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Sport 運動 來自 六月, 2006

更多有關足球的討論,與這就是奈及利亞

翻譯:Ahom Kuo 校對:Portnoy 足球的熱潮現在遍及全球,奈及利亞的部落客分享了他們的看法。 Aba Boy支持法國隊 (身為一個黑人移民)去支持昨天擊敗西班牙的法國隊是很理所當然的。昨天上場的隊員中有許多黑人球員,像是圖拉姆、加拉斯、阿比達爾、馬克萊萊、維埃拉、馬洛達、戈吾、亨利、維爾托德、還有原籍阿爾及利亞的齊丹等。 African Shirts支持迦納隊:我們仍然是迦納人(和一部分巴西人) Black Stars(迦納隊的別稱)成功地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但同時他們也經歷了長時間的進球荒。巴西則是很實際的,3-0的比分讓他們很滿意。肥胖的羅納度在被媒體口誅筆伐後爆發,而且他現在是世界杯歷史上進球最多的人了。加納很遺憾失去了埃辛,他本有機會對抗一下巴西頗具侵略性的中場,他自己也一定很遺憾。 Black Looks對迦納與巴西的對決做了總結:迦納維持了81分鐘的榮耀! 加納除了尊嚴,近乎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他們的每場比賽都看似可以以Appiah、Amoah、Pantsil和Mensah的精彩表現而贏得勝利,但結果總是失望的。除了有一次他們認真的坐下來想了一下戰術。埃辛的缺陣對比賽起了很大影響,裁判就像給小孩送黃色氣球一樣不停的給迦納人出黃牌,但我始終覺得,迦納隊是可以進球的,甚至可以贏得勝利。不管怎樣–我想我們能夠忍受輸給不那麼厲害的巴西隊,但是Gyan的切入實在太不切實際了,令人感到丟臉— 而Thinkers「man」- 他還在唱歌-得了一分然後站在旁邊將近89分鐘等待有人傳球給他 –  或許,如果他能多努力一點…..!但當時他不需要這麼作吧,我想。 Just Thinking Out Loud對迦納隊充滿了高度評價:人生….的確是不公平的! 我剛看完比賽,回到書桌前中(雖然我只看了下半場),我已無法想像還有別的什麼比這場比賽更令人痛苦的輸球方式了。這是一支每個人都覺得巴西隊會輕易碾過的球隊,但迦納從比賽的一開始就證明了他們不會讓這種情形就這樣發生。上半場比賽時,我透過即時通訊軟體從一個正在看比賽的朋友那來了解比賽的進展如何。他不停的告訴我加納踢得多麼多麼的漂亮!到了下半場,我到朋友家觀賽,驗證了他的說法。他說的再正確不過了,我是說迦納就是踢的那麼好!他們踢的比巴西好多了,而且是在埃辛缺席的情況下,他們的確踢了場好比賽。 Naijablog分享了Jide Adeniyi-Jones對奈及利亞的想法...

韓國:我們是最棒的!

伊朗:足球和政治

Fallosafah 告訴我們,幾天前一名足球雜誌的編輯在伊朗電視台說,足球上的勝利有助於政府的統治。這名編輯還補充說一旦巴西的球隊沒有取得勝利,他們的政府就將面對一堆麻煩。

