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阿拉伯部落客關心愛滋意識

愛滋病在阿拉伯世界多數皆屬禁忌話題,不過聯合國人口計畫的HARPAS等運動仍希望提升相關意識,當地有些部落格注意到人們對愛滋的無知,也有些人彰顯社會為愛滋病除去污名的努力。

摩洛哥

Duncan為一和平團志工,正在摩洛哥參與水利建設計畫,他記錄鄉村地區民眾對於愛滋病的態度,他認為雖然摩洛哥人口愛滋病感染率較低,但可能對全國造成極大公共衛生危機:

有幾項原因會造成摩洛哥愛滋病疫情日益普遍。

首先是對疾病無知,社會大眾不知道愛滋病是什麼,若人們沒聽過這種疾病,也就不清楚細節,行為也可能大錯特錯,不明白疾病如何傳染,有些人以為愛滋傳染途徑包括共用牙刷、使用公共澡堂,或是呼吸,我在這裡從沒聽過有人說愛滋會藉由性行為傳染。

其次是文化風俗阻止人們公開討論愛滋,社會宗教色彩甚重,保持純潔是融入社區的重要條件,故要討論使用保險套等話題相當困難。

第三點似乎與前述有些矛盾,摩洛哥娼妓相當普遍,我所身處的Khenifra省更以此聞名,我曾聽聞國內有四大性產業集散地,其中三者皆在此省,其中一個離我的住所很近,我知道同村男子都會前往召妓,他們曾提到過此事,再加上許多性工作者都來自外地,我相信這些地方很容易就會成為愛滋傳染之處。

總而言之,本地人們都羞於談論愛滋,也對愛滋毫無所知。

想瞭解摩洛哥人對愛滋的看法請見全球之聲報導

蘇丹

去年巴林部落客Suad出席一場在埃及開羅舉辦的工作坊,活動目的即為提升愛滋意識,她後來寫下Aisha的故事,這位蘇丹女子因輸血而感染愛滋,Aisha提及自己感覺生病,後來才發現病因

幾個月後我瘦了很多,還伴隨著持續腹瀉、疲勞、發燒、失眠等症狀,於是我再度接受血液篩檢,這次檢驗結果放在信封裡、用紅膠密封送回來,醫師向我先生說明實情,但丈夫不願對我吐實,他只說這種疾病就像高血壓或糖尿病,讓我們無法再享受夫妻之歡。

後來丈夫帶我去找另一位醫師,他在我面前打開信封,說明我已罹患愛滋病,我很震驚,驚訝地說不出話來,我感染了愛滋?什麼時候? 怎麼會感染?醫生回答:「你自己回想,是否有什麼經驗讓疾病傳染到身上?」他對我毫無所悉,卻直接認為我是個妓女,我告訴他自己已婚,且從未在婚姻中出 軌。這時母親與丈夫走進診間,醫師將怒氣轉移至先生身上,指控他讓我得到愛滋,令我也對丈夫感到憤怒,一邊哭、一邊打、一邊責罵他,先生想為自己辯護,但 我不願意聽,母親則努力想擁抱我;此後我與家人及丈夫的關係變質,人們不斷指責他,直到檢測結果出爐,丈夫與孩子均無愛滋,我向先生道歉,後來才明白是在 醫院輸血時罹患愛滋。

葉門

葉門政府將愛滋議題列入國家發展方針之中,但在去年一篇文章中,Omar Barsawad認為還有許多不足之處

縱然葉門在處理愛滋病問題上,領先許多阿拉伯鄰國,愛滋病患要取得藥品與醫療照顧仍然不易,主要醫學中心與實驗室皆備有愛滋檢驗器材,但問題便始於患者出現陽性反應之後,便面臨極為困難的處境,目前患者必須不遠千里前往首都,才能接受CD4受體病毒載量檢 測,唯有經過這些檢驗,病患才能獲得適當治療與開立適合處方。[…]患者若要領取愛滋藥物,也得每三個月左右前往首都一次,其他醫學中心或藥房並不供 應,試想患者及家屬已蒙受龐大心理壓力,還得來回往返,會有多麼辛苦與疲累,前往首都的交通成本極高,食宿更貴,[…]不過相較於兩三年前,已有更多 人聽過愛滋,不過許多人並不瞭解這種病,有些人至今仍以愛滋病患為恥。

埃及

不過有些阿拉伯國家已開始洗刷愛滋病承擔的污名,The Egypt Guy最近在政府實驗室首次接受愛滋病篩檢:

令我意外的是,醫師在檢測前對我的態度相當友善,他們沒有要我寫本名,只使用假名及生日做為代號,之後有位諮詢者前來提供有關愛 滋的基本資訊,他對我即將接受愛滋篩檢毫無鄙視之意,令我相當驚訝,我聽說一直到最近,連醫師都認為愛滋是禁忌話題。諮詢後我拿到幾個保險套及潤滑劑,再 加上三本愛滋手冊,然後就進行檢驗;我在下個星期日去看檢查報告,希望都是陰性反應,祝我好運! 🙂

對了,篩檢完全免費。

整個經驗很好,出乎我對政府實驗室的預期,很高興我國對性病的態度變得開放,也在對抗愛滋病所背負的污名。

埃及部落客去除愛滋病污名的活動請見此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