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秘魯:對於非裔秘魯人的喪葬偏好

秘魯作為一個有豐富種族和文化多樣性的國家,一般人可能會認為秘魯人習慣於見到和自己不同的臉孔和風俗,也能對彼此的差異有充足的尊重和寬容。不過,在秘魯的社會裡,事實是相當不同的。有檯面下的也有公然的歧視例子全球之聲也報導過一些事例

然而,時常會有一些特別的情況在乍看之下像是種族歧視,在進一步的調查後卻發現不見得如此。近期一份由婦女與社會發展部(MIMDES)[西]所發出的公報引起了一場爭論,該公報要求喪葬業者改變他們只雇用非裔人士做為抬棺人的政策,因為這正如商業日報[西]指出,是一種明顯的種族歧視[西]。

這個爭議,任何曾經雇用過這種服務或是參與過喪禮的秘魯人都知道,是因為顧客而非業者寧願選擇由非裔人士來提供這類服務。部落格Living in Perú發表了一份由這個領域的公司經營者發出的聲明[西]:「Vilchez部長錯了,並非我們有意展現種族歧視,是因為顧客要求我們在他們的喪禮提供非裔抬棺者。」之後又聲明:「我們無法忤逆我們的顧客,如果他們要求非裔或白人抬棺者,我們會提供。」事實上,秘魯的喪葬業者對使用非裔抬棺者時收取較高的費用。

為什麼秘魯人偏好由非裔秘魯人來提供喪葬服務?部落格Choledad Privada的Chuto或許有個推測並提出以下的問題[西]:

對那些出席在守靈儀式的人來說,這樣伴隨著「白色」苦痛的種族主義影像式又代表了什麼?有沒有可能是親情與種族父權主義加上對其 他會關心我喪禮的人的需要所產生的的混合物(或是在一個純由黑人所出席的守靈儀式理所當然也使用非裔抬棺者)?這樣的習慣是否是由失去摯愛之人的悲傷所引 起?或許是有意或許是無心,但如果我們有較次等的種族/階級的秘魯人在國家俱樂部來幫我們擦鞋,幫我們端咖啡,在大西洋城市賭場幫我們開門,或是 Sheraton旅館內一流的服務生時覺得放心,我們是否同樣想讓他們的肩膀把我們扛向另一個世界?

不論真實的理由為何,這都是一個隨處可見的現象。所以有許多人感到疑惑許多人,種族歧視在哪裡?是企業那方?是顧客那方?抑或是兩者皆有?這個部門是否干涉了自由市場的事務?有些部落客也提出了一樣的問題。sNm的Martín Soto對於這個問題[西]寫下了一些想法:

我不認為這是是一種對非裔秘魯人的歧視,而是部長的誤認(行文私人公司要求他們修改業務?)…婦女與社會發展部(不多也不少 的)透過部長發函給喪葬業者的舉動並沒有解決非裔秘魯人社群的相關問題;為抬棺者擔心,要求喪葬業者修改業務,不但逾越了其職責,更是在次要問題上浪費公 共資源。

並在該文章的結尾反省:

在這個領域,應該要雇用什麼「階層」或是「種類」的人?這個職業是否不莊重?或是這些人玷污了這份職業?當我們在討論種族歧視的時候,我們又是在講什麼?

部落格El Gato del Hortelano的Álvaro Zapatel對種族主義加註釋[西]:

喪儀業者對消費者提出的服務需求做出了回應,一般來說消費者偏好以非裔秘魯人做為抬棺者。這可以說是消費者方的歧視,喪儀業者僅僅是提供基於要求的服務。

顯而易見地,以抬棺為生的非裔秘魯人只是行使自己的工作自由權。明顯地,也能反過來說,那些想在我國工作的非裔秘魯人缺乏工作機會,而且不幸的是,必須工 作但在其他領域中卻欠缺工作機會,他們只能在喪葬業中擔任抬棺者。在我看來,這不是婦女與社會發展部的責任,而是勞工部。

值得注意的是,抬棺者不是唯一一個明顯地專屬於非裔秘魯人的工作,旅館侍者中也常有許多非裔秘魯人。這些人通常在讀大學期間選擇這樣的兼職,所以在這樣的例子中「缺乏工作機會」或許是不正確的。Zapatel繼續提供他的意見:

喪葬業者指出使用非裔秘魯人做為抬棺者的服務費用較其他族裔的秘魯人所提供的為高--也就是說,以這個例子來講,我們假設被認為 是「奢侈的服務」而使價格增加,需求也更多。當然,如果我們把此例的價格增加僅歸因於外表的特徵,就確實該被譴責。但在何種意義下說是該被譴責的呢?

我們是否面臨了「逆向歧視」的事例?如果這個有問題的爭議是種族的,那為何由非裔秘魯人提供的喪儀服務比不是非裔秘魯人提供的要來得貴?甚至,我們可以說 市場由非裔秘魯人宰制,事實上在歧視不是非裔的秘魯人。如果一名亞裔秘魯人擔任抬棺者的工作,然後察覺到他的勞動和非裔秘魯人的勞動比起來價值較低,就只 是因為種族而不是能力,那這個例子就不是對非裔秘魯人的歧視,而是對亞裔秘魯人的歧視。

部落格Globalizado的Juan Arellano對這個主題也有一些想法[西]:

在這裡猜疑讓我不禁思索,我們是否僅在面對喪葬業者的行動,以削減成本並停止支付非裔員工較高的薪水。因此,到最後,反對歧視的方法將會停止傷害那些「被歧視者」,因為將會縮減他們的薪水,也會限制他們的工作選項。一切都非常的矛盾!

很明顯在這些商業習慣中可能有也或許沒有種族歧視,而這對許多秘魯人來說仍然會是一個敏感的議題,不論他們是不是非洲後裔。在秘魯社會中,這仍然會是一項爭論,不論停止這種在社會上已根深柢固的事情是不是該由政府來負責。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