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政府補助僑民離開

日本厚生勞働省最近推出一項方案,補助失業的日系人(具 他國國籍或居留權的日本僑民)返回母國,但引發爭議。日本政府願每人贊助30萬日圓(約3000美元),每多一位家屬增加20萬日圓,政府將為他們購買機 票,餘額則等他們返國後再以美元方式匯至帳戶,代價是他們在「一定期間內」,不得再以「日系人」身分入境日本,官員並未說明期限長短,另還有眾多原因讓民 眾對此大加撻伐。

許多日本部落客皆以「遣散費」一詞描述此事,Harem Journal部落格的Kaoru Domoto讀到《紐約時報》報導後表示:

讀畢《紐約時報》報導後,我搜尋日文文章,意外發現「歸國支援金」一詞,英文報導完全沒提到「支援」一詞,畢竟這可不是「支援」,而是「遣散費」。

Debito Arudou進一步稱之為「遣返賄款」:

這項方案只適用於「日系人」,其他非日裔外籍勞工並不適用,當初發放「返國者簽證」就是基於種族主義,最後當然會失敗。

[…]

請勿將外國人視為有毒廢棄物,把他們送往海外讓他國處置,也別用種族主義心態試圖幫社會「去毒」,卻讓我們落入如此處境,這是日本政府當初忽視移民及社會融入問題,最後咎由自取,所以政府現在當然要處理,無論這些非日籍居民背景為何,都要幫助他們在日本落地生根。

Lenzabile贊同濱松市市長的言論,認為這種批評既務實又具說服力,市長認為:「我們要共同思考擬定辦法,例如這些人若償還支援金後,即可再度前來日本」,Lenzabile擔心:

在少子化與高齡化時代,移民當然是重要議題,但若過度簡化各項問題間的關聯,只比較「是否該積極開放移民?」的優缺點,只會導致不必要的衝擊,也無助於解決眼前懸而未決的問題,例如協助「日系人」、他們的福利、政府財政、如何幫助希望返國者等。

地方縣市與Hello Work Offices就業中心都為此方案舉辦說明會,Libertad出席在名古屋的活動:

豐田市與豐橋市各有400人參加,但名古屋這一場卻只有170人,我在17日出席名古屋的說明會,舉辦地點「世紀廳」通常拿來舉 行演唱會,現場氣氛卻一片低迷猶如守靈,巴西人向來性格熱情,但現場卻沉默陰鬱,對於厚生勞働省官員搭配口譯員的單方面說明,聽眾都沒什麼反應,大廳接待 處旁有許多巴西口譯員,他們站在旁邊無事可做的景象令我印象深刻。

名古屋的Ja Fui Gata並不滿意方案內容,也認為情況令人憂心:

我覺得這項計畫像是特洛伊木馬,顯然日本政府希望擺脫這些「日系人」,遺忘百年來在日本遭逢危機時,巴西收容許多日本人,例如最 初的781人(註),許多人處境淒涼,雖然明知在此危機時刻,日本政府已採取行動提供幫助,我仍不禁以質疑眼光看待這項方案,可憐的巴西人在日本究竟做錯 什麼事,必須遭人拒於門外?

註:關於Ja Fui Gata提到日裔巴西人歷史,請回顧全球之聲先前報導:Japan, Brazil: A centenary of Japanese Immigration to Brazil

歧阜縣居民Kurati認為,「日本再也不會成為移工天堂」,他表示返鄉只是其中一個選項

有些人若瀕臨赤貧,就應該接受政府協助離開,有些人若還撐得下住,就應該學著調適,面對新的社會垷實,我常聽到巴西人在公家單位 抱怨生活,但全世界每個人處境都很辛苦,企業選擇希望聘雇的員工,就算在巴西,哪間公司會聘請幾乎不懂葡萄牙語的人?日本也一樣,又不是過去經濟景氣較好 時,企業就會專門聘一個人來轉把手,如今日本景氣低迷,但至少手邊還有現金,能夠用來修補這個國家。

本文由全球之聲作者Paula Góes協助完成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