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國營媒體的種族議題

兩位非洲區的居民?攝影:Ilya Varlamov/zyalt.livejournal.com,經授權使用。

筆真的比劍有力嗎?或者在這個時代,鍵盤比裝了雷射瞄準器的突擊步槍更有力嗎?某些方面來說是的。無論是想激起人們的熱情、抹黑某個人,或只是想轉 變討論的方向,有權有勢的人可以避免採取高壓控制,而是藉由插入錯誤或誤導人的報導來改變公眾意見。問美軍就知道了,2005 年五角大廈 —— 急著想抓住伊拉克人民的心,他們付了幾百萬給伊拉克報紙以確保親美的報導出現在伊拉克媒體上

這些假消息和誤導的技巧在俄羅斯全國各地非常盛行。具有深厚傳統的「政治技術」經過沙皇專制時代和蘇維埃警察國家的鍛鍊,現在俄羅斯媒體充斥用錢買的報導,置入性行銷某些特定觀點。對外人來說,想要解讀刻劃俄羅斯公眾日常生活的各式騙局困難的無法想像。例如 Mikhail Prokhorov 辭去正確使命黨領導職務,可能的故事版本有許多,有的甚至認為這整件事從一開始就是設計好的。難怪犯罪學家常犯錯。

最近的例子顯示這個現象已經遠比登載政治人物和妓女在床上的照片或在選舉前夜發佈候選人死亡的假消息來的嚴重。上星期四,Vesti FM 電台看似溫和,通常做一些學校新聞之類的地方性報導的記者 Ksenia Krikheli 發表了一篇關於莫斯科州柳別爾齊市郊克拉斯納亞戈卡區的報導。 用這篇充滿了種族刻板印象及暗示的文章,Krikheli 女士報導當地居民是如何害怕他們寧靜的郊區正被湧入的無法無天、暴力兼性狂熱的非洲移民轉變為「非洲人區」。Krikheli 女士形容「當地人」因為深夜的鼓聲無法入睡也不敢上街,非洲妓女(看起來會開價「三盧布做一次」的女人),以及犯罪活動。

這篇報導傳遍俄羅斯網路媒體之後又出現了另一篇。在追加的文章中,Krikheli 女士顯然將自己塑造成追求真相的調查記者,她報導自己拜訪拘留了數名非洲移民(她認為是她的文章引起的)的警察局。然後她說:

我無法忽視,看來我干擾了警方作業。因為很快有個非洲老大開著他的高級凌志車進了停車場,要來保他的兄弟出去。看來他們已經達成某種協議,而我很不巧在這時來訪。一名警官對非洲老大說,「我們過十到十五分鐘再談,看看要怎麼辦。」

揭發醜聞的部落客們調查這些報導

當這篇新文章傳遍俄羅斯媒體圈,知名圖片部落客 Ilya Varlamov(LJ 帳號為 zyalt)造訪「非洲區」親自調查。經過三小時的訪問,他找不到任何支持 Krikheli 女士說法的證據,找不到任何一個跟 Krikheli 女士說過話的人。甚至所有他訪問的人都否認跟住在附近的非洲移民之間有任何問題。

例如一名有三個小孩的婦女說:

「一切都很好,沒有問題。我的鄰居 Pierre Narciss 是『巧克力兔』。大致上來說跟他們沒什麼問題 —— 他們每次都會打招呼,也沒製造什麼噪音。什麼?晚上他們會打鼓跳非洲舞?那是騙人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完全相反,根本沒有噪音。學校裡也有一些非洲小 孩,大家都相處的很好。你聽說的那些太荒謬了。」

對湧入的非洲移民感到驚恐?攝影:Ilya Varlamov/zyalt.livejournal.com,經授權使用。

Ilya 也和本地一位來自南非,搬來莫斯科經營一家俱樂部的非洲移民談了話。他顯然很擔心這篇文章造成的影響:

顯然他對媒體的觀感非常負面。「我們打算上法院。」他說,「他們把所有的事都扭曲了。很多非洲人從不同的國家來到這裡,我們一直和平的生活著,然後他們寫出這種東西。我不了解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Vesti-FM 為什麼會刊登這種荒謬的文章?

如果許多住在這寧靜郊區的居民並不感到驚恐,是什麼促使 Krikheli 女士和 Vesti-FM 發表這樣的錯誤種族資訊?Varlamov 這樣說:

什麼樣的理由讓一個嚴肅的政府電台編造出一個不存在的問題?還加油添醋寫的跟真的一樣?只是為了激起大家的情緒嗎?一個記者製造素材時不需要職業道德嗎?她難道沒聽過挑撥族群衝突的責任嗎?

雖然在這錯誤資訊亂成一片的俄羅斯,大概永遠不會有確切的答案,一個很大的可能是這系列文章是由有錢的利益團體(可能之一:建設公司)出資,希望將反移民心態導向反對非洲移民。Krikheli 女士的文中就有線索。她在某處寫道:

Anastasia 說非洲移民根本比不上來自前蘇聯國家(像是塔吉克和烏茲別克)的移民 —— 跟柳別爾齊郊區氾濫的非洲人比起來他們簡直就是天使。「塔吉克和烏茲別克人很安靜、和平,從來不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也不會製造太多噪音。非洲人老是到處 亂丟垃圾。住在這太糟了。」

網路上出現的文章進一步支持這個解釋。一篇伊斯蘭新聞的文章宣稱柳別爾齊的居民「現在非常想念跟塔吉克和烏茲別克人住在一起」。

很多事還不清楚。Vesti FM 既然是國營媒體,俄羅斯政府在這些報導中扮演什麼角色?不管事情究竟是如何,Krikheli 女士的文章悲哀的反映出俄羅斯這個國家的新聞倫理,以及國營媒體如此簡單就可以被操弄。至於柳別爾齊的非洲移民,讓我們期待這些枝節能到此為止。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