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15

報導 關於 FangLing 校對 來自 十月, 2015

緬甸的漫畫家必須跟人民站在一起

大體而言,對漫畫家最重要的就是他們的信念。漫畫家必須確定其創作反映出人們的真實生活。很多人常說漫畫家與新聞記者不能有立場,應該保持中立。然而,這是 錯的,他們更應該、且必須要有立場。這裡的立場並不是指偏見,如果一方是對另一方是錯,該站哪一邊?在壓迫者與被壓迫者之間,他們該為誰挺身?他們必須選擇立場。

一起為在墨西哥遇害的記者們伸張正義

超過五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作家、藝術工作者以及捍衛意見自由的人寫了一封給墨西哥總統恩里克·佩尼亞·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的公開信。根據部落格” Journalism in the Americas”,在信中,他們要求墨西哥政府對於魯本·埃斯皮諾薩(Rubén Espinosa)和其他記者們在該國遇害的事件給出一個解釋。

陸路?海路? 難民離開土耳其面對的艱困抉擇

阿米爾說:「因為戰爭,我們失去了工作、資源。」在土耳其,他曾嘗試要私底下去工地打工賺勞力錢,但是那邊環境太差,而且因為沒有工作許可,難民常常被雇主扣薪水。現在他根本不敢談論自己的未來。

透過電影The Fog of Srebrenica認識歐洲大屠殺的生還者

八月十七日,波士尼亞籍導演梅漢諾維在第21屆塞拉耶佛電影節於一間爆滿的影廳中發表他的作品:斯雷布雷尼察之霧(The Fog of Srebren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