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台塑越南鋼鐵廠造成大規模海洋汙染兩周年回顧

一位越南漁民在傳統的一人小船上。畫面截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放在Youtube的報導《越南,魚之死》。

本文由全球之聲中文化小組撰寫

在2016年4月6日至5月8日間,越南中部的海邊發現大量魚類死亡,這是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知在越南發生最大規模的海洋汙染。汙染事件至今已經兩年,因為此汙染事件上街頭的抗議者被捕入獄,當地人的生活被嚴重影響,但是今天,在台灣與越南有許多團體一起合作為他們爭取權益。

雖然越南政府指出此海洋汙染事件是因台塑河靜鋼鐵廠違法排放的毒物而引起,台塑也因此給越南政府五億美元的賠償金,但因為越南政府從未發布正式的調查報告,這個海洋汙染事件的影響範圍始終不明,即使到了今天,越南人民還是無法查詢到任何跟此海洋汙染事件有關的環境監測資料。

雖然越南政府宣稱賠償金已經發放給幾乎所有受害居民,但是許多居民表示尚未領取到任何賠償金,或領到的賠償金只是受損金額的一部分。

海中的魚逐漸回來,但是數量遠少於海洋汙染事件發生前,這些漁民的生計依然沒有起色,而因為缺乏環境監測資料,居民們也擔心捕到的魚是否安全可食。

被影響的越南中部數省居民因此持續抗爭,希望越南政府能解決他們對於環境污染以及食物安全的問題,但是這些居民的和平抗爭都被政府暴力鎮壓,根據一個台灣的團隊(包含環境運動者、學者、以及在台灣的越南人)的調查,有17位越南人在這段時間因為與台塑汙染案有關的原因被起訴,其中有至少6位主要是因為對台塑汙染案的抗爭而被起訴。

  1. 2017年12月,阮文化(Nguyen Van Hoa)被以「從事反國家宣傳」的罪名起訴,最後被判七年徒刑。他被起訴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他使用空拍機實況轉播一場當地漁民在台塑鋼鐵廠外的抗爭。
  2. 在這六位當中,被判最重的是2018年2月被判14年徒刑的黃德平(Hoang Duc Binh),他被以濫用公民自由致危害國家利益以及妨礙警察值勤的罪名起訴,然而他被起訴的真正原因是他的部落格當中有許多關於Nghe An省在此海洋汙染事件後的新聞。
  3. 阮南峰(Nguyen Nam Phong)是阮庭淑(Nguyen Dinh Thuc)神父的司機,他因為在警察試圖逮捕他車上的乘客時拒開車門而被起訴妨害警察值勤,他最後被判兩年徒刑。
  4. 陳黃福(Tran Hoang Phuc)是一位胡志明市法學院的學生,也是Youth Southeast Asian Leaders Initiative的一員,他也是被起訴「從事反國家宣傳」而被判六年徒刑。他被起訴的真正原因是協助此海洋汙染事件的受害者,並且計畫將一封有關台塑汙染案的信件交給2016年5月訪越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但是他在能遞出此信之前就被逮捕了。
  5. Bach Hong Quyen是一個部落客也是Vietnam Path Movement的一員,他被因違反公共秩序而起訴,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他在部落格裡放了關於此海洋汙染事件的文章,他在2017年4月協助組織一場和平抗爭後就被監視,2017年5月被公告通緝之後就一直潛藏。
  6. 蔡文勇(Thai Van Dung)是一個主張保護天主教徒權利者,他協助組織反台塑抗爭。因為他在2013年因為「從事顛覆越南共產黨政權」的罪名被判四年徒刑以及四年保護管束。這次因為他在抗爭之後潛逃違反保護管束而再度被全國通緝。

此外,協助受災居民請求賠償的天主教神父們也被稱為紅旗的越南共產黨周邊組織威脅。根據神父鄧友南(Dang Huu Nam)在Radio Free Asia的受訪內容,這個組織的目的是阻止天主教會對台塑鋼鐵廠進行抗爭並且協助越南共產黨擺脫「天主教敵人」。

目前,若是對越南政府處理此海洋汙染事件有批評、或是要求環境監測,都會被越南共產黨視為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然而,光是鎮壓異議者並不能解決越南的環境問題。

越南於2007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簡稱WTO)。越南共產黨政權一直努力於越南的經濟發展,其中一個重要項目就是吸引境外資金。然而,快速的經濟增長也帶來了對環境的負面影響,單單在2016年就有五十起環境汙染的報導。在這些被報導的案件當中,違法傾倒汙染物於水道是最大宗,而外資企業更佔了這些案件的60%,這些汙染對越南的漁民造成重大的影響。

