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全世界都在慶祝「巴布馬利日」,雷鬼樂卻正在變調

A mural of reggae icon Bob Marley; photo by Vanessa, CC BY-NC-ND 2.0

雷鬼樂象徵巴布·馬利的壁畫。攝影:Vanessa。經CC BY-NC-ND 2.0取得轉載許可。

雷鬼始祖巴布·馬利(Bob Marley,全名Robert Nesta Marley,別名:塔夫·剛恩/Tuff Gong)生於1945年2月6日,今年是他73歲冥誕;他的生日被訂定為「巴布馬利日」並舉世歡慶。巴布·馬利的老家牙買加京斯敦(Kingston)甚至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評為創意城市音樂之都(Creative City of Music)。

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愛好者皆前來這個神聖的雷鬼樂誕生地朝聖:位於京斯敦上城,由巴布·馬利故居改造成的巴布馬利博物館(Bob Marley Museum)。遊客們也會前往參觀位於市中心,由馬利在1965年創建的塔夫剛恩音樂工作室(Tuff Gong Studios);還有馬利成長、學彈吉他並組建「痛苦者樂團」(the Wailers)的地方:壕鎮的文化院(Culture Yard in Trench Town)。

在牙買加,巴布·馬利永遠都是一個歷久不衰的象徵和遺產,但是隨著音樂品味和趨勢的改變,使得部分牙買加人不禁懷疑雷鬼的傳統精神根源可能在逐漸沒落當中。

不過,牙買加政府在2008年首度宣布雷鬼月,現在仍在持續進行中。

經過馬利的故居時,可以看到有位粉絲正在推特發送「巴布馬利日」歡慶活動的照片:

#巴布馬利博物館#群舞狂歡#巴布馬利生日快樂  pic.twitter.com/pQmxDA95Ig

— Yaneek N. Page (@yaneekpage) 2018年2月6日

巴布馬利博物館也分享了一則現場直播影片:

現正進行中!趕緊轉進我們的網路頻道:https://t.co/l7Reeihd8w
💥
我們正在@巴布馬利博物館歡慶地表最強的巴布馬利盛宴:#反叛靈魂73
☝🏿❤️#反叛靈魂73#反叛靈魂💥#巴布馬利博物館  pic.twitter.com/6vncx7esNO

— 巴布馬利博物館(@bobmarleymuseum) 2018年2月6日

成軍40年的英國雷鬼樂團UB40也發送了他們的祝福:

生日快樂@巴布馬利

大愛
UB40 #巴布馬利#生日快樂#73歲#反叛靈魂73#出埃及記40年#UB40#雷鬼#音樂#傳奇pic.twitter.com/nWhNBKGkgY

— UB40 (@UB40OFFICIAL) 2018年2月6日

牙買加公共和私人機構也紛紛分享了創意推文、馬利名言,當然還有他的音樂:

「張大你的雙眼,好好地看看四周。你是否滿意自己現在的生活?」-巴布·馬利#巴布馬利日 #巴布馬利名言 #生日快樂 pic.twitter.com/J9Zfubzz35

— 牙買加商業銀行基金會(@NCBFoundation) 2018年2月6日

加拿大多倫多每年都會舉行歡慶「巴布馬利日」的活動;一位牙買加籍居民AK Dixon催促牙買加政府加速採取相關行動:

應該把這一天訂為國定假日⋯⋯ #巴布馬利日

— AK Dixon (@Aujae_Dixon) 2018年2月6日

美國饒舌歌手凡夫俗子(Common)在推特上寫下生日祝福,並傳遞了他在馬利身上學習到的人生哲理:

巴布·馬利生日快樂!謝謝你為我展現如何善用我的藝術天份來幫助人們。#唯一的愛 pic.twitter.com/qpRyIthOtw

— 凡夫俗子 (@common) 2018年2月6日

而在美國加州洛杉磯(Los Angeles, California)的一位推特用戶Isaac Bryan則提醒我們馬利的積極精神:

