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 石油、大選和貧富不均的問題?

5月15日星期五,巴西國會針對最大的國營事業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進行相關調查,該公司同時也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石油公司。此舉是由 在野黨社會民主黨(PSDB)所主導。該黨成立所謂的國會調查委員會(CPI為葡萄牙文的簡稱),對該公司的疑似不當行為進行深入調查。

同時,星期五當天,巴西總統魯拉(Lula da Silva)前往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印度和中國(而中國為巴西最大的石油貿易夥伴,將貸款100億美元給巴西),展開為期九天的訪外行程,吸引這些國家針對鹽層鑽油專案計畫(pre-salt)來投資巴西石油公司進行協商。

對於該公司經營合法性的適當與否,某些部落客對於國會議員所發起的調查相當贊成。然而,也有些人認為那只是政治議題,是意圖操作破壞巴西石油公司長久以來的形象,如此來得到大眾支持,達到將巴西石油公司完全民營化的目的。

Lukas在他個人的部落格Casa do Noca [葡文]上, 提醒我們說,就是同一個社會民主黨,試著將巴西石油公司民營化,慢慢地改變該公司與國家的關連性,甚至要將Petrobras改名為Petrobrax。如同在Lukas部落格上的標題: Petrobrax 來臨了嗎?

成立該調查委員會真的是極度愚蠢。 我並不相信他們有這樣的膽識。但過去的記憶與經驗總有幫助。而且我還記得: 是社會民主黨成立並通過國會調查委員會的,把巴西的資產送給別人的也是同個社會民主黨。
不只這樣,社會民主黨還制定了名為9.478的新法(1977年石化工業條例),該法阻礙了巴西石油公司的行政作業,導致巨額的虧損。但它仍拯救了”國家利益”。
還有,這隻專業的巨嘴鳥(社會民主黨的黨徽)先前意圖成立Petrobrax[…]
該黨為了某些利益,允許不負責任地委外工作(譯按:某些技術層面相當專業的工作),導致工安意外傷亡頻傳,破壞環境,甚至發生鑚油平台下陷的事件。

André Alemão點出了事實,在1953年由前巴西總統Getúlio Vargas任內所實施的壟斷法,巴西石油公司其實是百分百的國營事業。 自從1977年,由社會民主黨的前巴西總統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實施”石化工業條例”,開放巴西石油公司可由民間財團認股,政府持股比例則下降至55%。魯拉政府正推行”調整性里程碑 (regulatory milestone)”法案,對鑽油專案計畫(pre-salt)區域的石油探勘訂定規則。他在部落格“Evaldo Lima”[葡文]上提及,其實根本不需要國會調查委員會,因為巴西石油公司的總裁Sergio Gabrielli早已宣稱,願意在國會面前向大眾公開澄清該公司的狀況。

然而反對這件調查案沒有任何利益是顯而易見的,因為就算有,他們大可等待公眾的審議,但社會民主黨利用大多數的國會議員缺席時,成立國會調查委員會。那是完完全全的反共和黨的態度。我們絕對支持徹底調查所有不正當活動的指控。
然而,我們無法接受此事在政治選舉的舞台上,成為媒體的操弄,而動搖巴西石油公司[…]
其實仔細想想,那些試圖把巴西石油公司民營化並摧毀的人,或許摧毀只是意識形態的選擇。不論巴西變得如何支離破碎,總有人想要統治這個在混亂中重建的國家。

 

Senators Sérgio Guerra and Tasso Jereissati, with PSDB Senate Leader, Arthur Virgílio. Photo: Fabio Rodrigues Pozzebom/ABr

議員Sérgio Guerra,Tasso Jereissati與社會民主黨主席Arthur Virgílio. 照片來源:巴西國家廣播電台

“Claudio Henrique”[葡文]批評,國家調查委員會此這節骨眼上行動,將傷害到巴西石油公司:

