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西班牙:排外種族主義越演越烈

限制外來移民、建立西歐身份認同的計畫在法律上及言語上證實了仇恨的存在,甚至在 2011 年夏天導致流血攻擊。今年春天,申根區內某些歐洲國家增設了出入境限制,包括丹麥法國和義大利間的國界。七月挪威發生兩場屠殺,兇手企圖發起新的聖戰,並且傳播對穆斯林和女性的仇恨。

這些行動促使西班牙黑人社群泛非洲聯邦主席 Abuy Nfubea 在這篇《真有人對挪威的種族犯罪感到吃驚嗎?》文章中比較了挪威和西班牙人對異族的恐懼:

我堅持「我們對挪威發生的事件感到不解」這種說法相當令人不快,因為像我們因為種族的緣故在坐地鐵時會被攔下來檢查證件,或住在薩爾特、維克、阿卡拉德埃納雷斯或巴達隆納等地的人,都預期這種事會發生,一點也不令人不解。而這正是這樁可惡罪行最糟糕之處。

NeoBandam 描述西班牙人對於外來移民數量的意見(2011 年三月的官方數字是五千百零五十二萬六千兩百五十六人):

百分之四十六覺得「太超過了」,百分之三十三覺得「有點多」,百分之十七覺得「可接受」。

早在 2010 年總部設於馬德里的對抗排外行動便警告過國內經濟危機和仇外情結增加的關聯。GuinGuinBali 報導:

由於經濟危機爆發,仇外偏見增加和對外來移民的騷擾是事實。(……)此外,有組織的激進團體推動的焦慮和仇外的騷擾,造成對外來移民的排斥和各式民粹口號,包括「西班牙人優先」,以及恐伊斯蘭和反猶太混合而成宗教上的排外。

馬德里反阿拉伯種族主義的海報。由 Flickr 用戶 Daquella Manera 拍攝。根據 CC BY 2.0 許可轉載。

何塞.安格拉達領導的加泰隆尼亞論壇黨(PxC)可被視為促進排外的例子。最近 PxC 在巴塞隆納的聖阿德里亞德貝索市組織了一場反移民示威,那裡的市議會中有一名國會代表。八月關於 PxC 抗議加泰隆尼亞外來移民,尤其是穆斯林享有的福利的新聞不可勝數。薩爾特一名議員因為和來自喀麥隆的公民交往而被解職,這位喀麥隆人在西班牙的身份合法性也受到質疑。

挪威的事件和西班牙 PxC 增長的積極行動,團結對抗法西斯和種族主義部落格(Unitat contra el feixisme i el racisme)揭露了挪威殺人犯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和何塞.安格拉意識形態的相似,兩者皆根源於相信歐洲人的原則受到穆斯林和外來移民威脅。

在 PxC 綱領宣言的第五點中明顯的移民和伊斯蘭被混為一談。根據這份文件,全球化和「巨大非法移民浪潮」有關,會危及迎接移民國家的社會健全和國家認同的建立。第五點之二是理解將移民和伊斯蘭連結訊息的關鍵:

PxC 不反對移民,而是反對穆斯林移民在我們國家中扎根,這種現象會長期對我們的文化帶來明確威脅。

何塞.安格拉對外來移民的意見在西班牙被部落格當作範例,用以批判移民對西班牙社會政治多元化的貢獻被淡化跟無視。部落格 Noticias que Dejan Huella 中,一篇發表於 2011 年八月十日的《移民,西班牙的健全狀態與排外心理》提到在金融危機前移民對西班牙社會的貢獻,也批評了 PxC 的「怨言」:

「摩爾人之子」私藏醫療照護、挑選學校,「我們卻被分發到遠地」。移民享有「免費醫療」。巴基斯坦商人「不繳稅也不守規矩」。不存在的新清真寺。外國人「比本地人優先僱用」。

最近受到其他歐盟成員國認可,限制羅馬尼亞移民 —— 也就是吉普賽人 —— 入境的法令頒布,線上雜誌拉丁移民提出一個問題:對羅馬尼亞移民關上大門,是否開啟了排外之門?PxC 領袖再度被當作範例:

在另一個場合安格拉要求政府為羅馬尼亞吉普賽人打預防針以避免傳播疾病,並稱呼這個種族是「不受歡迎的罪犯」。

對抗西班牙對伊斯蘭化的恐懼是 Eurabia 部落格背後的動力。何塞.安格拉談論號稱的穆斯林移民的危險性的用詞又遭到譴責。2011 年八月二日一篇文章標題是《如果穆斯林寧可齋戒而不工作那可以滾了,我們不需要他們》。

在這個背景下,移民在西班牙部落格稱為「消音行動」的情形值得思考,因為「西班牙境內對種族犯罪的的抱怨和處罰」顯然未受到公眾注意和討論:

缺乏公開曝光不只是大家沒看到或無意忽略:這是把問題從大眾眼裡消除的一種形式;是將這些一再發生的嚴重問題在國家及國際層面上大事化小的手段。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