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6

報導 關於 Media & Journalism 來自 十月, 2006

墨西哥:瓦哈卡城內的衝突與誤解

  30 十月 2006

原文鍊結:Violence and Misinformation Abound in Oaxac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譯:Fool Fitz校對:benorken 位於墨西哥南部,平靜的旅遊小鎮瓦哈卡,從五月下旬的教師罷工行動開始,在過去幾個月,此地成了政治的壓力鍋。而將這鍋蓋掀起的,是包圍整個城市的墨西哥聯邦警察,他們鎮壓了在Juarez大學和城市各地設置路障的抗議者與學生。 「路障」 by Mediocre  Mark in Mexico,一位瓦哈卡英語學校的主任,以他慣有的反左派刻薄語氣,嘲諷地報導日漸擴大的暴動。他寫道:「罷工的教師表決通過他們將在下週一,也就是10/30返回課堂。那將會是個很短的工作周,因為週四和週五是亡靈節。」 同一天中,中立派的新聞主播Ana Maria Salazar,在她的Blog上寫道,總統當選人Felipe Calderón「天殺地讓激進團體接管了瓦哈卡的廣播電台;他提供一個平穩的姿態,讓州內回歸平靜。總統Vicente Fox呼籲瓦哈卡的人民冷靜,共同尋求解決當地沖突的良方。因為『時間到了』」。Salazar也提醒讀者,APPO,也就是瓦哈卡人民議會,威脅如果不叫瓦哈卡州長Ulises Ruiz下台,便要破壞Felipe Calderón在12/1的就職典禮。 很少Blogger認為Fox總統「時間到了」的發言,是聯邦警察在一兩天后就會被派至此地的主因。促成聯邦武裝部隊的到達的原因,可能與情勢於星期五有三項重大進展相關。首先,憑藉著教師聯盟決定返回課堂,州長Ulises Ruiz Ortiz在Código 2006節目的採訪[西語] 中表示,聯邦警察會確實地介入這長達數月的抗爭,並在不流血的情況下回覆秩序。Ruiz Ortiz表示,那時聯邦警官將卸下武裝,並由人權觀察員和新聞工作者陪同。他也對政府僱用軍隊的說法做出回應,就如以下在Mark in Mexico中的回響: 當被問到某些反抗者指控政府以軍隊威脅他們,州長回應道,他的政府並不需要軍隊,因為「我的政府已經有警察了」。嗯嗯嗯…這可以解釋成兩種意義,他指的可能是,「我的政府不需要軍隊維持法治,因為警察會做」;他也可能是說,「我的政府不需要軍隊開著車四處殺人,因為警察會做。」 兩項更糟的進展緊接在Ruiz的訪問後發生。先是公民議會的市民電台報導一位名叫Emilio AlonsoFabián教師的死訊,她的遺體在城外1.5哩處被發現。同時,由Sameer Padania以證件證明美國獨立記者BradWill遭到鎮壓瓦哈卡公民議會的軍隊射殺。(Bradley Will的生平,可以在NYC Indymedia、The Narco News Buelletin和New Market Machines上找到。) 知名的左翼blog,El Sendero del Peje,從El Proceso那兒轉載了一些片段,敘述星期五氛圍: 當美國駐墨西哥大使Antonio O....

菲律賓:部落格反思

  27 十月 2006

GVO在地化計畫需要你!我們需要翻譯者(英–中,中–英)、校對者、網站維護者,不要再猶豫了,現在馬上拿起電話…然後放下…接著email到GVO-translators@googlegroups.com! 原文:Philippines: Reflections on blogging 作者:Mong Palatino 翻譯:Portnoy 校對: Solar Power(太陽能)在第一國立大學教新聞學,他讚揚部落格在民主化過程中能夠發揮的潛能,強調篩選網路資訊的重要性: 「這些發展可視為將權力賦予人民,讓他們能透過網路傳播訊息給全世界網路使用者。另一方面,這個情形也代表任何人都能上傳內容到網路上…網路上的資訊洪水不一定是好事,因為網路使用者也同時接收了錯誤、誤導,跟誇大,不可靠的資訊。」 他對部落客與記者之間關係的看法: 「必須要強調的是,不能將所有的部落格都當成記者的報導,同理,並非每個部落客都是記者…但無法避免的,部落客在自稱為記者之前,應該要先知道新聞的原則以及標準為何。」 Torn and Frayed in Manila 談到了為何部落格對菲律賓的政治影響那麼微弱: 「我想,部落格能發揮力量進入傳統政治掛帥的菲律賓式政治(或英國式政治)還要很長一段時間。前幾名的菲律賓政治部落格只接觸一小部份能使用英語的精英(而這又是選民中的一小部份),我懷疑他們能否宣稱自己對政治議題有任何影響力。許許多多極佳的菲律賓部落格已經且持續對菲律賓人的智識生活做出貢獻,但短期內我看不到部落格贏得菲律賓選舉的可能性。」 這篇文章引發了一條有意思的迴響,表示即使世界性的網路連結了,也不一定等於更多的政治參與: 「假設明天以後所有的菲律賓人都能上網,這能夠解決貧苦大眾對政治參與不足的問題嗎?不,因為其他社會與政治分割會阻礙集體的政治行動。例如英語作為這個媒介使用的主要語言–這對美國或是馬來西亞就不是問題了,在他們的情況中,網路能夠降低階級差、性別、以及族群差別,讓人們能使用網路,為了達成政治目標去合作、去動員。」 My Liberal Times指出了菲律賓政治人物不寫部落格的幾個理由: 1. 網際政治還未發展; 2. 政治文化不鼓勵寫部落格; 3. 政治討論高度私人化,而非議題取向; 4. 對政治人物來說,寫部落格非策略需要。 Peter Lavina提出另一個原因: 「或許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許多政治人物根本不知道怎麼寫作。他們用華而不實的英語談話,但是無法用簡單的方式把想法寫在紙上。」 A Nagueño in the Blogosphere 相信「大多數政客根本不知道部落格是什麼,也不瞭解部落格的巨大潛能。」 Far from Neutral 不同意My Liberal Times的部份論點: 「但政治人物不寫部落格的真正原因其實只有兩個字:信任。沒有人相信政治人物。人們怎能相信呢?我們花了好幾個世紀去學習不要相信當權者。你是搞政治的?我自動就不會相信你。職業政客並非為公眾服務,而是自我服務。」...

