姐妹正在募款,希望累積8200美元來賄賂警方,讓警方能釋放她的家人(訊息作者身分未經查證)。

stroev_sergey回應民族主義與貪污問題:

…任何僑民社群都能想辦法保護成員,除了俄國人之外,因為他們沒有僑民,因為俄國人總與政府共生,當政府採取反俄立場,俄國人便淪為次等公民,沒有人會挺身捍衛。

沃柯夫的女友(姓名未曝光)在LiveJournal部落格表示,擔心警方會因「僑民」壓力與可疑的賄賂而低調放過此事,知名部落客teh_nomad發起沉默快閃運動,提供本文文首的黑底貼紙,希望他人轉貼,「為何殺害沃柯夫?」這句標語亦出現在多場足球賽。

沃柯夫的女友寫道:

我坐在這裡,寫下一字一句,但很害怕,因為我是個女子,因為在命案發生地點,有怪人前來拍照後消失,因為我若遭遇不測,只會剩下人們在留言板寫著「願你安息」

在整起案件中,最少聽見車臣裔民眾的看法與聲音,車臣共和國總統卡迪洛夫(Ramzan Kadyrov)撰文,不滿整個國家得因個人行為而貼上標籤,總統顧問Timur Aliev試圖瞭解整起事件:

我的朋友幾年前告訴我,生活在莫斯科一定得帶刀,否則很容易成為激進年輕男子(gopnik)手下的受害者,他有一晚曾遭四人攻擊,他們可能想揍他,或是想洗劫,於是他拿出刀子向前衝,歹徒便逃走了。[…]我為何提及此事?我不是摔角選手、不是拳擊手、不是空手道高手,我也不想成為別人的沙包,這樣實在很丟臉,我也會盡力不要落得這種下場。

除了沃柯夫,莫斯科還有許多俄國人及非俄國人犯下的種族案件,但這是近幾年來,莫斯科民眾反應最顯著的一次,亦突顯出社會對警方及司法制度毫無信 心,尤其在案發後,其中兩名加害人已經獲釋,除了警方貪腐,主流媒體也不太願意報導這個敏感議題;本案亦顯示足球迷網絡的動員能力,以及在這種事件裡,有 多麼容易摻雜民族主義論述。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