對巴西石油公司而言其影響更巨。好似全球金融危機還不夠,國營公司正處於探索期,做更具野心的投資案,一直以來大自然賦與了此國豐富的原始資源。此大規模的調查會讓投資者打退堂鼓,甚至延後分公司對加速成長計畫(PAC)等策略性工作的實施。
但這些所有反對黨領導所採取的手段重點就是2010年的大選。巨嘴鳥與其追隨者戰略就是要減弱魯拉總統與其後廕,因此暗中破壞由工人黨(PT)推出候選人的機會(在此解讀為Dilma Roussef)。支持此說法,我們看到了反對黨這些年的努力,選擇反對總統府政策的一邊,尤其是漠不關心與軟弱的表現。

記者Alon Feuerwerker[葡文]在其部落格中指出,反對黨試圖打破巴西石油公司對魯拉政府的勢力,以及對下屆選舉的影響力。

沒有比國會調查委員會更好的方法,可以中立,或至少限制明年繼位過程的選戰活動。每位候選人都想要有巴西石油公司的火力。在哪些方面呢?譬如獲得該公司供應商的支持,若沒有的話,則要限制對其對手的支持。

From Plunk Plak Zum, published with permission

"維修"。來源: Plunk Plak Zum, 經許可刊登。

根據國會的網站[葡 文],對該公司管理的指控有: 石油探採投標的詐欺證據、對蓋煉油場的估價過高、不當使用石油的權利金、不當使用行銷專案預算、最受爭議的就是利用會計程序讓該公司減少繳交稅款 – 新聞公布了該款項高達43億元雷亞爾(19億美金),但該公司的說法則是14.4億元雷亞爾(5.5億美金)。該公司在2008年更改用有追溯效力的變動 匯率課稅系統。然而這項改變早該在會計年度開始(四月)時就實行了。

“國家調查委員會將讓巴西石油公司與聯邦稅務對質,來檢驗可能的稅務問題,非常值得補償[該國營公司的43億元雷亞爾(19億美金)][…]
巴西石油公司所給的好結果的熱心並不能掩飾可能的行政與稅務問題,也不能停止檢調。若必須停止一切才能重開機,就這麼做吧。這是較安全的選擇。畢竟,有這些問題,這個國家沒有甚麼事是對的。身為金屬工人,魯拉應當記得這件事。”

Toinho Passira[葡文]指出該公司一連串的問題:

巴西最大公司的黑盒子被打開時,誤導、腐敗、公款被用在選舉、花大錢在廣告、政府不當管理國營事業、以及簡單直接的偷竊,如同新聞局秘書長Franklin Martins的兄弟Victor Martins [國家石油處的處長之一]所為,而他也不是唯一這樣做的人。

In January of 2009, the first oil platform 100% made in Brazil went on stream in Rio de Janeiro coast. According to the Government it will be capable of producing 180,000 barrels of oil and 6 million cubic meters of natural gas per day, when operating in its full capacity.Photo: Petrobras/ABr

2009年1月,首座100%巴西製造的煉油平台設立在里約熱內盧的海岸。根據政府說法,若以全力運作,每日可生產18萬桶石油和6百萬立方公尺的天然氣。照片來源: 巴西石油公司/ABr

事實上,Luiz Carlos Azenha認為真正的問題在於:

問題並非巴西石油公司該不該調查,而是要如何進行。目前從政府、反對黨到社會機構,已經有足夠調查巴西石油公司的案例。可由公眾檢察屬聯邦審計法院聯邦警察以 及許多國會委員會來調查。無疑的,巴西石油公司受到立法院的關注,可能也應該在法院受彈劾,但必須面對所收到的任何批評。[…]理論上,國家調查委員 會不該太嚇唬人。但,不談理論,來說巴西人的方式。實例: 最近這些國家調查委員會帶來了甚麼希望?不是創造了驚人的頭條新聞,而其中95%是根據八卦,半真半假的陳述、扭曲事實和謊言?舉例非法電話騷擾來說,除了燒掉公帑來為銀行家Daniel Dantas辯護,還幫了甚麼?

