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新加坡:器官買賣合法化?

最近新加坡引發熱烈討論的重要議題:政府該不該讓器官買賣合法化?這項爭議始於6月間新加坡境內兩名印尼年輕人企圖將腎臟賣給一名富商而遭逮捕監禁。新加坡人體器官移植法明文禁止買賣器官或血液。

部落格 mr wang says so 直指這個爭議的關鍵還是道德問題:

最主要的道德問題在於,人體器官買賣可能演變成對窮人與社會弱勢族群的剝削,因為他們在作決定時並不會獲知充分的訊息。

新加坡腎衰竭發生率居全球第五,據媒體報導,新加坡至少有3,500名腎衰竭病患,其中有600名末期腎衰竭病人等待腎臟移植,但他們至少得等上九年才可能獲得往生者捐贈的腎臟。

Blinkymummy 支持器官買賣合法化:

個人認為,如果有一套嚴謹的架構來規範器官移植,就沒有理由禁止器官買賣。為什麼要因為病人的家人或朋友之間沒有配對成功的腎臟,就讓等待移植的病人死去?
為買賣雙方的最高利益著想,兩方都應完整告知可能發生的風險,最適合扮演仲裁的就是政府,因為政府效率高,而且能有效篩選器官移植必要與否。

但讀者有不一樣的看法:

政府真的最適合扮演仲裁角色嗎?在理想化的國家中,的確如此,但是沒有一個國家這麼理想,我不認為讓政府扮演仲裁角色很安全。
在器官買賣中,窮人沒有機會讓自己享受更好的人生,只有眼前這個機會能解救家人脫離貧窮,我不認為政府有足夠的道德能力來扮演仲裁的角色。

Singapore Law Watch 的Jennifer Yeo 與 Madan Mohan 發文表示器官買賣有其優點:

不管是否涉及買賣行為,器官移植都能為雙方帶來更好的生活,因為兩邊都別無他法來解決健康或貧窮問題,如果政府—及利他主義者—不能幫助窮人渡過難關,就不應該在他們眼前設下更多障礙。
新加坡可以為國際社會樹立器官買賣的典範,新加坡有完整的制度來輔助這樣的交易行為。
首先要設立腎臟註冊單位,讓捐贈者與受惠者登記配對,尋找適合的腎臟,並避免脅迫、限制人身自由或剝削的情況發生。慈善機構或是獨立行政單位可以負責移植 與相關業務,如「充分告知並取得同意」、保護捐贈人與捐贈器官的身分、捐贈條件設定、醫療費用、保險、補償措施、捐贈者與其家人利益或是其他移植後各種問 題。

作者的提議獲多位政府官員迴響,這些官員暗示,最近正在推動未來器官買賣合法化的幾項步驟,Carpe Diem – Seize the day 同樣表達支持

新加坡可以率先投入器官買賣系統的研究與推行,允許器官買賣,讓個人需求與社會道德標準取得平衡。

但是新加坡醫療協會反對器官買賣,Angry Doctor 質疑協會立場:

Angry Doc 尊重每位醫生個人的道德觀,而身為執業醫師,我們依據倫理準則選擇是否執行特定類型的手術,為了病人的權利著想,一旦牽涉到醫療議題,醫生應該透過教育、提供資訊積極參與,而不應該用道德是醫生的一部份當作藉口推卸責任。

Catholic bloggers 反對器官買賣,A quiet moment 為文闡釋Catholic bloggers 觀點:

器官捐贈的確可以拯救生命,但誰該犧牲?有人會遭到拐騙、脅迫、遊說、鼓勵等等,甚至可能遭到殺害,只為了摘取器官給受惠者。
「捐贈者是否擁有足夠資訊,了解器官移植手術後的生活將會如何,他們可能後半生都活在後悔中,飽受絕望與器官移植後的常見疾病折磨。」

Sze Zeng 痛批將生命商業化的觀點:

在器官買賣中,「器官捐贈者」一詞相當矛盾,沒有補償,而是酬勞,沒有捐贈者,只有簡單的賣方,這樣的關係不帶有任何利他主義的想法,而是純粹的商業交易;讓器官買賣合法化的想法,只是現實中所有層面都已廣泛商業化的延伸而已。

Javert's World 警告器官交易意味著「有錢人得以生存,窮人即將絕種」,另外一名部落客則指出,器官交易合法化並不會減少黑市的腎臟交易。

政府是否應該核准器官買賣合法化,並建立一個包含標準運作流程的系統?沒有證據證明黑市交易將完全絕跡,就像銀行到處都有,但是高利貸還是無所不在,或是合法賭場周邊還是有地下賭場。

但是 CTW 解釋

用某些方法來管控器官買賣,將可預防仲介剝削可能捐贈者,我不是說立法這事很簡單,而是新加坡政府向來善於堵住法律漏洞。

Anders Brink 則警告通過器官買賣合法化,將造成新加坡周邊窮國的剝削:

這是哪門子法律?新加坡怎麼可以立法剝削鄰國窮人?我們到底對鄰國發出怎樣的訊息?基本上新加坡很富裕,鄰國很窮,如果站在富國的立場,通過剝削法主宰鄰國,請反思有朝一日新加坡落魄的時候,希望受到怎樣的對待?

伊朗是爭論中最常提起的國家,因為伊朗是全球唯一核准販賣腎臟的國家(伊朗人稱之為「器官分享」)

部落格中mr wang say 的讀者回應強調一個重點如下:

我想我們忽略了一個更大的議題,那就是慢性疾病國民的全體照護,包括腎衰竭病患。
健康狀況不佳的腎衰竭病患,大部分來自社經地位弱勢的族群,他們通常有高血壓或糖尿病,卻負擔不起必要的特別醫療照護,延誤抑制併發症發生的關鍵,結果,病患較預期提早發展為腎衰竭,必須洗腎。
我們究竟應該如何避免整件事情發生?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預防總是勝於治療,腎臟移植限制很多,而且非常昂貴,話說回來,預防同樣所費不貲。
那麼,真正的問題是,政府打算投入多少資金,為需要醫療照護卻無法負擔的病患,提供更經濟的醫療照護。與其他預算相比,像是國防預算,我們國家的醫療預算,數字並不很大。

想進一步了解全球器官買賣(或是「器官移植旅遊」,即以旅遊之名到貧窮國家做器官移植手術)的詳細研究報告,世界衛生組織有相當豐富的資料

校對:Noheard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