越南的海岸線長達3,000公里,越南的水產業在全球市場也是前幾大,水產業出口大約佔越南總出口的百分之三,而越南總人口約有一成是從事與水產有關的工作。大部分的漁業社區都很貧困,這些水產販賣的收入占他們家戶總收入的四分之三。另外,越南人也吃大量的水產,越南人食物中的蛋白質約有一半都是水產。

因為違法排放有毒物質到海洋而造成越南史上最大規模海洋汙染事件的台塑越南河靜鋼鐵廠同時也是越南到目前為止最大筆的境外投資案。這家公司是台塑在2008年於越南成立的公司,2015年時加入了中鋼以及日本JFEe鋼鐵廠的投資。

這個鋼鐵廠在海洋汙染事件後一度中止運作,但在2017年中旬重新開始生產線的運作,並預計於今年(2018)要讓第二高爐開始投入生產。

然而,關於台塑鋼鐵廠的工安以及環保的問題一直冒出來。2017年5月,就在台塑鋼鐵廠因為海洋汙染事件封廠之後又第一次進行啟動試運轉時發生塵爆。另外,在2017年12月,台塑鋼鐵廠因為違法傾倒廢棄物(氰化物)被罰緩25,000美元

「我們台灣人民曾經有過這種痛,不應該再移植到越南去」

台灣政府近年來力推新南向政策,期望能與東南亞國家協會建立更好的合作關係,但台塑河靜鋼鐵廠的工安以及環境汙染事件讓台灣政府陷入尷尬的處境。

台灣政府在海洋汙染案發生後就表示願意讓相關研究單位前往調查,但卻被越南政府婉拒。除此之外,台灣政府並沒有更多行動來解決這件事或是預防類似事件再度發生,所以在台灣的越南人以及台灣的環境人權組織只能在台灣努力為受此汙染事件影響的越南人爭取權益。

他們要求台塑公開越南鋼鐵廠的環測資料並負起企業社會責任,但是台塑選擇忽略他們的訴求。他們也詢問中鋼關於汙染與賠償的問題,但是中鋼宣稱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因為越南的法院拒絕越南人民針對此汙染事件的起訴申請,越南人民希望台灣人能在台灣幫他們起訴台塑,然而因為此汙染事件是與登記於越南的台塑越南鋼鐵公司相關,無法在台灣起訴此公司。

來自越南的阮文雄神父在2016年與越南中部災區的幾位神父以及一些台灣的非政府組織成員前往歐洲,期望聯合國、歐盟、歐洲各國能關心因為台塑越南鋼鐵廠的引發的環境汙染以及越南政府諸多違反人權的舉措。他也到美國去拜訪願意協助受害者法律協助的團體,並到澳洲拜訪願意對災民提供醫療等協助的越南團體。

阮神父也與在台灣的越南學生、社會運動者、以及學者合作一起施壓台塑以及台灣政府處理環境汙染、後續賠償、社會企業責任等問題。

這些台灣的非政府組織曾在2016年12月要求立法院召開跟產業創新條例修法的公聽會,因為此條款中有關於鼓勵海外投資的條款卻缺乏監督機制。然而,當產業創新條例於2017年11月修法通過時,還是沒有加入監督條款,因此台灣政府依然還是對於台灣企業在海外投資造成的環境污染等問題沒有處罰調查的權限。

在2016年海洋汙染事件爆發而越南政府尚未公布汙染調查報告時,台塑從三十多家台灣以及跨國銀行又拿到35億美元的貸款,其中有兩家是國營銀行(台灣銀行以及土地銀行)。環境法律人協會要求國營銀行簽訂赤道原則(亦即審查投資案的環境及社會影響),但是被拒絕了。而在這三十多家參與聯貸的銀行中,有兩家銀行(國泰世華銀行玉山銀行)有簽署赤道原則,但還是貸款給台塑鋼鐵廠。

台灣人對工業發展所造成的環境污染並不陌生。環境法律人協會的張譽尹律師在2016年對台塑抗議時說:

美國的RCA公司[民國]59年到80年在台灣設廠,造成台灣的土地、地下水的污染,以及人民許許多多健康的損害,目前都還在台灣訴訟當中,這是台灣人民切身的痛,我們台灣人民曾經有過這種痛,不應該再移植到越南去。

Rachel Carson在她的《寂靜的春天》中寫道:

It is also an era dominated by industry, in which the right to make a dollar at whatever cost is seldom challenged.

這是一個被工業主宰的世紀,我們很少詢問為了賺一塊錢我們究竟損失了什麼。

今天,當越南人因為做出了「我要魚不要鋼鐵廠」的選擇而被逮捕、被威脅、被監禁時,有許多台灣人感到他們必須協助他們、讓他們的選擇被更多人聽到。

更多詳情請見全球之聲針對台塑越南鋼鐵廠的海洋汙染事件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