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 十一月, 2007

Email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十一月, 2007

(短訊)巴勒斯坦:到目前為止的和平

  30 十一月 2007

「在美國馬里蘭洲安那波里市所舉行的中東和平會談結束了,但在巴勒斯坦這並看不到什麼真正的改變。布希真的相信這夢幻似的會談可以解決占領的問題嗎?」巴勒斯坦約旦河西岸拉姆安拉市(Ramallah)的部落客Asad Al Nimr如此寫道。 他說: 這個會談真的能解決我們和以色列之間所有的問題嗎?! 他們相信這個會談能解決巴勒斯坦問題是真的很笨的一件事! 是因為大家都想著最好不要有這個無聊的會談? 不是有某人想著這個會談是達到真正的協議的一個選項? 或者,這是取悅美國的一種方式?他們真的了解我們生存的處境和占領的問題嗎? 他們何曾關心我們在這裡的生存方式? 為什麼我要突然相信他們是真的關心巴勒斯坦? 這不過只是利害關係而已! 但也許,就只是也許,會有什麼改變我知道所有人都希望有真正的改變。 我們只是需要持續的抱著希望!!!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短訊)以色列/巴勒斯坦:一種新的理解

  24 十一月 2007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有著許多草根性的合作在各種場合進行著,但這些合作卻顯少得到注意,且有被邊緣化的趨勢,因為更大的政治議題總在分化著兩者,中東青年(Matthew in Mideast)的Matthew這樣寫著。 Matthew發現這個有趣的故事:來自以色列31歲的Aric Lapter及以23歲巴勒斯坦人Rasheed Nashashibi,他們不是政治運動者也不是和平運動推動者,但他們有著共同的夢想,要駕駛一級方程式賽車,他們決定藉由彼此的不同,一起參加明年 British Formula Vee Championship,不只是要往他們的夢想邁進,也為和平站出來。 他們說,和平不只是光說不練,他們要以另類創新的方式,向世人展現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可以合作,也展現兩國更好的形象。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伊朗:部落客變回政治犯

  23 十一月 2007

近幾週來,伊朗政府進一步的對人權及公民社會運動者施壓。這些運動者中,包括了前大學教授,聯合陣線以及學生,目前正身陷囹圄。部份人士遭到逮補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造訪了他們在1988年因政治因素遭處決棄置於Khavaran亂葬崗的親友。示威者持續對這新一波的壓迫展開抗爭。部落客們分享了關於這些事件的新聞和想法。 人權運動者遭到鎖定 看來伊朗政府主動地鎖定支持政治犯及鼓吹人權運動的人士。 人權報導學生會(SCHRR)的部落格指出[Fa],該會的成員,也是人權運動者的Sepideh PourAghai已被拘捕超過45天,被單獨的監禁在北德黑蘭惡名昭彰的政治犯監獄Evin prison的209區。她的母親說:「我的女兒每天都處在巨大壓力之下,她一直失眠,也和外界失去聯繫。在她的囚室沒有電視,連閱讀的權利都被都被剝奪。」Sepideh 在八年前也因為她的行動而入獄了一個月。 SCHRR說[Fa],還有五名以上的政治活動者,像是同時被拘捕的Mansour Saraji,也還在監獄中。 在近幾週(再次)遭到拘捕的另外一名維權人士是Emad Baghi。她是作家及記者,也是政治犯權利保護協會的會長。Kosoof說[Fa],近來有許多行動者被捕入獄。他也發布了一些部落客Mansour Nassiri所拍攝的照片。 勞工運動者入獄 Kaargar [Fa] 對法院宣判Masour Osanloo 和Ebrahim Madadi二名公車駕駛聯合會領導人入獄的行為 做出譴責。這位部落客指出,Osanloo被判五年,他的同事Madadi被判二年,並認為這樣的判決攻擊勞工運動。他說,遭判刑的二位是為爭取勞工的基本權利,並未做出違法之事。 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ITF)發起了要求釋放Masour Osanloo的活動。ITF的網站邀請瀏覽者一同連署,敦促內賈德總統採取行動,確保二人安全並立即釋放他們。 釋放Sohrab Rasaghi致力於報導有關被拘捕的公民社會活動者Sohrab Rasaghi的消息。此部落格發布了許多這位前大學教授的照片。以下介紹則節錄自前線(Front Line): Sohrab Razzaghi 博士因為他和平且合法的人權運動,被逮捕拘留至今。他最近寫了一份關於伊朗公民社會的報告。他將於2007年 11月 22-24日參加在愛爾蘭首都都柏林市所舉行的前線講台( Front Line Platform) 據 Sharfsasan指出 [Fa],三名學生運動者Majid Tavakoli、Ahmad Ghasaban和Ehsan Mansouri 持續被拘留,並遭到刑求。 身處危機的婦權運動者 Kamangir 報導: 在前所未有及未預期的發展下,女權運動者Delaram Ali在上訴法庭(appeals court)被判刑2年6個月以及10次鞭刑。Delaram 在此次示威活動中遭到痛打,被許多名警察在地上拖行,最後遭到逮捕(見上圖)。她的手臂在這場暴行中骨折。 Jomhour寫道 [Fa],伊朗政府幻想著藉由鞭刑女權運動者,便可以控制女性運動,但這樣的白日夢對高壓統治者來說,將轉成夢靨。這位部落客想知道,伊朗政府憑什麼稱自己是仁慈的政府!...

