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肯亞:媒體法案受到公眾反對

上星期,肯亞多個媒體及人權組織抗議該國議會所通過的爭議性媒體法案,這法案正等著總統姆瓦伊.基巴基(Mwai Kibaki)簽署正式成為肯亞法律。肯亞部落客們對該法案做出分析,紀錄了抗議該法案的示威遊行,並張貼在首都奈洛比(Nairobi)遊行的照片。

其中一項引起激烈反對的條款,是要求新聞編輯在報導中揭露當事人的身份:「如果報導中包含匿名的當事人,而其言論引發法律爭議,則編輯有義務揭露該當事人身份以供法律追溯。」

Richard Mbuthia認為這媒體法案「十分黑暗」

這媒體法案「十分黑暗」,其中有幾項條款侵犯了我們的基本自由。有一條強迫記者當報導引發司法訴訟時,必須洩漏他們線民的身份。 新聞的宗旨是為了提供人們必要訊息,以促進自由和自治。為了實踐這個理想,真實以及誠信是新聞的首要義務。 這意味著,其中沒有任何事物介入的餘地。那有害的法案聲稱,記者將被要求洩漏消息來源的真實身份,以作為呈堂證供;在我看來,這簡直要媒體自廢武功。無論 平面或電子媒體,線民都是記者的生命泉源,誰會希望他們讓線民的身份暴露在公眾面前,並因為報導的準確無誤而被告上法庭呢?這是否意味著,「深喉嚨」的時 代已不復返?

Kenyan Pundit在「議員們持續著無法無天的戲碼」中寫道:

此具爭議性的媒體法案通過時,竟僅有27位議員出席,而肯亞的國會共有超過200位議員;這甚至少於法定所需的人數。我們很想知道這是哪門子的合法。

Assidous希望那27名議員的名字能昭告天下

我們需要知道當天出席的27位議員名字,我們選民就可以告訴他們,誰才是真正擁有立法權的人!

肯亞法律學會(LSK)計畫,如果這法案通過,就要告上法庭

LSK在此發誓,如果總統贊成這媒體法案,就將訴諸公堂。我很好奇,他們是怎麼在遠低於法定人數的情況下,成功地通過該法案?而在法案通過後,議員們現在又卯起來批評它?肯亞政客 = 無能。

Mental Acrobatics與Rebecca Wanjiku參與群眾遊行,Mental Acrobatics紀錄了上週在奈洛比的示威

星期三下午,我到國會外參加了場和平示威,為的是向議員們遞交陳情書,抗議由國會通過、目前正等待總統簽署的媒體法案,以及腐敗、失德、違法,收受「紅包」犒賞自己的肯亞立法者。

Rebecca Wanjiru則寫了另一場,在奈洛比由記者們發起的沉默遊行

肯亞的媒體工作者多半穿著黑色服飾,並掩口穿越奈洛比的街道,抗議那媒體法案。 所有媒體公司的每一位記者都出席了早上的遊行,他們都帶上了吃飯的傢伙。Julie Gichuru在國家法律辦公室閱讀請願書。國會大門深鎖,記者們只能在外頭發表言論。 當大眾指責媒體的自私時,我認為他們是對的。只要到google搜尋關於媒體法案的消息,就能得到越來越多條目,而媒體則以靜默抗議向政府表明立場。當然,媒體也會到場去報導他們自己。

這是在肯亞史上,新聞工作者第一次為了自己關切的事而走上街頭

這是唯一一次,我們光看場上人數,就可以知道肯亞總共有多少新聞工作者。現在,我們有了共同的目標,這是歷史性的一刻,過去從未有站上街頭的新聞人。今天,編輯、文字記者、攝影記者,全都站在這裡…

Kumekucha分析了此法案的政治意涵

實情是,即使基巴基一派似乎想要在這最後關頭打退堂鼓,巨大而無法彌補的傷害卻已然造成。我本身認識半打之前投票給基巴基的選民,他們的支持都已經因為這個愚蠢的法案而煙消雲散;可想而知,全國上下都有這樣的人。 許多選民自問,基巴基政府究竟想隱藏什麼,才要在選舉前冒然推動媒體法令? 根據昨天交通部長Mutahi Kagwe疲倦且緊張地在報導中回答有關此爭議法案的問題,我大膽推測,他之所以會煩躁,是因為他曾建議反對此法案,卻被忽視,最後他也跟著其他人去推動它。當其他人反對,而最後你證明自己正確時,你就會真的發火。

但Dan Teng'o提出反面意見,他認為政府之所以擬定這項法案,是由於「媒體在自律及承擔義務上,顯然缺少了明確而適當的準則。」據Dan表示,肯亞媒體委員會根本沒有盡到守護公眾的職責

就目前為止,志願性質的肯亞媒體委員會,是擁護媒體自律的先鋒,以及媒體與記者的強力守護者。但,它也應該考慮對於公眾的義務。這個成立沒多久的委員會,在保護媒體組織的熱忱上,遠高於追求自律及報導公眾關心的事情。 這個為規範媒體而生的委員會,除了讓媒體自保之外,並未得到太多民眾的擁護。根據該委員會的網站,媒體委員會的成員有:媒體業者協會、肯亞記者協會(已退出)、編輯公會、肯亞特派記者協會、媒體相關非政府組織、訓練體系、公共媒體及非主流報紙。 奇怪的是,尋常百姓的利害關係,跟媒體與政府之間的言論自由之爭息息相關,但他們沒有意識到該委員會的存在。媒體委員會應當獨立於媒體組織的霸權之外,並在組織結構上,將公眾、記者和媒體老闆的利害關係清楚劃分並區隔開來。

可見該法案是某種政治籌碼

尚待總統同意的媒體法案,看來到時會轉變為一場無法估計的風暴;而信任媒體的善良百姓們,則盡可能地打聽政治籌碼的消息。

例如在昨天的報紙中,社論也全都跟媒體法案有關,並舉出基巴基不該同意上述法案的原因。其中一個甚至稱他為「媒體自由之子」,提醒基巴基,他在九零年代早期,在蒙巴薩(Mombasa)曾於假日參與一場記者會,回到奈洛比後便成了民主黨黨主席!如假包換!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