剛果布拉薩:殖民者應該被視為建國者嗎?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譯:Portnoy (總覺得這篇文章跟這件事有異曲同工之妙…)校對:TRUST 對我來說,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訴你:「我們被打到慘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們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則坐視我們的傷口血流乾。那麼,咱們謝謝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讀者 這週,法國-義大利探險家與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還有他的家人的遺物在阿爾及利亞被挖掘出來,並且重新安置在剛果共和國首都布拉薩一座花費數百萬打造的壯麗陵墓中,就連首都的名稱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國際主流媒體鮮少提及重新安靈這件事,他們的報導大多強調De Brazza的人道事蹟與反奴隸偉業。然而許多剛果人,包括其他法語系非洲國家的公民,都將De Brazza視為一個殖民者,並且對於布拉薩將他當成國父的決定非常震驚。對很多人來說,這起事件引發了複雜的歷史記憶、國家認同與主體建構等問題,尤其是在某些國家的根本存在還被同一批試圖主宰跟摧毀他們原本文化的外國勢力所掌握時。 法國剛果民主黨員組織發行的雜誌Mwinda Press針對De Brazza刊出了幾篇文章,激發了如疾風般橫掃的讀者回應。以下,我會翻譯Mwinda Press上對話的一部分,以及多哥人作家Kangni Alem部落格上的一些意見(法語)。 De Brazza是「慈善的」殖民者? 剛果政府跟其他支持建立陵墓計畫的人強調De Brazza跟其他歐洲的殖民者不同,他是個人道主義者與和平主義者,他對抗奴隸制度、為了捍衛非洲人的利益而奮鬥。許多人竭盡全力反駁這種歷史詮釋。 在Mwinda Press網站上,一位讀者Moi引用了www.Congo-site.com上Mbé皇室宮廷的立場,該法庭將國家主權以聲名狼籍的條款讓給了法國,而這條款是De Brazza跟不識字的國王協商之後的結果。 《跟某些「污衊」llo l與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之間友誼的歷史學者所說的相反,De Brazza並非為了主宰或殖民才來到我們的國家,而是為了人道理由、為了寬恕、正義、與平等。這才是皇室宮廷慶祝這起事件的原因,而也因此激勵了剛果的領導人Gabon與法國開始思考將這段歷史放入學校課程與文化組織中》,Ngailino,Mbé的皇室宮廷第一家臣這麼說。 Moi 懷疑: 他們是拿了多少錢才念出這些彷彿失去記憶的胡言亂語?…還有太多剛果人依舊準備好把父母賣掉,以換得一點錢(譯按:寡廉鮮恥之意)。真是可恥!Ngailino! 讀者dISSIDENT 提供了一個諷刺的角度來詮釋De Brazza的「利他行為」: 在他的旅途中,不管面臨多少惡意,他都不傷害任何人類一毫–他只傷害黑鬼!...

俄羅斯:新聞記者 Anne Politkovskaya 被謀殺

  8 十月 2006

標題:俄羅斯:新聞記者 Anne Politkovskaya 被謀殺作者:Veronica Khokhlova譯者:Ilya校對:PipperL關鍵字:Eastern & Central Europe, Russia, Weblog, Freedom of Speech, Finance, Governance, History, Human Rights, Humanitarian, Media, War & Conflict, Politics 一位因為對車臣(Chechnya)問題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政策的批判報導而著名的俄羅斯新聞記者 Anna Politkovskaya,週六在莫斯科被射殺身亡。俄羅斯語的當地部落格,充斥著猜測誰是謀殺案幕後黑手的聲浪。 Anton Nossik(LiveJournal 使用者 dolboeb, 或被稱為「俄羅斯網際網路大師」)雖然沒直接指名道姓,但已經將兇手指向(俄文)車臣的總理 Ramzan Kadyrov 。俄羅斯的 Yandex 部落格入口網站目前將這篇部落格文章列為俄國部落圈中最熱門文章的第三名:  謀殺 Politkovskaya:cui prodest 下令謀殺的那個人名字絕對是呼之慾出 – 只需要知道某些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就夠了。 我在這裡把它們列出來,訴諸公論也作為紀錄。 第一個事實:當車臣前總理 Sergei Abramov 緊密地調查車臣如何與在何處非法取得資金「重建(車臣)共和國」時,他不斷地遭受攻擊。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上次的車禍撞車事件是第五起的攻擊事件;並且幾乎是最成功的一次。Abramov 因此重傷,宣佈退出政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