巴基斯坦緊急狀態:沒有新聞、沒有網路

  10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Musharraf)於11月3日宣布國家緊急狀態。根據新聞來源指出,這意謂著基本的公民權利遭到中止。所有的新聞頻道中止播送,行動電話訊號及網路連線也被封鎖。 在 All Things Pakistan有著熱烈的討論,這也給我們一瞥部落格圈對此事的反應為何。 「巴基斯坦政策部落格」陳述軍隊已控制了最高法院,包圍各大新聞台,以及拘捕或軟禁許多政治人物。這個部落格評論這份國家緊急狀態的宣告文。 在穆沙拉夫的緊急狀態宣言(下見全文)中,他認定自己是軍隊的領導人,不是總統,鑑於國家的暴力狀態急劇上升,遂執行戒嚴法。然 而,在文中嚴厲指責司法部升高暴力,且侵犯立法和執行機構的權責,陳述道:「某些司法部人員在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上,行使了超越立法和行政部門的職 權,藉此削弱政府和國家的決議,並稀釋政府控制這些威脅的效力。」 RedDiaryPk寫道這宣告所確認的是--現任政權的意圖以及軍事統治的結果。 穆沙拉夫將軍粗暴唐突違反憲法的攻擊司法部、媒體和巴基斯坦人民,將現在政權的獨裁性格帶到了聚光燈下。這也證實了巴基斯坦若不將軍隊從政治中移除,絕不可能進展到任何型式的民主。所有試圖和軍隊進入妥協或達成協議都只會阻礙為民主的奮鬥。 SAJA論壇在文章中張貼關於此事的評論,提及印度的電視台認為這已經超過了國家緊急狀態,這是宣告戒嚴法,因為國家的憲法失去效力。 Chapati Mystery 談到國家緊急狀態意謂什麼: 下一步?戒嚴法。更多爆炸。然後耗盡國家過去八年來所累積的資本。辛巴威,我們來了。除非美國和中國終於覺醒,做些實質上外交的 作為。這樣的狀態令人寒心。讓我們祈禱穆沙拉夫辭職離開政壇。最高法院宣布大選的日期、新政府解決俾路支省的問題、美國重新在阿富汗布署軍隊(以及維持軍 隊常駐)、巴基斯坦軍隊在城市和山間戰鬥。戰爭、混亂、不確定性。我高雅的讀者,這些,將會是最佳方案。還有一個更可能的選擇,是介於 2005年左右、羅伯·穆加比(Robert Gabriel Mugabe)領導的辛巴威,和1976年左右、甘地(Gandhi)領導的印度。我一定會被證明是錯的。 在 Metroblogging Lahore,Pickled Politics 和 Metroblogging Islamabad的評論,KO寫道這像是「回到專制獨裁」: 這有點是矛盾修飾。巴基斯坦過去八年由軍事獨裁者執政,但獨裁者保留了一些民主的裝飾,像是言論自由,反對勢力,不只在政治上,也包括了私人軍隊的歸屬(像是塔利班在全國四處漫遊),諸如此類 Ali Eteraz 在 Comment Is Free一文中分析緊急狀態的來龍去脈: 傳統上,臨時憲法命令是一道中止憲法的命令,中止包括立法及司法在內的基本權利,附以實施戒嚴法。穆拉沙夫的臨時憲法命令只消解 了司法(因為它踰越了權限,介入反恐戰爭),也保留議會的完整。縮限的臨時憲法命令,表示現況還不到戒嚴的程度;但也不能被理所當然地稱為緊急狀態,因為 這個狀態包含戒嚴的憲法臨時命令。這種居於中間的狀況被稱為「特殊緊急狀態」(emergency plus)。 是的,這是社會再次起身反對巴基斯坦言論管制(Society Against Internet Censorship in Pakistan )的時刻。Awab Alvi博士發起一個活動,藉由建議將自己寫作落格的權力由國際部落客代為行使。 我想這是全巴基斯坦部落客停止部落格寫作的時刻,要小心的是由於戒嚴法的實行已經生效,我們得小心行事 ﹣把我們的寫作權托付給國際記者及部落客來協助報導,因為戒嚴法,我們不能在這裡冒險寫作。 舉例來說,我把我的部落格交給言論自由行動者...

巴基斯坦:進入緊急狀態

  7 十一月 2007

今天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Musharaff)宣布國家的緊急狀態,部落客們忙著試圖掌握最新的政治發展。據報導前往杜拜探視親人的布托(Benazir Bhutto)已啟程返回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預期會在今日稍晚對人民發表說明。(這篇文章發布的時間是11月3號星期六晚間11點44分) 有見地的國際事務評論Informed Comment, Global Affairs 的 Manan Ahmed寫道: 這個舉動一點也不令人驚訝,考慮到巴基斯坦目前所捲入的混亂,從政治上:最高法院審議著「大選」的命運;到軍事上:部族/軍事衝突擴散到斯瓦特(Swat )和白夏瓦(Peshawar);以及意識型態上: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分離主義;還有國際上: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已決定她要的民主。 根據臨時憲法命令宣布國家緊急狀態,採取這樣的舉動是因為近來的恐怖攻擊、以及司法部釋放可疑恐怖份子、司法部疏失的缺漏以及國家軍隊及警察士氣低落。全文請參考這裡。 自由巴基斯坦部落格(Free Pakistan blogspot)上有段影像是關於該國最近的情勢,這裡的連結是關於軍隊入侵最高法院。 Metroblogging Karachi說明在巴斯斯坦,如何及何種時機宣告國家緊急狀態。 在binary-zero立即地報導全國的私人電視台報導遭到停止播送後,其中一些猜測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傳言,如今已獲得證實。 甚至是國家媒體,包括巴基斯坦電視網(PTV)確認此項消息,宣布穆夏拉夫將軍將在今晚對人民做出說明。 媒體和司法院已成為緊急命令的首要目標,幾乎所有主要的私人電視頻道仍遭到禁播,根據一家電視頻道的報導,軍隊己進入最高法院大樓。 原文作者:Kamla Bhatt 校對: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