在巴布·馬利生日的這一天我們都該提醒自己-

「起身,站起來,為你的權利站出來。起身,站起來,別放棄鬥志站出來。」 #黑人歷史月 🇯🇲 pic.twitter.com/NRWgYhA7aT

— Isaac Bryan (@ib2_real) 2018年2月6日

譯註:「黑人歷史月」為美國在每年二月一整個月份舉辦相關主題活動,以讓人民了解黑人在歷史演進中所承受的種種艱辛,同時回顧黑人為美國在政治及文化層面所做出的貢獻。

為了紀念這一天,戴米恩·馬利(Damian Marley,全名:Damian Robert Nesta Marley,別名:小剛恩/Jr. Gong)也在推特上張貼了一張幼時與父親的迷人合照:

剛恩家族萬歲!!! pic.twitter.com/66DGHSAqir

— 戴米恩·馬利 (@damianmarley) 2018年2月6日

牙買加年輕人是否丟失了雷鬼魂?

當「巴布馬利日」歡慶喜悅的貼文席捲牙買加移民及非牙買加人民和機構社群媒體時,年輕一代的牙買加人在網路上卻顯得靜悄悄的。

定居在佛羅里達的牙買加籍(Florida-based Jamaican)移民社群電台主持人Winston Barnes,即為了明顯感覺到年輕一代對雷鬼樂的興趣低落而抱怨,並責怪他們過度擁抱如嘻哈樂這類的西方音樂:

I am now convinced that Marley's work was in vain. At least for Jamaicans. We know so little about what he did, as evidenced by our disrespect for his work and by extension our culture. Jamaica has many more radio stations than ever and cumulatively, they play less Jamaican music than before. This at a time when Jamaicans create and produce virtually every genre of music! What would we say to Bob if he was among us physically? I listened to a motivational feature on Jamaican radio last evening and virtually all the inserts originated from outside of Jamaica! In 2018?
Foreigners respect and regard Marley's music, at least publicly more than we ever have even in 2018! I am now convinced that maybe it is too late to fix this problem we face as a country and as a culture…and then we turn around and talk rubbish about the Grammies and Reggae!

我現在終於相信馬利的作品及努力是徒勞的,至少對牙買加人是如此。我們對他的貢獻所知極少,依我們對其作品的無視及國家文化業務的擴展方向來看就能證明這一點。牙買加有比以往更多的電台,但在牙買加人往各式音樂類型進行創作和發行的時候,他們卻愈來愈少播放牙買加音樂了!如果巴布還在世的話我們將怎麼跟他解釋這一切呢?我昨天晚上在牙買加電台聽到了一個超動感的曲目,而且幾乎所有的曲目都是源自於牙買加以外的國家!現在已經是2018年了啊?
外國人都尊重並重視馬利的音樂,即使在2018年的現在,在公共領域裡他們都比我們都還要尊崇他!我現在真的覺得不論以國家層面或以文化層面要來解決這個問題都為時已晚了⋯⋯然而我們依然迴避並繼續談論葛萊美和雷鬼樂的這些鬼話!

Barnes指的是牙買加人對於葛萊美頒獎典禮沒有透過電視轉播,所以對雷鬼樂無法有加分效果的抱怨。

Stephen Cooper也同意這樣的說法:

這真的非常可惜。儘管許多雷鬼樂歌手都強調不在乎葛萊美獎——一方面他們知道這只不過是一場騙局——但葛萊美殿堂卻是少數能讓雷鬼樂展露在國際舞台的機會。而且,它真的可以幫助提高專輯銷售量。

— Stephen Cooper (@SteveCooperEsq) 2018年2月3日

許多牙買加人都認為克羅尼克斯克斯(Chronixx)這位前程似錦的雷鬼樂歌手,應該比戴米恩·馬利更有資格贏得葛萊美獎。在馬利家族成員裡,目前只有幾位還住在牙買加,而其他成員只是偶而拜訪家鄉。然而,仍然有多位社群媒體用戶大力讚賞小剛恩的「多石山丘」(Stony Hill)專輯是個優質競爭者:

