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朗:部落客的電台

Radio Zamaneh(波斯文名:رادیو زمانه)是個設址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波斯文廣播電台,「Zamaneh」在波斯文意為「時間」,這個獨立廣播電台很有意思,在荷蘭登記為非營利組織,總部與錄音室位在阿姆斯特丹,計畫統籌單位為荷蘭非政府組織Press Now。電台約在兩年前成立,自稱是「部落客的廣播電台」。

Kamran Ashtary是部落客、攝影師與電台溝通與發展部主任,她與我們分享經營電台的挑戰、希望、成就與伊朗公民媒體概念。

RZ自稱是部落客的廣播電台,為何以此訴求?RZ對部落客有何影響力?

由於許多報紙不斷遭到騷擾與關閉,很多伊朗記者轉向部落格進行溝通,多數RZ的參與者過去與現在都是部落客,RZ的經營者Mehdi Jami尚未加入電台時,便已開始寫部落格。

RZ以公民新聞做為媒體方針,與部落客聯繫再自然也不過,自2006年8月成立以來,我們不斷在網站及節目中推廣部落格,許多部落客也參與電台發展。

RZ在許多方面皆與部落客緊密相連,部落格輪播區塊即為一例,電台希望創造雙向溝通,這也正是部落格的特性,故我們的網站也像是部落格社群,每位固定參與者都有自己的頁面/部落格,讀者也能在上面留言。

伊朗境外有好幾個新聞網站在報導伊朗部落格,例如德國之聲波斯文網站,RZ看待部落格的視野與他們有何不同?

我們不只報導部落客,我們本身就是部落客,也用友善、非正式、與眾不同、個人化、多元等部落格模式運作,部落格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我們討論與引用的都是部落格,在我們眼中,部落格是人們談論政治與社會議題的資訊來源,部落格推廣伊朗青年文化,我們也努力讓部落格的非正式特質成為媒體模式,RZ源自部落格,也受部落格啟發,這和其他媒體只是報導部落格大不相同。

伊朗部落客對RZ有何看法?是合作抑或批評?

若使用Technorati搜尋,連結到RZ網站總數超過三萬。

居住在加拿大的伊朗部落客Arash KamangirDidish報告中,研究伊朗網站連結至其他網站的情況,RZ時常高居榜首,顯示許多部落客都對RZ感興趣,許多人都與我們以各種方式合作,當然也有些批評,但部落客並未疏忽我們刊登的內容。

我們歡迎合作與指教,有一位參與者認為,RZ應該與更多取笑我們的人合作。

RZ樂見各種批評,甚至贊助一項以評論RZ網站為主題的比賽,這項經驗幫助我們發掘更多合作對象,RZ長期刊登多元意見。

RZ在首頁上有一群部落客,有些批評RZ只列出「政治正確」的部落格,毫無反對伊朗政府的部落格,你對此有何回應?

哈佛大學柏克曼中心指出,伊朗有超過六萬個部落格持續更新,我們顯然無法放上每一個連結。

RZ不會因政治傾向而決定部落客的好壞,我們在努力維持獨立的同時,也連結至具強烈政治意見的部落格,包括支持或反對政府者,我們閱讀眾多部落格,不會將名單侷限在特定團體之中,換言之,RZ盡量不連結到有強烈政治或極端色彩的部落格。

有些新聞網站害怕給公民媒體太多聲音,覺得它們可靠性不足,你有何看法?

要放棄控制權很難,所幸RZ多數人也是部落客,所以能看見一體兩面,我們從部落格汲取的是觀點,而非新聞,任何來自部落格的新聞都需經過其他消息來源檢驗,部落格或許是新聞報導的起點,但我們並非以它們做為消息來源;另一方面,我們也嘗試提供公民記者訓練及合作機會,讓他們能傳遞可靠消息,RZ正在製作特別的公民新聞訓練網站,供我們的參與者及登記用戶使用。

伊朗境外有許多波斯文網站以政治為主題,如德國之聲或Gozarr等,他們都有部落格區塊,反觀伊朗境內主流媒體卻少見部落格,為何有此差異?

伊朗國內媒體希望對民眾閱讀素材控制較多,他們不習慣呈現無法掌控的觀點,持平而論,西方新聞網站接納部落客的步伐也很慢,新聞組織一般不會連結至其他競爭的資訊來源。

RZ對伊朗媒體最大價值何在?

RZ證明能夠呈現伊朗新聞的獨立觀點,提供過去聽不見的聲音,關注伊朗的邊緣團體,如作家、遜尼派、女性、部落客、亞美尼亞人、祅教徒及其他種族與宗教少數族群,RZ重刊、重視與連結伊朗國內批評政局的網路文章,這些聲音長期受伊朗國內媒體忽視。

我們亦有節目挑戰伊朗社會禁忌,例如兩性關係與性愛等,有時則挑戰官方對政治與新聞的詮釋,有時則挑戰伊朗國內外許多人的教條思想。

電台最大挑戰為何?

若我們希望保持領先並留住讀者,就必須與他們保持溝通,必須有開放的溝通管道,我們得鼓勵讀者與聽眾參與,我們得隨時傾聽,必須時時求新求變,學會嚴格自我批判,也要努力維持公正獨立。

很多人希望我們表明支持或反對伊朗政府,但我們不管個人信念為何,都努力保持獨立性。

另一項挑戰在於如何永續經營,我們相信伊朗若要出現永續公民社會,就必須擁有永續的民主媒體。

RZ如何處理網路過濾問題?

這是場貓捉老鼠的遊戲,我們得不斷找新的地洞藏匿,光是網域名稱就換了五次!我們每天寄送通訊,給那些想閱讀RZ卻苦無直接管道的讀者,我們無法保證能逃過網路過濾,很多頁面遭到封鎖,但儘管如此,網站超過六成讀者仍來自伊朗。

有時文章可能來自地方部落客,部落客來自首都德黑蘭或伊朗其他地區有什麼差別嗎?

許多居住在首都以外的人,常會感到受孤立或忽略,對許多人而言,德黑蘭就是伊朗的全部,德黑蘭很重要,但我們不會忽視在庫德斯坦(Kurdistan)、呼羅珊(Khorasan)、亞塞拜疆(Azarbayjan)、胡齊斯坦(Khuzistan)、法爾斯(Fars)等地的城市,我們希望能包羅萬象,給他們發聲管道、支持與信心。

我們有個節目專門尋找優秀地方部落格,藉引述文章或訪問來宣傳,雖然我們時間有限,對各地報導幅度可能不及主要城市,但我們永遠歡迎來自伊朗各地方投稿。

校對:abstract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