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冰島期望選出「瞭解自己在為誰工作」的政治人物

2009年1月參與冰島「廚具革命」的抗議人群。照片由OddurBen拍攝。

2009年1月參與冰島「廚具革命」的抗議人群。照片由OddurBen拍攝。(CC BY-SA 3.0)

作者:羅倫斯‧雷席格(Lawrence Lessig)

我和我的家人們正在冰島一起度過我的離修年(*註1),我一方面寫著一堆法律人才會接觸到的鬼東西、給我的孩子們一種還在美國的感覺;一方面見證著一場伴隨著即將到來的國會大選(10月29日)而來的政治鬥爭。

註1:「離修年」(sabbatical leave)或譯作「教授休假」,係指大專學院提供其教職員工休假,使他們有時間從事研究或作教學再訓練。此「離修年」制度由美國哈佛大學的校長Charles Elliot於1880年首先發起,訂定了這個每七年一次的教授休假條件。

前情提要一下:各位一定記得2008年那場重創冰島的財政危機,其嚴重程度使得上萬人聚集於國會前,敲打著鍋碗瓢盆以示抗議並要求改革-這場革命也被稱為「廚具革命」(The Pots & Pans Revolution)。

部分人士將那場危機歸咎於冰島憲法的失敗,並發起一個「群眾外包」(crowd-source,註2)的程序來建立一部新的憲法。起初,此程序和政府毫無關聯,但國會接著予以承認、並將其轉換為具體的提案。該新憲法的價值觀將經由隨機選出的一千人確認,再由選出的制憲委員會根據那些價值觀起草新的憲法。

註2:一般公司行號將工作外包給體制外的人運作,英文叫作Out-sourcing。把Outsourcing的Out改成Crowd(群眾),變成Crowd-sourcing,就有著「把工作或者問題發包給網路上的群眾幫忙解決」的意思存在。

冰島人已自500餘人中選出25位制憲委員,在四個月內,他們創制新憲的工作必須要公開、公告於臉書、並接受來自全球的批評意見;國會接著將新憲草案交付投票-該投票並不具法律約束性,僅欲詢問是否同意以此草案為基礎來創制新憲。四年前,已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投票民眾同意此草案(紀錄片《Blueberry Soup》完整記錄了整個過程)。

同樣令人驚訝的是,國會什麼事都沒做。以該草案為基礎來創制新憲的法案進度停滯不前。所有人(至少在國會工作的所有人)似乎都忘了這件事。

然而,巴拿馬文件的醜聞以及其後所帶連的總理辭職事件,提醒了冰島人:他們的政府有很多問題亟待解決。於是一場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並聚焦於國會選舉的不可思議的公民運動就這樣展開了。

我一直都在觀察這場運動的發展。身為一個認為「最急迫的問題是要修復民主制度」的民主主義者,我對這場運動抱持著強大的仰慕(也包括了一點忌妒)。運動的發起者全部都是非政治人物,當然也有一些英雄式的政治人參與其中,例如海盜黨創立人喬絲多蒂爾(Birgitta Jónsdóttir)、和左翼-綠色運動(Left Greens)黨魁雅各布斯多蒂爾(Katrin Jakobsdóttir),但最關鍵的投入者都不是想要投入選舉的人。這只是一群公民想要擁有「一個知道是在為誰工作的政府」所做的抗爭-因為過去四年來,政府忽視應該舉辦公投的事實,而人們有權針對著個問題向政府提出質疑。

數日前,公民們在社群網站上發起活動以促使選舉能聚焦在這個問題上。此運動所傳播的訊息是由一個人們所熟知的網路爆紅影片所翻拍而成:「現在,你們(議會)聽得到我們(人民)嗎?」四部影片(兩部英語、兩部冰島語)形塑了議題辯論的走向,另外還有一系列共10集、討論10個新憲主要待議問題的前兩部冰島語影片也在流傳。英語版本的影片如下。

這場活動呼籲選民,不管是支持左翼還是右翼,只把票投給那些承諾將批准新憲草案視為下屆議會首要任務的政黨。目前,海盜黨(Pirate Party)、左翼-綠色運動(Left-Green)、社會民主聯盟(Social Democrats)和明亮未來黨(Bright Future)等四大主要反對黨皆已表明將投入此議題,而它們無疑將拿下新議會的多數席次。

如果這項運動成功了,這將在冰島甚至全世界發揮可觀的影響力。規劃此運動的組織「冰島憲法協會」(Icelandic Constitution Society)承諾活動所募集的資金將投入提倡冰島民主意識的行動當中,不過一切超過活動需求的款項將用於在國際層級的民主行動。

各位能否想像,「你們聽見我們了嗎」(Can You Hear Us)的活動將被應用於所有民主國家身上?(我已經預約了美國版的「你們聽見我們了嗎」活動了)。我最喜歡的口號源於它們的其中一支影片:「我們講的是在地的事,但民主是全球的事。讓我們來告訴他們民主的意義吧。」

此次選舉可能成為民主改革中一場罕見的勝利,一場能激發更多人的勝利。

而我,已經被說服了。

羅倫斯‧雷席格(Lawrence Lessig)為美國學者、律師及政治行動者。本文其中一個版本業刊登於網誌發布平台Mediium。此版本刊登於以下連結: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CC BY 4.0)


譯按:

2008年10月,金融風暴導致冰島經濟崩盤,前三大銀行Kaupthing、Landsbanki及Glitnir遭收歸國有,冰島貨幣克朗(Kronor, ISK)幣值因此狂貶,冰島政府轉而向國際貨幣基金(IMF)及俄羅斯等國求援,並使冰島是否應加入歐盟與歐元區等議題再度浮上檯面。2009年1月,冰島政府在各方壓力下,總理宣布由獨立黨和社會民主聯盟組成的聯合政府垮台。社會民主聯盟與左翼-綠色運動在隨後的國會選舉中贏得過半席次,新的國會於同年7月即表決通過授權政府與歐洲聯盟展開入會談判,但此議題由於各黨派難以達成共識,遂於2014年由政府宣布放撤回申請公文。

冰島人在一連串的國內外危機之下,決定起草新憲法,讓他們的國家擺脫國際金融和虛擬貨幣的網路。2010年,由25人組成的制憲委員會成立,在經過諮詢式複決權公投之後,在低於49%的投票率下,有三分之二的投票民眾表達了對該份「眾包憲法」的支持,但修憲一事此後便沒有太多進展。隨著2016年4月巴拿馬文件醜聞爆發,身兼進步黨黨魁的冰島總理貢勞格松(Sigmundur David Gunnlaugsson)辭職,政治素人歷史教授約翰尼森(Gudni Jhannesson)贏得總統選舉,冰島已提前6個月、在2016年10月29日完成國會選舉,選出新的政府。

根據開票結果,65%的投票率已創下該國最低的紀錄。在63個席次中,目前聯合執政的獨立黨及進步黨分別取得21席與10席,後者丟掉了一半的席次,顯示冰島人對執政的右派聯盟信心大失。而選前聲望最高的海盜黨也取得10席,成為國會第三大黨。由於沒有任一政黨取得過半席次,冰島國會因而進入小黨林立的生態。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自2013年起就主導聯合內閣的獨立黨,面對獲得7席的自由派新生黨(Regeneration Party)及4年來國會席位進展神速的海盜黨,中間及偏左的各黨野心勃勃,右翼這次恐怕會面臨很大的組閣困境。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