在內心深處,我們都希望來自拉維加的小伙子能夠得獎,但是葛萊美的孩子們卻將獎項給了多石山丘的恐懼……幹得好

— 雷鬼專家 (@spielgist) 2018年1月29日

譯註(一):克羅尼克斯克斯在其自傳型歌曲「Spanish Town Rocking 」中提到,他住在牙買加西班牙小鎮(Spanish Town)一處名為拉維加(de la Vega)的地方。(二)「dread from stonyhill」來自戴米恩·馬利獲頒葛萊美最佳雷鬼專輯獎的「多石山丘」裡其中一首歌「So a Child May Follow」的歌詞:「Dread shine your light」,因克羅尼克斯克斯也曾使用「Dread」當專輯名稱,網友以此做區分。

「馬利因子」及雷鬼樂的未來

任職於西印度群島大學「加勒比研究和雷鬼研究學院」(Institute of Caribbean Studies and Reggae Studies Unit at the University of the West Indies)的Sonijah Stanley Niaah博士對「馬利因子」(Marley factor)做了一番解釋:

Jamaica is this cool place on the world map that is hardly visible, but everyone knows of the little rock because of its musical legacy. When it comes to the Grammys, Jamaica is always present. In the 2018 staging it was Shaggy's on-stage performance that ensured Jamaica's presence at the live Grammy show, and when he uttered “I'm a Jamaican in New York”…the crowd response peaked.

However, it wasn't Shaggy's performance which caused all the backstage rumbling that kept Jamaicans awash with emotion. It was Jr Gong [Damian Marley], and, more specifically, the ‘Marley factor.’

…This abundance of presence at the Grammys on the part of the Marleys has concerned Jamaicans in particular, and thus each year upon the release of the nominees for the ‘Best Reggae Album’ category, there is the inevitable combination of glee, grief, concern, and trepidation.

…Chronixx was leading in the court of public opinion ahead of all the other nominees and in particular, the only one close to him was Morgan Heritage, who were nominated for their Avrakedabra album, in the poll conducted by the Recording Academy. Unfortunately, the award is not granted on the basis of public opinion, sales figures, or even musical appeal…

牙買加在世界地圖上幾乎肉眼難以看見,但很多人卻因為它的音樂遺產而認識這個很酷的小島。每年的葛萊美獎,牙買加從未缺席。在2018年的頒獎典禮上,夏奇(Shaggy)的舞台表演更加奠定了牙買加在葛萊美表演舞台上的地位。而當他說出:「我是住在紐約的牙買加人」時,觀眾的情緒更是高漲到滿點。

然而,卻不是因為夏奇使得後台鬧哄哄的表演讓牙買加人情緒滿漲,而是小剛恩(戴米恩·馬利),更準確地說,是「馬利因子」讓他們如此興奮。

「⋯⋯」馬利家族在葛萊美獎的大量曝光與牙買加人尤其息息相關,也因此每年「最佳雷鬼樂專輯」獎項入圍者名單釋出時,總是避免不了歡喜、悲傷、關心和不安的各種混合情緒。

「⋯⋯」根據美國國家錄音藝術科學學院(Recording Academy)所做的民意調查顯示:相較於其他入圍者,克羅尼克斯克斯總是在公眾輿論中獨領風騷,唯一能與他匹敵的是以「Avrakedabra」專輯入圍的雷鬼團體Morgan Heritage。可惜的是,頒發這個獎項並不是依據公眾輿論、銷售成績或音樂受歡迎程度來做評斷的⋯⋯

譯註:夏奇為牙買加雷鬼樂歌手,亦曾獲頒葛萊美最佳雷鬼專輯獎。

迄今,理奇·馬利(Ziggy Marley,全名:David Nesta Marley)已經獲得總共7座葛萊美獎項;史蒂芬·馬利(Stephen Marley,全名:Stephen Robert Nesta Marley)、戴米恩·馬利和曾是「痛哭者樂團」成員之一的邦尼·維勒(Bunny Wailer)則各得三座。

