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將曾經勢力龐大的共青團改為線上宣傳機器

Image from independent online news outlet iYouPort.

圖片來源:獨立線上新聞iYouPort。限定非商業用途。

大權在握的中國共產黨已經準備好大幅整頓曾經強大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以下簡稱「共青團」)。共青團的年度預算被大幅刪減50%-從人民幣6.24億(美金9千4百萬元)到人民幣3.6億元(美金4千6百萬元)。

這個整頓計畫在今年8月2日由中國共產黨發布。在以網路為主的策略下,共產黨決定將共青團自官僚組織改為線上宣傳組織,以「堅定年輕人對於共產黨的信仰,並且加注力量使國族年輕化」。

自從1980年代起,共青團就成為中國政治菁英的跳板。中央和地方各省的重要職位通常是從共青團員及以前團員擔任,稱作「團派」。

團派在習近平的領導之後漸漸的被邊緣化。習近平的前任總書記胡錦濤和胡錦濤時代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皆曾是首屈一指的團派。然而令計劃最近陷入貪汙醜聞並在被判無期徒刑,其倒台使得團派及共青團受到更多檢視。

這個整頓計畫發生於今年稍早、在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委員會發布了針對共青團嚴重的貪汙調查並發布聲明之後-聲明中批評共青團不可取的運行方法,包括「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

共青團目前約有8千9百萬成員,年紀介於14歲至28歲,其中有一半是學生。共產黨成員通常從高中就開始擔任共青團幹部,以此開展其政治事業。家庭成員是共產黨員或在政府機構工作的學生比一般人更有可能年輕時就在共青團擔任委員會的重要職位。這些經歷使他們更容易從共青團中得到獎學金機會及專業的履歷推薦。

共青團從實體官僚機構變為一個線上宣傳組織並非一夕之間發生的。2015年,外洩的共青團電子郵件透露出其試圖招攬20%的成員組成所謂「網絡文明志願者」,以散播正面能量並且淨化網路。在改革計畫中,工青團會繼續強化其「網路工程」的責任並且將組織改為「互聯網+共青團」。「互聯網+」無疑是現在中國最政治火熱的詞彙之一。

面對這場改革,輿論的反應不一。有些人將這場改革視為邊緣化共青團的手段;但也有些人認為這是共青團擴展影響力的大好機會。中國數字時代(一個由加州柏克萊大學技術學院提供技術支持的中英雙語輿論網站)出版了一些中國微薄上的言論。評論的人相信這將是控制小粉紅(原係指1990以後喜愛韓日劇、物質主義至上的流行的世代,後用以延伸為共產黨的強烈支持者,之前沸沸揚揚的「帝吧遠征」就是這批人為主)的緩衝手段:

原来是要增加临时工减少正式工,有些人的饭碗保不住了,怪不得最近上串下跳闹得不亦乐乎

给大家画个重点:人事缩编、体系内直升通道取消、不再是后备干部团体、沦为群众组织(小粉红明白了吗)

先是中央巡视组批评团中央贵族化娱乐化,然后是削减经费,现在又要求精简机构,但居然还有人抓住一个“网”字,就觉得中央在力挺团中央……

解散最好!共青团和他粉丝小粉红现在越来越像邪教、邪教徒,每天喊打喊杀,到处扣帽子写大字报,太可怕了,还好生活中身边没这种恶心人,有多远躲多远!

现在小粉红知道为啥前段时间没有媒体挺团,还扯啥资本控制媒体,其实是你爹不要你了。

原來是要增加臨時工減少正式工,有些人的飯碗保不住了,怪不得最近上串下跳鬧得不亦樂乎

給大家畫個重點:人事縮編、體系內直升通道取消、不再是後備幹部團體、淪為群眾組織(小粉紅明白了嗎)

先是中央巡視組批評團中央貴族化娛樂化,然後是削減經費,現在又要求精簡機構,但居然還有人抓住一個“網”字,就覺得中央在力挺團中央……

解散最好!共青團和他粉絲小粉紅現在越來越像邪教、邪教徒,每天喊打喊殺,到處扣帽子寫大字報,太可怕了,還好生活中身邊沒這種噁心人,有多遠躲多遠!

現在小粉紅知道為啥前段時間沒有媒體挺團,還扯啥資本控制媒體,其實是你爹不要你了。

但共青團粉絲堅持黨委會仍然支持他們:

大力发展网上共青团,吸纳更多的有志青年加入共青团。这不是中央在压共青团,这是在抬啊

改革方案中提,及的“大力实施‘网上共青团’工程”,是中央将加大支持共青团、对其委以重任的信号。

大力發展網上共青團,吸納更多的有志青年加入共青團。這不是中央在壓共青團,這是在抬啊

改革方案中提及的「大力實施『網上共青團』工程」,是中央將加大支持共青團、對其委以重任的信號。

到底何謂「互聯網+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白信(政治學博士及社會運動研究者)在iYouPort(一個獨立線上網路新聞平台)上寫了一段關於未來共青團志願者組織數位化策略的評論

2016年7月13日团中央联合发改委和央行发布的《青年信用体系建设规划(2016-2020)》,算是《方案》的先期文件,要求将两千万青年纳入志愿者体系,并且纳入信用体系,根据志愿工作(如参加小粉红的网络攻击或线下集合)评定、增减青年的信用积分,并与创业优惠、乃至机票优惠等奖惩挂钩。

2016年7月13日團中央聯合法改委和央行發布的《青年信用體系建設規劃(2016-2020)》,算是《方案》的先期文件,要求將兩千萬青年納入志願者體系,並且納入信用體系,根據志願工作(如參加小粉红的網絡攻擊或線下集合)評定、增減青年的信用積分,並與創業優惠、乃至機票優惠等獎懲掛鉤。

白信更進一步預測共青團將由一個官僚機構變為線上宣傳組織,而個人徵信系統在之中的應用最終將會更加神化及權威化習近平個人:

在未来的中国政治舞台上,一个更效忠习个人、更活跃、也更具政治进攻性的青年运动组织俨然形成,也就是一个建制化的“小粉红”军团。

在未来的中國政治舞台上,一個更效忠習個人、更活躍、也更具政治進攻性的青年運動組織儼然形成,也就是一個建制化的「小粉紅」軍團。


翻譯:廖偲穎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