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菲律賓童工處境艱困,這些照片令人潸然淚下!

child labor sacada

菲律賓濫用童工的情況日益增劇。根據菲律賓國家統計所在2011年的報導指出,國內有550萬名童工,而其中有290萬的孩童在非常險峻的環境下工作,例如礦坑和農園。此外,此機構補充稱,有90萬名孩童為了工作必須放棄就學。

這些令人擔憂的數據,顯示這些菲律賓孩童經歷艱困的生活環境,也沒有得到關鍵的社會福利與協助。

菲律賓與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簽署兒童權利公約,也簽署了其他志在提升孩童福祉的國際文書。另外有一個活動是主張建立為兒童福祉著想的地方政府。但遺憾的是,這些法律與活動並沒有成功地減少對兒童的虐待,也無法改善他們現處的貧窮。

就在上個月,菲律賓天主教勞工教育及研究院 (EILER) 發佈了一份保守估計的研究,確認菲國童工普遍在國內各處礦坑及農田工作。在鄉村地區,有約22.5%的家庭擁有童工,在礦坑附近的城鎮則有14%的童工。

菲國童工經常在採及棕梠油的田地工作,擔任種植者、收割者、拖曳及背負重物的工人。同時,許多童工也在甘蔗園忙著播種、收割以及打水的工作。

child labor hacienda

child labor plantation

child labor negros

在礦坑工作的孩童常須幫忙打水、搬運一袋袋岩石、裝載支撐地下隧道的樹幹、或是擔任礦工的跑腿小弟。這些童工也常是煤礦的「臨時工」,當正職員工無法如期上班,他們就要代替這些人。在礦坑工作的女孩則需要幫淘金,或幫礦工煮飯洗衣。

child labor mining

child labor bicol

child labor gold mining

EILER發現,這些童工長期暴露於極端的氣候中工作。他們的工時也長,還得在艱困的環境中使用不符標準的工具及裝備工作。

在農地工作的童工,則會由卡車把他們從家中載到郊外臨時搭建的帳篷,少則數禮拜,多則數月,原因是他們需要長期在農地工作。此外,由於許多農地都使用有害的農業化學物質,所以這些兒童在工作時就會直接暴露於危險中。

另一方面,在礦坑工作的童工身上並沒有防護措施,且須使用危險的工具長時間工作。然而,社會的險峻不只如此,非法藥物也常被使用在童工身上,只為了讓他們能在礦坑中時保持清醒,這也是菲國礦業常見的現象。

Pitang holding a placard which reads: "I am a child laborer". Photo from Facebook page of Jhona Ignilan Stokes

Pitang 拿著一張牌子,牌子上寫著:「我是童工。」 照片源取自 Jhona Ignilan Stokes 臉書。

Pitang 是曾在民答那俄島工作的童工。她在EILER最近舉辦的公開論壇中分享在農田工作的經驗,她說:

我在十歲的時候休學。我已經放棄復學的希望了,所以我跟自己說,也許可以當個歌手。所以我常常在工作時唱歌,讓我忘記工作時感到的疼痛與勞累。我已經有四年沒上學了,我只有上到小學六年級,之後就得休學去工作。

幸好,有像是EILER的團體致力舉辦活動,希望能減低在菲國濫用童工的情況。其中的一個活動為 Balik-Eskuwela (意指回歸校園),志在幫助童工回到學校就學,而歐盟也是支持 EILER 此專案的夥伴

Child workers return to school. Photo from Facebook page of Balik-eskuwela

童工們回歸校園。照片取自 Balik-Eskuwela 粉絲專頁。

*所有照片由EILER提供,經許可後使用。
譯者:黃莉婷
校對:Timmy Sh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