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在西班牙,我們有個消除種族歧視的絕佳方案──否認它的存在。」

照片來自 Pixabay,依據公眾領域貢獻宣告(CC0)授權刊登

(本文英文版本係於 2017 年七月二十日,發表於全球之聲)

下文原由馬德里(Madrid)的律師 Aitor Gorrotxategi Cortina 撰寫,最初發表於 Afroféminas 網站;全球之聲係取得該站管理者許可,依該站發布協定,重新編輯並分享於此。

我們辦到了:在數世紀打擊種族歧視的努力之後,現在西班牙沒有種族歧視了。那些案例都是道聽塗說;除了一小撮人以外,西班牙沒有種族主義者。

我們要把這套方法輸出到其他國家──好比美國(看看川普(Donald Trump)治下的那些可憐蟲!)或是法國(總統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得了好多選票,真是群法西斯主義者!)。

我們看「烈血大風暴」(Mississippi Burning)或「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這樣的電影,然後對自己說,那些美國鄉巴佬真是混蛋!我們看到三K黨(Ku Klux Klan)或極右派法國政黨「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所組織的政治集會,然後自認和他們不同、高尚得多。

因為我們不是種族主義者,一點也不。我們說「種族主義者是少數」──他們都是守舊的老人家,或是群聚在某些西班牙城市的一小撮極右派團體。我們把他們看作法西斯主義者。

誰在乎納粹和種族主義者在社群網路上四處橫行?國內很多學校裡明擺著的歧視問題、缺乏機會、不平等的就業條件、警察迫害[見譯註]、處處碰壁、貧富不均、各種物化及邊緣化等等,有什麼要緊?誰又在乎西班牙的運動場上,是否經常充斥著帶有種族歧視的口號?或者有數以千計的移民,因為想要尋求更好的生活、違反了現行法令,以致於非自願地被留置在我們的外國人收容所裡,而多數國人也認可這樣的做法?(根據報載)每年總有數百起仇恨犯罪發生,那又怎樣?

西班牙的種族歧視並非明目張膽、而是隱微的那種,比較像是缺乏同理心。一般而言,受害者會被指為誇大其辭。在我們這否認種族歧視的氛圍中,這般指控非常合乎邏輯──與歷史上發生過的各種歧視何其相似。不願融入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

在這樣的體系之下,「融入」的意思是:保持沉默、別找麻煩。

我最近讀到 Nadie[見譯註]對 Afroféminas 網站上一篇文章──關於馬約卡(Majorca,西班牙第一大島)一位新任黑人鎮長 Guillem Balboa──某則評論所做的回應:

La realidad es que estrictamente en su significado, la sociedad española no es racista, lo cual no significa que en España no hayan racistas, obviamente, pero en su conjunto los españoles no son partidarios del racismo, y en nuestra Ley no existe ese tipo de discriminación.

Una sociedad racista fue la que existió en EEUU cuando los negros tenían que sentarse en los últimos asientos del autobús, o incluso mucho antes, cuando existía la exclavitud. Eso es una sociedad racista, por definición aquella que mediante la exacerbación de un grupo étnico discrimina y persigue a aquellos con los que convive y no pertenecen a su “raza”. Una sociedad racista es la que existía en Sudáfrica durante el apartheid.

Lo que tú sufres es una sociedad estúpida con 4 racistas de libro y algunos racistillas de poca monta. Personas en posesión de prejuicios con mejor o peor voluntad, que a pesar de ello, puede elegir y elige democráticamente a políticos negros para ejercer cargos públicos, como lo es una alcaldía. Parece que no te sorprende este hecho, a lo mejor es que imaginas que todos los que han votado a este hombre eran negros, pero la realidad es que seguramente ni el 1% lo son. ¡Ah! No, perdona, los que han votado a este señor fueron los hippie guays, esa gentuza, esos racistas que te hacen la vida imposible, a ti y a tu hijo aparentemente blanco…

In reality, to be strictly literal, Spanish society is not racist. That's not to say that there are no racists in Spain, of course, but as a collective the Spanish do not take part in racism, and there is no racial discrimination in our laws.

The USA had a racist society when black people had to sit at the back of busses, and before that when slavery existed. That was a racist society; by definition, one that encourages discrimination against an ethnic group and persecution against those who live alongside them but don't belong to their ‘race’. A racist society also existed in South Africa during Apartheid.

