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氣候變遷對尼泊爾的動植物造成顯著影響

Rhododendron and Himalayas, Image from Flickr by Andrew Miller. Annapurna Sanctuary, Nepal. CC By-NC

杜鵑花與喜馬拉亞山。圖片來源:Andrew Miller。 尼泊爾安娜普納峰群。 CC BY-NC

當全球195個國家於2015年底在巴黎舉行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第21次締約方會議 (COP21) 總算做出決議時,全球有點為之瘋狂。各國政府同意限制溫室氣體排放,希冀能將暖化現象控制在氣溫上升不超過工業化前的攝氏兩度,以避免科學界稱可能發生的災難性氣候變化。

該次決議特別強調對開發中國家以及最低度開發國家的援助,後者包含尼泊爾,一個幾乎沒有造成溫室效應的國家,卻已經是氣候變遷明顯影響的受害者。

尼泊爾喜馬拉雅山腳下的的木斯塘縣以蘋果聞名,然而六年來萊代區及昆鄒區發展委員會的果園已不見蘋果收成。專家指此現象與氣候變遷有關。

Republica:因為氣候變遷,蘋果園從 #木斯塘 消失了…

— 尼泊爾英語新聞 (@Nepal_News_En) November 21, 2015

2015 年十月時,通常棲息在尼泊爾南部平原地區的禿鷹開始在佈滿丘陵的米亞格迪縣出現。根據鳥類學家的說法,平原鳥群可能為了躲避逐漸升高的氣溫而飛往較涼爽的地區。

印度特萊地區(Tarai)的鳥在尼泊爾境內卡斯基(Kaski)的溼地被發現。

— 加德滿都郵報 (@kathmandupost) October 5, 2015

同樣的,賞鳥人士也首次在海拔900米充滿丘陵的卡斯基縣觀察到黃葦鷺 (yellow bittern)。這種候鳥一般出現在海拔250米的平原。

無獨有偶,通常在海平面高度棲息的棕頭鷗最近也發現出現在卡斯基縣的飛瓦湖。

《郭爾喀日報》也報導,尼國的杜鵑花的花期也由常年的二月中提早至一月中開始。

然而所謂「常年」也並不是太常;近年杜鵑才開始在二月盛開,之前的杜鵑花期一直都是三月或四月開始。

在喜馬拉亞地區,一朵花的綻放總是預告著春天的到來,然而,現在開得有點太早了。

— GlobalChangeBiology (@GlobalChangeBio) July 5, 2014

喜馬拉雅地區杜鵑花期不正常與氣候變遷有關一事,就更不用說了。

世界自然基金會 (WWF, World Wide Fund of Nature) 研究指出,阿波羅絹蝶及鼠兔也由於全球暖化,逐漸往喜馬拉雅山區更高海拔地方遷移,此現象也引發科學家關注。

你知道鼠兔是氣候變遷的指標生物嗎?牠們也很可愛。

— Beers at the Bottom (@Beersatb) March 29, 2015

在海拔3000米發現的阿波羅絹蝶已經高過原棲地500米,鼠兔也遷移至較原棲地高100米的尼國藍塘地區。

該研究同時也指出,紋白蝶也從海拔1800米移動至2200米,紋白蝶的生活史也開始產生明顯變化。

這些明顯可見的現象就如同氣候變遷的早期預警系統,但是尼泊爾政府為了面對印度的非正式禁運(請見全球之聲報導),正以驚人的速度自森林中砍伐木柴,令保育人士憤怒不已。

當來自全球的領袖們為了 #氣候變遷 齊聚巴黎時,#尼泊爾的政府正將木柴作為替代性 #能源。#COP21

— Sanjay Paudel (@HimalayanSanjay) December 1, 2015


譯者:Ian Hu
校對:Ameli、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