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拉丁美洲的世界盃課題

EstadioOlímpico

1970 年和 1986 年舉辦過世界盃的墨西哥市奧林匹克體育場。照片來自 Flickr 用戶djmfuentes (CC BY-NC 2.0)。

每當世界盃在拉丁美洲舉辦時,總伴隨著各種社會亂象。本文是一系列研究世界最大型足球賽事和政局動盪關係的第二篇連載第一篇可由此閱讀。

墨西哥 1986

部落格 El Universal 帶我們看到民眾如何在 1986 世界盃開幕式上砲轟當時的總統 Miguel de la Madrid。總統演講中超過九萬名觀眾憤怒叫囂著,因為政府決定在距離 1985 年九月十九日墨西哥市大地震僅僅八個月後就主辦世界盃賽事。

1982 年當國際足總決定哥倫比亞不符主辦資格後,墨西哥接過了主辦 1986 世界盃這個擔子。當時墨西哥室內五人制足球聯盟的主席 Rafael Castillo 表示墨西哥只需要一桶油漆和一把刷子就夠了,因為國內的當時的硬體規格只有十六年歷史(為 1970 年世界盃所建造的)。

智利 1962

國際足總在 1956 年舉行高峰會以決定 1962 年世界盃的主辦國。智利的體育主管 Carlos Dittborn 以精彩的演說為他的國家贏得了這項榮耀,他說:「我們什麼都沒有,所以我們希望做到一切。」

就像二十幾年之後的墨西哥一樣,在世界盃即將舉行的兩年前智利發生了災情慘重的大地震。義大利記者 Antonio Ghirelli 和 Corrado Pizzinibelli 在報紙 Il Resti del Carlino 上描述智利的苦難:

[Chile] es el símbolo triste de uno de los países subdesarrollados del mundo y afligido por todos los males posibles: desnutrición, prostitución, analfabetismo, alcoholismo, miseria… Bajo estos aspectos Chile es terrible y Santiago su más doliente expresión, tan doliente que pierde en ello sus características de ciudad anónima.

(智利)是典型被所有問題困擾的低度開發國家:營養不良、賣淫、文盲、酗酒、災難…… 考慮這幾方面,智利的狀況十分糟糕,最慘的聖地牙哥已經不像是一個城市。.

Ghirelli 和 Pizzinibelli 因擔心自身安全,在世界盃開始前就離開了智利。他們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在世界盃開目前幾天一名阿根廷記者在聖地牙哥一間酒吧被誤認為義大利人而遭到毆打。

烏拉圭 1930

歷史上第一次世界盃是在一個充滿政治與社會災難的時代舉行的。1930 年因為歐洲仍處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陰影下,世界盃在遠離歐洲的烏拉圭舉行。1929 年美國股市崩盤,歐洲國家突然擔心送國家隊到西半球比賽的交通費用過於昂貴。故事就從烏拉圭提議支付參賽國交通費開始。

部落格 del29alneobatillismo 認為烏拉圭舉辦世界盃,商業活動減少使得國內社會環境不穩,造成貨幣貶值、失業人口增加,以及薪資下降。這些世界盃帶來的問題使國內政治環境惡化,促使三年的政變發生。

考慮世界盃對主辦國經濟的高要求,拉丁美洲通常不是最適合的地點。當然,即使社會不穩定,拉丁美洲人仍是世界盃最熱情好客的主人之一。對這些真正的球迷來說,將稀少的資源用在這些非必要的比賽上才是困擾大眾的問題。

國際足總最近決定,國內有大型破壞性社會運動、高度不平等的國家不應主辦世界盃。體育記者 Francisco Sagredo (@panchosagredo) 在雜誌 Qué pasa 的文章中重述:

經過 #Brasil2014 世界盃之後,國際足總應該要避開正經歷社會運動、貧富差距過大的國家。@panchosagredo http://t.co/hw1MM6MYUO

— Revista Qué Pasa (@revistaQP) 2014 年七月十八日

推特上對此有著各式各樣疑問和回應。來自智利北部 La Serena 的 Roberto Peralta 說:

不會再有世界盃了,更別說是在南美洲。

Típico Chileno 則說這世界上根本沒有哪個國家沒有社會運動。 

 每個國家都在經歷社會運動…… 俄羅斯如何?

即使如此,根據 Sagredo 表示國際足總相信世界盃接下來兩個主辦國俄羅斯和卡達沒什麼嚴重的問題。然而不論你對社會運動和不平等現狀的看法如何,研究長久以來在一個和艱困時局中掙扎的社會舉辦世界盃的情況還是很有意思的。可以從拉丁美洲教給我們的事開始。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