阿根廷:可親愛的,這是世界杯

原文:Argentina: But Love, It's the World Cup作者:David Sasaki翻譯:gabriela校對:Portnoy(註:這篇文章是六月時發表的,但是由於非常有趣,所以還是譯給各位看看) 哈維爾,32歲,住在阿根廷的Entre Rios。他學的是新聞和社會傳播,但現在一家跨國公司作銷售。根據資料顯示,他喜歡音樂、攝影、交流和上網。他的博客Blogsphere文章語調通常是友善的。然而,當世界杯來臨的時候,我們目睹了一個類似母鳥保護鳥巢的深刻轉變。 一個星期五的下午,正當今年世界杯第一場比賽開始之前,他寫了篇名為「世界杯來了:致妻子的一封公開信」,我把文章翻譯在這裡了。不過,我不得不提醒讀者,他是以玩笑的口吻寫的。 離世界杯開幕只剩幾小時了,所以事先明確一些規則是非常重要的。 親愛的: 1)從6月9號到7月9號,為了我和你之間有共同語言,讀讀報紙的體育版。不然,別驚訝於我不給你時間。2)在世界杯期間,任何時候,毫無例外地,電視是我的。遙控器,你就別看了,更別想能碰它一下。3)如果我在看比賽時,你不得不從電視前經過,那麼,只要你爬過去並不讓我分心,就沒關係。4)比賽期間,我既聾又盲。別指望我能聽到你,開門,接電話,或者起床去管從二樓掉下來的孩子。我什麼都不會做。5)如果冰箱裡一直有啤酒,小吃豐富,你微笑面對來我家看球的朋友,那就最好了。作為感謝,我會讓你看早上6點到6點半的電視(當83個頻道中沒有任何比賽重播的時候)。6)如果當阿根廷失利的時候我看起來很氣憤,請別對我說「這並不太糟糕」或「下場比賽我們肯定會贏的」,你只會讓我更生氣。7)你可以坐下來和我一起看比賽,但只有在半場休息放廣告時才能跟我說話。但是,別濫用這個機會,我指的是一場比賽。8)比賽的重播很重要。我是否已經看過並不重要。我要再看,無數次。9)讓我們希望世界杯期間,沒有任何一個朋友要為孩子要洗禮,過生日,第一次交流,或者死去。因為: a)我不會去。b)我不會去。c)我不會去。d)我不會去。 10)如果有朋友約我週日去看球(多麼偉大的邀請啊),我們毫無疑問要去。11)晚間的比賽評論和比賽本身一樣重要。別想要對我說「你已經看過了,為什麼不換個頻道呢?」12)世界杯期間,我不洗澡或剃鬍子是有可能的,所以,我周圍的一切聞起來會像在熊的籠子裡一樣。記得你聞起來像魚的時候我可什麼也沒說。13)象牙海岸(科特迪瓦),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塞爾維亞和黑山(賽黑)不是像Gath&Chavez 或El Corte Inglés的服裝商店。他們是世界杯的參賽國,我對他們的比賽很感興趣,即使這是第一次你聽我說。14)讓我先告訴你Drogba不是一種新的興奮劑的名字[drogba在西語裡是藥物、毒品的意思];Tierry Henrry不是香水的名字;Wyne Roony不是Rintintin的所有人;Heinze不是番茄醬的牌子。當你聽到你不知道的名字或單詞時,我會解釋給你聽,只要你記在你的食譜書上,等比賽結束後60天再來問我。15)最後,少說類似「世界杯四年一次太好了」的話,因為我現在對愚蠢的話是免疫的。因為,接下來,還有錦標賽、美洲盃、春季聯賽、秋季聯賽、西班牙聯賽、El Catenaccio、英格蘭聯賽、解放者杯、20歲以下世錦賽、南美杯、17歲以下世錦賽,等等,等等。16)如果阿根廷成為冠軍,我將消失兩天,從而有足夠的時間和我的朋友一起慶祝。我回家後,仍然有30天的電視控制權,用來回味這榮耀成就的每一秒。如果阿根廷被淘汰了,你可以控制電視遙控器60天,讓我有足夠的時間來悲傷。(顯然,這是比賽之後,一旦阿根廷被淘汰了,我要堅持在這裡看比賽直到最弱的隊離開。)明白了嗎?Cappicci?Comprende? Isquiri voche Naniastka?我愛你,你的丈夫...