全民的財富?
Azenha還將Clarin日報所製作的影片連結到他的部落格,片中有個專家討論為何巴西可以走向石油的自給自足,而阿根廷卻不能。因為其鄰國在90年代梅内姆(Carlos Menem)執政時期將其原本的國營石油事業私有化,西文的讀者不妨進一步閱讀。

去年(2008)九月,在Espirito Santo 國家海岸外的Jubarte 油田的鹽層展開象徵性的首次煉油工程。2009年5月1日Lula政府參與了另一項在Santo盆地的Tupi油田鹽 層煉油計劃。對這些近來發現的石油引發眾人期盼。對很多人來說,這將會是巴西解決其主要問題的最佳機會。2009年5月12日,在參訪巴西首座設立煉油廠 所在地Cubatão市時,Lula da Silva表示,鹽層煉油計劃所帶來的財富將可為巴西剷除貧窮,且作該國教育為的主要投資資源。公眾實體也發起了一些關於鹽層財富的議題團體討論,甚至還 發起了請願,像是在Notícias da América Latina e Caribe網站上所見[葡文]:

“為了要獲准成為公眾發起的請願,必須獲得一百三十萬的聯署簽名。僅管發願的主要成果應該只是在巴西社會中引起對石油議題的討論(…)
請願團體也提出了一些措施的要求,譬如在原油出口後,可以推動投資到石化業;對鹽層財富的評估;設立獨立的社會基金專給巴西人民的必需項目(教育、健康、農業改革、勞工和收入等等),以及減少石油的使用,發展新能源的基礎研究。”

View of Rocinha Slum: the largest in the country. Photo: Alicia Nijdam/Creative Commons

巴西最大的Rochinha貧民區景色。照片來源: Alicia Nijdam/Creative Commons

儘管鹽層石油開採尚未有功績,到目前為止,這個”未來之國”已可以一點一滴的改變其不體面的社會不均指標。由應用經濟研究研械(IPEA)去年所公布的數據來分析,Marcelus Fonseca[葡文]教授提醒說,國家建設工作上還有一些承諾,在短期內是否能實現還是未知。

“結論就是在分配收益時,社會不均的嚴重程度,就是該國貧窮的主要決定因素。政府用來打擊貧窮的政策能為見成效。用目前的速率來計算,到2019年時,巴西才可能做到貧窮減半,而不是聯合國千禧高峰會所初估的2015年。”

根據Campinas大學(UNICAMP)所透露的訊息,Manuel Alves Fiho在Portal Eco Debate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採訪Waldir Quadro教授[葡文]的文章。Quadros表示:

“在2004和2008年間,巴西的社會結構面臨到一個改善的階段。此階段很多人從很艱困的生活條件,變成貧窮階級,或脫離貧窮條件變成低中產階級的一部分[…]但我們不能宣稱巴西已經成為一個中產階級國家。”

he vast dry zone in Northeastern Brazil, which is not in the urban center, but it also has problems of concentration of income. Photo: Maria Hsu/Creative Commons

巴西東北部的廣大乾旱區,雖非市區,但也有財富分配的問題。照片來源: Maria Hsu/Creative Commons

根據Quadro教授的結論,不可否認該國嘗試要促進社會平等。然而,運用邏輯思考來拼湊出全圖,問題在於: 這些錢會不會分到每個人的手上?或者,經濟計畫與社會問題的牽連有多大?而早在1994年為穩定巴西經濟所提出的Plano Real的措施,自此已穩住了貨幣,中止通貨膨脹,且為改善社會開啟了大門,要如何做到更好的財富分配才是巴西最需要思考的問題。 Dafne Melo[葡文]提出了一些問題:

“國家學生聯會(NSE)的會長Lucia Stumpf評論,魯拉政府對控制危機所採取的措施毫無效率,且完全沒碰到政府最大的矛盾-同時維持高利率和高基本盈餘(支付債務利息)的大方向經濟政策。他還強調這些措施只對經濟精英份子有利,完全沒顧到勞工階級 。”

校對: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