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日去鳩鳴」─嘲諷香港的社評影片

Ah Wah believes humor can help people to understand the society better. Photo from inmediahk.net. Permission to use.

阿華(Ah Wah)相信幽默能幫助人民更了解香港社會。圖片經香港獨立媒體網允許使用

「日日去鳩嗚」(天天去購物)是一首歌,也是部音樂影片,改編自1990年代劉德華的流行歌曲。改編歌詞的網友來自香港高登討論區,一個相當受歡迎的香港線上論壇。網友將其當成鳩鳴革命的主題曲,鳩鳴革命緣於旺角支持民主占領區遭清場後,有一批民眾在該區以鳩鳴購物為名結集。於2014年9月至12月間發生的佔領中環運動,其訴求為爭取特首真正普選。

製作團隊學舌鳥和網友阿華(Ah Wah)將改編過的歌做成音樂影片並上傳至YouTube。影片一夕之間引起轟動,至今已有超過67萬的評論。原本朗朗上口的歌詞「獨自去偷歡,我謝絕你(女朋友)監管。」被改編為「日日去鳩鳴,我謝絕你(警察)監管。」此版本也在各大主流社會媒體平台引起一陣轟動。

香港獨立媒體的特約撰稿記者Yeung Zikang曾訪問過學舌鳥及阿華(Ah Wah),這篇文章在126號以中文版本發表。英文由Cheung Choi Wan翻譯。整理過的英文版本也在全球之聲出版,達成可公開討論意見的協議。

「天天去購物」的影片曝光後,阿華(Ah Wah) 聲名大噪。影片中,他模仿1990年代劉德華主演電影(天若有情)中具有英雄氣概的幫派份子”華Dee”

影片背後的製作團隊為學舌鳥。除了阿華(Ah Wah)之外,學舌鳥主要是阿天(Ah Tin)跟阿修(Ah Sau)兩人組成,這兩人都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並一起創立了學舌鳥。

「天天去購物」並不是學舌鳥的第一個創作。他們的第一影片「陳浩南教書篇」,取材於有名的電影,嘲諷香港警察濫用職權。

Screen capture from Youtube video "Chan Hoi Nam the teacher".

圖片截自Youtube的影片─陳浩南教書篇 2014 [警察招募日]

此短片的想法取自於旺角鳩鳴革命期間的一段對話,阿天(Ah Tin)解釋如下:

有天我們去旺角逛街,我們談到古惑仔之人在江湖這部電影,而主角陳浩南扮演學校的老師。這讓我們想到可以改編這個電影,把正義黑社會的陳浩南改為警察。因此,我們開始招募演員並開始製作我們第一部影片。

網友跟香港演藝學院的學生都參與了此片的製作。阿華(Ah Wau),一樣也是演藝學院的畢業生被阿修(Ah Sau)引薦進這個團隊。因此阿華(Ah Wau)成了其中一個演員。他們三個從那時候開始一起工作,並各司其職。阿天(Ah Tin)負責幕後製作,阿華(Ah Wau)負責幕前,而阿修(Ah Sau)則是負責其他的部分。

「天天去購物」表達了香港民眾對於警察濫用權力的憤怒,並迅速造成轟動,至今將近有70萬評論。這個影片其實是第一個影片的副作。當網友看到阿華(Ah Wah)唱香港高登論壇網友製作的「鳩鳴革命」主題曲時,他們便力勸阿華(Ah Wah)表演完整版。但他們沒有預期到這個影片會如此的受歡迎。

我們從開始投入時就盼望可以一直做影片,把我們這個時代發生的事情以黑色幽默呈現出來。

學舌鳥已經開始製作第三支影片,也是指責警方的殘忍及暴力。阿華(Ah Wau)相信以一個幽默的方式呈現這樣的主題,人民會更容易了解這個社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學舌鳥的影片很有趣、很好笑,但同時也清楚地批評警方濫權,他們將「鳩鳴」概念散播出去。鳩鳴指的是一個抗議的行式,以購物名義聚集在旺角,但警察卻視為非法聚集。有人問過學舌鳥有感受到任何的政治壓力嗎?阿華(Ah Wau)提到說他們有預料到政治壓力的迫害,但還是會賭賭運氣,繼續做他們要做的事情。他承認當他們在旺角第一次拍影片的時候有些緊張,因為附近很多警察觀望著他們。阿華(Ah Wau)強調:

我們不想要給觀眾任何壓力,我們只想要告訴大家我們的社會怎麼了,幫助香港人了解到底社會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記得我曾看過一篇令我印象深刻的文章。它寫說「最可怕的人是那些住在平行時空,一點都不瞭解社會現實的人。」

學舌鳥的三支影片都在講雨傘革命。有人問他們說他們是不是只製作關於政治的影片,但阿華(Ah Wau)說他們的概念都是取材於香港當代發生的事情。

自從928號警察用催淚瓦斯驅散抗議者後,整個香港變了。到處都充滿著政治的意味。在街上,你可以看到滿滿的黃色抗議信息。如果你不想要接觸相關的話題,只會讓你看起來像是在逃避而已。如果香港執行過真普選,現在不會發生這樣的抗議事件。

很多人覺得要從理想跟現實之間作抉擇很難。但不管好壞,終究是要做決定的。製作影片的部分,學舌鳥自己出資而且在人力及其他資源方面都是保持獨立。除了製片,他們也要謀生。阿華(Ah Wau)聳聳肩微笑說:

我們也是要過生活的。觀眾想要我們製作精湛的影片,但那也代表要砸下製作費用。我們已經自掏腰包了。在未來,如果我們有機會可以替廣告商拍片,我們會告知大家。我們也希望觀眾可以了解,不管怎樣,我們會做好每一部影片。

譯者:Kristy Kuo
校對:柯旭銘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