伊朗: 暴力,女警和足球

原文鍊結:Violence, Policewomen & Football 作者:Farid Pouya 翻譯:PipperL 校對:Portnoy 根據媒體及數個部落格的消息,六月12日(週一),在首都德黑蘭的一處廣場,伊朗警察在一群女性行動主義者的示威活動之後痛毆並逮捕了數十人,該 示威活動要求更多法律上的權利。幾個部落客報導了這個事件,並且為這場示威活動拍攝了照片。 圖片勝過千言萬語 Mansour Nasiri, 一位在德黑蘭的攝影部落客,拍攝了數張抗議者和女警的照片 (可由他們褐色的頭巾加以分辨)。這位部落格解釋這場集會的目的是要爭取女性平權。根據 Nasiri 所說,女性警官痛毆了許多女性的示威者。 這些女警(由她們褐色的頭巾和手上的警棍來辨別)出現在這張照片的左側。Nasiri 說,除了要求平等的權利之外,這些女性也呼籲廢止讓伊朗男人一次可以擁有四個老婆的重婚法律。 Kosoof ,另一個攝影部落客發布了 來自鎮壓和平抗議的好照片。這位部落客說: 「我感覺到非常….非常痛苦….不是為了你正看到的照片….而是為了我看到的,但沒有拍攝下來的」 我們是沒有人權的人類! Sharbighese...

俄羅斯:獨立日的調查

原文鏈接:Russia: Independence Day Survey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Sweet 校對:獨立日後,俄羅斯的LJ用戶與Radio Ekho Moskvy主持人Ksenia Larina, 對Ekho的調查結果感到大惑不解。 …… 對「蘇聯和今日俄羅斯,你選擇哪個地方居住?」這個問題,62%(!!!)的受調查者回答:蘇聯。這令我難以置信。無論我有多麼強烈的懷舊情緒,我有多憎恨普京總統,我都不會選擇重歸黑暗的道路。我不知道網絡投票的結果是否會不一樣,畢竟兩者受眾不同。同樣地,年輕人對蘇聯的錯誤看法也讓我驚詫。而我知道,那是因為從來沒有一個文件,一個能反映那個時代特點的電影說服他們做出相反的選擇…… 對 Larina上述言論的回響以下可見一斑: daisy_gorgeous: 這個比例既在我意料之中又出乎我意料。但是Ksenia, 過去是有它好的地方!有一天我和一個住在美國的朋友談話,他給了我一個數字證明這點。撇開濫用權力和要求每個人都一樣等不合理之處不談,社會主義這種構想還是滿有意義的…… larinax: 你知道,過去曾有種流浪者的漫畫形象,它畫的是憔悴的馬克思和列寧在街上乞討,而馬克思夢囈般告訴列寧:「但這仍然是個很棒的想法呵!」 …… elesin:我很奇怪結果為什麼不是95%。人們都希望自己只有二三十歲,而不是四五十歲。在蘇聯每個人都比自己實際年齡年輕。 LJ的用戶drugoi指出另有一個調查結果更讓人不能理解。(RUS) 由Yuri...

巴勒斯坦的一週:海灘上的悲劇

原文鏈接:This Week In Palestinian Blogs: Tragedy at The Beach 作者:Naseem Tarawnah 翻譯:lvoe 校稿:Portnoy 這周發生的悲劇和由此帶來的震撼緊緊地抓住了巴勒斯坦部落客的心。以色列對加薩走廊的襲擊導致婦女和兒童在內多名平民的死亡,因此有人稱這天為「血色星期五」。 當時巴勒斯坦人全家大小正在加薩的海灘上堆砌沙堡,享受家庭的歡樂,然而以色列的炮擊打破了這一天的寧靜。部落客和人權行動者Mona El-Farra,用一個在此事件中喪失了雙親和三個兄弟的小女孩的故事,清楚地描述了這個畫面。 Moi貼了一段從襲擊後的新聞報導中摘錄的影片,他難過至極地說: 「我無法讓她的聲音從我腦海中消失。當她開始意識到躺在她面前的父親已經死去,她的尖叫聲穿透我的身體和靈魂,『Yaaaaaaa'的意思是『爸——爸——』,但她父親已然不在。她的母親已然不在。她的兄弟姐妹也都不在了。」 視頻也打動了其他的巴勒斯坦部落客,Haitham Sabbah就是其中一個。他說:「看到這些以及巴勒斯坦電視台和Aljazeera上的報導時,我和妻子、我的孩子們,都忍不住哭了。」 和部落客Al-Falasteenyia 以及此刻正遠離家鄉的加薩居民Laila El-Haddad 一樣,Khaled Nazzal...

孟加拉語的部落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