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角逐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 衣索比亞候選人的談話貽笑大方

 亞德翰農(Tedros Adhanom)。照片來源:Russell Watkins/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Tedros Adhanom. Creative Commons image by Russell Watkins/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競選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下任幹事長的衣索比亞候選人亞德翰農(Tedros Adhanom)於今年11月2日的幹事長(另譯:總幹事)候選人論壇中發表了一番對於全球衛生策略毫無所悉的言論,令各界大感震驚。亞德翰農曾出任伊索比亞衛生部長及外交部長,但當被問到如何實現其在選舉期間對於「回應發展中國家的健康需求」的承諾這樣如此基本的問題,他卻回答不出。

由於亞德翰農在當日議程中,提出在發展中國家採行健康計畫的倡議,巴西駐WHO代表詢問為何他能自詡為發展中國家的代表,他回問:「抱歉,您的問題不是很清楚,可以請您再描述一下您的問題嗎?」論壇主持人只能尷尬地發言,試著讓亞德翰農了解巴西代表的問題。(影片中1:12:00開始為巴西代表的提問)

亞德翰農同時也被另一個有關WHO會員國應如何進行技術合作的問題給難倒了:

巴西代表一個簡單的提問,就終結亞德翰農博士角逐WHO下任幹事長的競選資格了。#NoTedros

這一尷尬的局面將對亞德翰農針對WHO幹事長一職的競選活動造成傷害。隨著衣索比亞政府改組,近期他已辭去部長職位。亞德翰農於11月2日的演講中,宣布衣索比亞將有一位新的外交部長,以利其專心進行選舉工作(註一)。

註一:衣索比亞總理德薩連(Hailemariam Desalegn) 於11月1日宣布該國政府進行大換血,30位部長級官員中只有9位留任;前外交部長亞德翰農則於11月2日的WHO候選人論壇中,正式宣布參與WHO幹事長一職的競選活動,並表示該國已正式提交亞德翰農的提名書。

感謝衣索比亞政府願意讓我專心投入競逐WHO幹事長一職的候選人工作。

即使擁有非洲聯盟的支持,亞德翰農仍受到衣索比亞公民社會及反對派等團體中重要人士的持續抨擊。他們同時發起網路請願,主張亞德翰農與衣索比亞政權的關係足以使其喪失領導WHO的資格。

亞德翰農於今年4月展開競選活動時,衣索比亞正苦於反政府示威活動,20個衣索比亞政治團體與社群連署發表公開信,譴責政府以武力鎮壓示威,並表示曾為政府一員的亞德翰農不夠格領導WHO。

該公開信指稱:「亞德翰農擔任衣索比亞衛生部長期間的所做所為,並不足以取信於民…他在該職務任職期間留下的定位,就只有管理不周與能力不足。」

該公開信提及監察長辦公室有鑑於一些「資金管理不當又無能」的政府報告,展開審計工作。公布於網路上的後續相關研究,更加證明該審計報告昭示了政府金融管理不善的詳細證據。

在另一封公開信中,一位積極分子指出他個人認為亞德翰農不應被允許以任何方式接近WHO領導核心的原因。

人權網站Al Mariam(註二)同樣也公開譴責亞德翰農作為WHO幹事長候選人的資格:

註二:Al Mariam為由任教於聖貝納迪諾加州州立大學的馬利安(Alemayehu G. Mariam)教授成立的人權網站。馬利安教授於大學教授美國憲法、人權法案、司法程序及非洲政治等課程,近年於網路上撰寫每週專欄,講述有關衣索比亞人權及非洲議題。

Adhanom’s shallowness and cluelessness in matters of foreign policy and diplomacy are simply incredible.

His public speeches and statements generally lack not only substance and coherence, but are simply nonsensical. In July 2015, Adhanom said  Ethiopia  is a democracy with one hundred percent of the vote! (Of course, so did Obama. Two “nonsenses” don’t make one bit of sense!)

Adhanom’s diplomatic speeches are chock full of platitudes, clichés, buzzwords and hokum. He has a distinct proclivity to frame complex issues in worn out and left over phrases from the days of student activism of his late boss, thugmaster Meles Zenawi.

Adhanom manifests little understanding of international diplomacy and appears to lack even an elementary understanding of international law, treaties and conventions.   

亞德翰農在外交政策與知識上的短視與愚昧令人稱奇。

他的談話和公開聲明基本上都欠缺實質內容與一致性,甚至荒誕可笑。他在2015年7月宣稱衣索比亞是百分之百的民主國家!(當然,美國總統歐巴馬也這麼說,但三人成不了虎吧!)

亞德翰農的外交談話充斥著一堆陳腔濫調、流行口號和廢話。他很奇妙地傾向以他已故的「老闆」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註三)還是學生運動份子時期所遺留下來的話語,來框架複雜的問題。
亞德翰農在在顯示出其對國際外交、國際法及條約與公約欠缺基本的認識。

註三: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於1991年至1995年曾任衣索比亞過渡總統,此後一直擔任總理,直至去世,為該國1991年至2012年的實際最高領導人。

同時,亞德翰農斷言他將帶給WHO新的領導視角。除了非洲聯盟以外,一些親政府的衣索比亞僑民團體國際人士,即使擁有的是外國國籍,也同樣支持這位衣索比亞的候選人。

亞德翰農在很大程度上,仰賴社群媒體以塑造自己在衣索比亞的「品牌形象」。衣索比亞是一個對社群媒體限制非常多的國家,足以讓亞德翰農11月2日在候選人論壇上發言的窘境沒辦法在網路上造成話題。

不過,推特的標籤#NoTedros4WHO與無數「亞德翰農無力勝任WHO領導職位」的言論早就在網路上瘋傳。

#OromoRevolution #AmharaResistance(註四)泰迪,難道你是說,英文不是你的第一語言嗎?永續發展目標長存我心 🙂

註四: 奧羅莫人(Oromo)是衣索比亞最大宗的民族,約占全國人口34%,阿姆哈拉人(Amhara)則是第二大族群,約佔全國人口27%。衣索比亞在2015年11月實行都市擴張計劃,準備將歐羅米亞地區 (Oromia)整併至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引發奧羅姆人抗議,在政治上同樣得不到關鍵職位的阿姆哈啦人也參加抗爭活動,情勢越演越烈,甚至被該國當局指稱為恐怖主義活動。


譯按:
更多衣索比亞族群議題,請參閱:
衣索比亞奪牌選手在終點線擺出抗議手勢
超過百人喪生的抗爭 衣索比亞Oromia的反都市擴張


校對:Shih-Ying Liaw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