儘管如此——抑或說正因如此——在京斯敦的一位部落客表示,他相信拉斯特法里」精神和雷鬼音樂的能量正在逐漸失去力量:

It was through music that slaves communicated, the drums warned other slaves and motivated them toward rebellion and change. Reggae music with its origin in Jamaica was one of the most effective tools in advocating for peace and unity, challenging political movements and creating change

Bob Marley’s messages of love and unity was perhaps not as successful in the 1970s because our violence was imported and managed by and for external interests. As Babylon prepares for its fall, its hold on Jamaica is compromised, and this is the right time for the Rastafari messages of love and unity. Consciousness and liberation are still some of the messages we associate and expect from Rasta, unfortunately, it would appear that Rasta has lost its value locally and as an agent of change in our society.

Bob Marley, Reggae music and Rastafarianism represents a few of the most renowned parts of Jamaican culture, it seems however that the Marley legacy is busy chasing Grammys as opposed to using music to create change…as was the real impassioned legacy of Robert Nesta Marley, Reggae and Rastafari. We are left with Capitalist Rastafari, token international Grammy awards, and an ailing culture directed by dancehall music, reversely influenced by Hip-hop and the American lifestyle!

奴隸們透過音樂相互交流;鼓聲警告著其他奴隸並激勵他們反叛及作出改變。在牙買加,雷鬼音樂和其源頭「拉斯特法里主義」曾是宣傳愛與團結、發動充滿挑戰的政治運動和創造改變最有效力的工具⋯⋯。

巴布·馬利關於愛與團結的訊息在1970年代或許不是那麼地成功,因為我們被外來的因素注入暴力及統治著。當巴比倫準備迎接它的沒落,而放棄了對牙買加的控制時,即是「拉斯特法里」愛與團結的訊息來臨的美好時刻。意識及解放仍是我們對「拉斯特」的期待與連結,然而很遺憾的,「拉斯特」似乎已經在牙買加失去了它成為推動我們社會改變動因的價值。

巴布·馬利、雷鬼樂和拉斯特法里主義是牙買加文化裡的最有名的幾個重要元素,但「馬利」遺族似乎忙於追逐葛萊美獎,而不是善用音樂來創造改變——就如同巴布·馬利、雷鬼音樂和拉斯特法里所傳承的那股慷慨激昂的真切精神那樣。我們被遺留在「拉斯特資本主義」對葛萊美國際獎項的追逐,和五光十色舞台音樂所主導的病態文化裡,並且都反過來深受嘻哈音樂和美國生活方式影響了。

娛樂律師Lloyd Stanbury對此也持相同立場:

雷鬼音樂需要的比「專注於誰贏得葛萊美『最佳雷鬼專輯』獎項」多更多。

— Lloyd Stanbury (@StanburyLloyd) 2018年1月30日

當牙買加年輕人終於認識「馬利遺產」時,雷鬼樂和其粉絲卻因為世界改變而跟著改變了。

克羅尼克斯克斯的歌詞訴說著天氣變化、犯罪率高升和網路癡迷等問題而被譽為雷鬼樂界的「新金童」。他的熱門新曲「為了愛而做,不為讚而做」(Do It for the Love, not for the Likes)成為極受歡迎的牙買加金句和主題標籤「#為愛而做」(#DoItFortheLove)。

對於這些變化,如果巴布·馬利如今還在世的話,可能會用他歌曲「自然的神秘主義」(Natural Mystic)中的一句歌詞來對我們耳提面命:「空氣中吹來自然的神秘主義⋯⋯如果你仔細傾聽你將能聽見。」換句話說,時間、空間——還有之中的所有一切——都在自然地流動著。也許到頭來,不論世事如何演變,都將歸結於音樂之中。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