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 對葉爾欽逝世的更多看法

上一篇文章反映了在俄羅斯部落格圈關於葉爾欽的生涯和死後的一些看法,本篇主要是反映以英文寫作的非俄羅斯觀察者的看法。

在莫斯科的Rubashov在Darkness at Noon寫道關於他的俄羅斯寄宿家庭所感到的悲痛

[…]我住的公寓裡情緒很沉重,就像我先前注意到的,我寄宿家庭的主人很顯然的還在舊有民主主義者的信念之中。他們曾和葉爾欽在 1991年8月一起到美國白宮,除了葉爾欽的一些瑕疵之外,他們至終信任他。我們才為紀念葉爾欽而舉杯,但明顯的一杯伏特加烈酒也不能撫平失去他的傷痛。 而有趣的是,當然,因為少數的俄羅斯人會對葉爾欽有如此高的敬意[…]

Rubashov張貼了一篇歌頌葉爾欽,強調這位前總統引發歧見的傳奇:

1991年8月,你向他們(蘇聯共黨)表明,國家需要對人民做出回應,而蘇聯共黨有可能被擊敗。你向他們(蘇聯共黨)表明民主值得爭取因為民主有可能獲勝(註1)。

1993年十月,你向他們(國會)表明有些時候是可以使用鐵拳去維護「民主」。但你教那有自己意識形態和權力的繼任者去維護什麼? (註2)

在1996年7月,你向他們(人民)表明要不計代價的贏得選舉,即使如此會導致選舉缺少你曾爭取的民主理念。因為若是回到共產主義,是令人恐懼難以想像的。所以,以民主之名,民主卻遭到破壞[…]

史恩的俄羅斯部落格(Sean’s Russia Blog)的Sean Guillory列出葉爾欽將會被永遠記得的事蹟。這裡是其中之一

[…] 葉爾欽將會被世人記得由於他向世界引薦普丁。事實上,普丁在於1999成為總理之前,還是個默默無聞的人物。普丁原本在俄羅斯寡頭政治圈被認為是能受他們 操控的官僚。但普丁並非如此,且今天的俄羅斯看起來是普丁致力於馴化寡頭政治。就這一點而言,今天的俄羅斯某種程度上還是在葉爾欽的掌握之下。

在一篇對Sean的文章的回應中,Rossijskaja Federazija的Heribert Schindler提供了對葉爾欽傳奇的德國觀點:

[…] 在德國,葉爾欽之所以被記得,很大部份的原因是一個特別的事件:西方集團軍隊的撤退,也就是二次大戰後俄羅斯在德國所遺留的軍隊。

此次撤軍行動是在軍事史上重要的一次軍隊和平轉移。雖然由於蘇聯在同一個時期瓦解而產生一些困難,但撤軍的行動還是按照計劃準時的進行到1994 […]

愛沙尼亞的Giustino在部落格Itching for Eestimaa上讚揚葉爾欽終止蘇聯對波羅的海國家的占領:

[…]但在波羅的海問題之上,葉爾欽睿智的體認以及修正史達林在1940占波羅的海國家的錯誤,然後將俄羅斯斯軍隊撤出這些對其不造成威脅的國家。他可能曾是一個在外交場合出糗的可笑醉漢,但就波羅的海國家來看,他沒讓國家主義者的驕傲介入最終能使俄羅斯受益的正確決策。

據beatroot所說,許多波蘭人也傾向對葉爾欽有正面的回憶。這裡是其理由:

[…] 葉爾欽,第一位俄羅斯民選總統,於1999年除夕宣布退休時,並沒有多少人民支持他。一般俄羅斯民眾厭惡且鄙視他。在國際間,他像是個笑話,搖搖晃晃的醉漢形象在全球散播開來以及因為飲酒過量酒醉而不能出席與他國領袖的會談。

然而,對波蘭人而言,大多數則鄉愁似的回顧葉爾欽執政的年代。他終究還是終結共產主義的人。而且,這些人大概樂於見到俄羅斯國勢日漸式微的事實,這樣一來,對新的前共產國家波蘭的威脅會減少。

沉思者在俄羅斯沉思寫道,關於莫斯科在葉爾欽第二個總統任期之初:

[…]如果你可以記得1997選後的莫斯科,你不在這[…]

(譯注:根據沈思者的文章,1996年大選結束葉爾欽連任後,1997年初,這位民主的奠基者實在是太受大家熱愛了,他的聲望達到悲慘地一位數的水 準,於是讓他簽署了浮士德般的協定與,尤其是 Khordokhovsky以及超級自由的民主黨人、暱稱是「成噸現金」的 Anatoly “tons of cash” Chubais。當經濟很有效地被抵押、完全是什麼也沒有,1997年7月3日變成了對葉爾欽夫人來說是一場夢靨,當其它的我們還有另外十三個月來搞爛我 們的肝、後悔之前賣掉的失敗。如果你還記得大選過後1997年的莫斯科,你一定不在這兒。)

Copydude寫道,葉爾欽時代也終結了俄羅斯的新娘產業:

葉爾欽執政之下,不僅領導資金外移,也領導俄羅斯女性外移。90年代末期是俄羅斯新娘外移的全盛時期,每年都以倍數成長。如果俄羅斯的資金都在國外洗錢,那麼就留不住太多的俄羅斯女孩待在家。

Nosemonkey/Europhobia貼了二段葉爾欽自得其樂的影片,他寫道

[…]對,葉爾欽對俄羅斯斯而言是個完美的領導人:醉漢、有點笨、高度不確定性、極度危險、非常不可能有好結果。就跟俄羅斯本身是一樣的。[…]

對Publius Pundit的Robert Mayer而言,葉爾欽的死,似乎和他沒什麼關係。不過他還是寫了關於這個人:

[…]我們只能猜想人們回憶起他的時候會想到什麼什麼。我想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伏特加酒,不過那是因為他並沒有對我造成什麼影響[…]

Near|Abroad張貼一篇理解性綜述關於媒體與部落格對葉爾欽逝世的回應。Robert Amsterdam總結的說:許多報社的編輯己經把訃聞和回應放在抽屜的最上層。而Eternal Remon引述了三篇今天寄到CNN的電子郵件。

註1及註2,請參閱維基中文百科中,葉爾欽條目下的蘇聯解體及黑色十月的部份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