What you are facing is a stupid society, with a few stereotypical racists and minor racists. People who have prejudices, with good or bad intentions, who have the right to choose and who democratically elect black politicians to positions like the mayor. You don't seem surprised by this; maybe you're assuming that everyone who voted for this man was black, but actually not even 1% of them were. Ah! No, sorry, the ones who voted for him were the cool hippies, that mob, those racists who make life impossible for you and your child who looks white…

嚴格說來,西班牙實際上並不是個種族歧視的社會。當然,這並不是說西班牙沒有種族主義者,但整體而言,西班牙人並不支持種族歧視,我們的法律也不帶有種族歧視的色彩。

一個種族歧視的社會,是像美國有過的那個:黑人必須坐在巴士後方,或是在更早以前,還有奴隸制度的社會。那是個種族歧視的社會──按定義來說,就是一個鼓勵人們歧視特定族群,並迫害身邊那些非我「族類」之人的社會。一個種族歧視的社會,是像南非種族隔離時期那樣的社會。

你所面對的是個愚蠢的社會,有一些徹頭徹尾的種族主義者,也有一些不痛不癢的種族主義者──或出於善意,或出於惡意,帶有偏見的人們。但這些人有選擇的權利,也依民主程序選出了黑人來擔任像鎮長這樣的公職。你似乎對此並不驚訝,也許你是想當然耳地以為,每個投票給他的人都是黑人,但事實上那些人裡面,只有不到百分之一是黑人。啊!不是的,抱歉,投給他的是那些很酷的嬉皮、那些遊手好閒之輩,還有那些讓你和你那外表看似白人的小孩日子難過的種族主義者⋯⋯

Nadie 用「白人男性向黑人女性解釋什麼是種族歧視」一貫的那種高高在上的口吻,告訴她:她是個深受幻覺所擾,而自以為受到了不公平待遇的女人,因為──當然嘛,她認為所有白人都是壞人。這種無禮的言論總是一樣的:這沒什麼大不了。簡單講,你這樣疑神疑鬼的,你就是有點蠢。西班牙不是個種族歧視的社會,因為──你看,我們有個小鎮的鎮長是黑人,他也還活得好好的。這是個值得注意的問題:那種我們許多人都有的「我們是在施恩,我們是好人」的心態。

白人有個問題:我們不太喜歡和自身經驗相悖的事。沒讓我們受苦或和我們無關的事,都是小事情。所以,西班牙的種族歧視就不是個事兒。

我們還認為,如果這些小問題需要被解決,誰比我們更有資格來做?我們能行的。我們對於因為種族、宗教或出身被歧視是什麼滋味一點概念也沒有,但誰在乎?我們要當救世主,眾所矚目的焦點[見譯註]。

我們現行的反種族歧視政策,就是個好例子。絕大多數的相關機構,幾乎總是由土生土長的白人來出謀劃策、決定方向;而那些白人,肯定不曾親身遭遇種族歧視或排擠。想像由一個男人來主導「女性之家」或者性別平等委員會──雖然說不是沒有這樣的例子,但在今日,肯定會被大力抨擊。種族歧視與移民相關事務也應該比照辦理。

此外,對那些它們本來想要幫助的團體來說,這些政策就算不令人反感,也是幼稚得很。充其量,一點用也沒有。

在我為了工作上的需要,尋找關於「反謠言」計畫(Antirumores,源於巴塞隆納的組織,旨在防範種族歧視)的資料時,我找到一張某個研討會的照片。裡面有任何外籍人士嗎?我再直接一點好了:裡面有哪個人不是白人嗎?沒有。

這是「白人救世主」情結。到頭來,即使在試圖幫忙的時候,我們也在漠視他人;即使在試圖抹除種族歧視與排外心理的時候,自己也犯了相同的錯。更糟的是,我們還毫無所覺──這一點的殺傷力不僅更大,也更突顯了這樣的社會結構,在我們的世界裡有多麼牢不可破[見譯註]。

我不是要否定人們的善意,但我們必須讓那些蒙受種族歧視與排斥的人自己來發聲。這些女士、先生們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問題所在,他們才是必須站上第一線、引領這場抗爭的主角。他們可以代表自己,不需要代言人;他們能夠自立自強。

我自己是覺得,「越俎代庖」一直都是個問題。但我這些話不是對 Afroféminas 網站的黑人讀者們說的,而是對那些社會階層和我相類的人說的──無論我們喜不喜歡,這樣的階層確實存在。出身或膚色,決定了我們在這當中所得到的待遇。

如果你察覺到種族歧視的發生,但認為它無關緊要,你就是共犯。我知道它沒發生在你身上,但一定也有別種與你沒有切身關係的苦難,不要這樣泰然處之──去抗議、出點力、做點什麼。所以:做點什麼,因為──抱歉要讓你失望了──發生在這個國家、我的國家裡的,發生在那些和我們不一樣的人身上的,就是種族歧視。

[譯註:英文版本與原文有所出入,以原文為準。]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