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資訊透明科技網絡,三號報告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0年5月17日]

資訊透明科技網絡標記與分析36項案例研究時,通常是依據地理位置分類,主要是因為研究員及分析員進 入團隊時,職責即為瞭解所在區域內,有哪些促進資訊透明及責任政治的科技計畫;但人們若退一步,以全球觀點審視所有計畫內容,便明顯各地區有些共通主題及 策略,本次報告試圖汲取其中部分趨勢,並為資助單位、計畫領導人及研究員提供改善方向及具體建議,讓計畫能更有效、更快速、更永續。

資訊透明科技網絡平台上,我們將案例研究計畫列表區分為十類:預算監督、民眾申訴、選舉監督、國會資訊、礦產業、民間事業資訊透明、倡議、犯罪治安、地方政府、援助資訊透明,透過地圖介面,各位能點選不同類別項目,各位若認為我們還遺漏任何計畫,請在文末留言指點。

本文將鎖定在其中數目最多的兩項:預算監督與選舉監督。

預算監督

對任何責任政治運動人士而言,監督中央及地方政府預算都是重要工作,若能積極監督,將可防堵及揭發貪腐情事,例如儘管部分人士抗議侵犯隱私權,墨西哥政府仍決定公布民選官員薪資數字(當時墨西哥州長薪資在全球極為優渥),原因在於,任何民選官員開支若明顯高於薪資,就應受嚴格檢驗,以確認資金來源與是否涉及政治舞弊。

監督預算也能改善公務及基礎建設品質,例如美國政府最近通過國內史上最大經濟振興方案,為追蹤經費流向,政府建立Recovery.gov網站,ProPublica組織則成立Eye on the Stimulus,同樣追蹤經費用途;肯亞亦推出振興方案名為「選區發展基金」,自2003年起資助地方政府改善基礎建設與服務,Budget Tracking Tool這項工具有助瞭解經費運用情況,並透過留言提供各項方案進度,可惜目前很少人使用這項工具,對於選區內發展計畫實際情況的留言更少。

為有效監督與評估任何預算,資料格式必須讓人能使用試算表或資料庫分析,資訊必須明確,才能盡可能評量各種變數,資訊也必須及時,才能盡早 揭露貪污及無能情況,可惜多數政府公布預算資訊時,都使用PDF格式,無法進行分析,Our Budget計畫的Noam Hoffstater及Alon Padan在訪談時表示,政府主計單位顯然擁有試算表格式的預算資訊,但刻意以PDF格式公布,規避外界仔細監督。

Our Budget使用OCR技術,將以色列特拉維夫政府預算製作為Excel試算表格式,志工可瀏覽並確認每項內容,再以圖表呈現政府如何使用納稅錢,歷經兩年運作後,他們決定與其耗費時間與技術克服問題,不如對政府提出訴訟,要求政府以試算表格式公開預算資訊。

Dinero y Politica運 用相似策略,建立有關阿根廷選舉經費的資訊,讓選民能在足夠資訊下做出決定,根據法律,阿根廷各政黨必須在選前十年公布競選經費來源,但各黨僅需以PDF 格式公開資訊,不讓民眾藉分析資料瞭解政治利益與政治人物的關係,故Dinero y Politica團隊製作互動式資料庫,以圖表等形式呈現各政黨獻金來自哪些團體、公會及企業。

建議:

Our Budget及Dinero y Política兩項計畫都使用Many Eyes這項工具,呈現收集所得資料,我們建議其他監督預算人士也學習使用Many Eyes及Many Eyes Wikified,才能讓預算資料更易於理解,Google的Fusion Tables也具有強大功能,可儲存並繪製有關公共預算的複雜資訊。

這三項計畫雖收集與分析資訊,但當地民間團體、記者或部落客似乎並未善用,我們建議計畫主持人加強對外聯繫,訓練記者、社運人士及部落客使用他們開發的工具,若列舉簡易使用資訊的方式,也能激發他人的靈感與想法。

不少傳統民間團體都已致力於預算監督及開放預算多年,「國際預算聯盟」製作方便的世界地圖,標明各國從事預算監督的組織及資訊,我們建議捐款單位能支持舉辦國際活動,讓預算監督的技術人員與社運人士共聚一堂,分享如何使用現代科技及資訊管理系統擬定策略,以提升預算監督效能,活動後應舉行為期三天的密集「書籍快速編寫活動」, 製作開放授權、自由取用的專書,說明各項技術步驟,學習如何使用OCR技術取得PDF格式文件的財務資訊、使用公開資料庫架構儲存預算資訊、查證與交互比 對資訊、使用Many Eyes及Fusion Tables分析資料,並讓媒體、部落客、民間社會及政府結盟,有效運用分析結果及結論。

專書出版並翻譯為多種語言後,我們建議捐助者贊助各國舉行barcamp形式的活動,就以預算監督為主題,集結技術人員、民間團體、政府官員、調查記者及部落客。

最後我們建議,預算監督平台與大學會計、統計、資工領域教授合作,讓學生在學習新技能的同時,亦可改善國家治理。

選舉監督

選舉觀察一如預算監督,都長期追求政府責信與資訊透明,維基百科資 料指出,選舉監督歷史最早能追溯自1866年摩爾多瓦與瓦拉奇公國(Wallachia)的公投,建立今日的羅馬尼亞,近年來,選舉觀察著重於民主不穩固 或民主轉型國家,通常是由國際組織發起,例如歐洲安全合作組織、歐盟、大英國協秘書處、歐洲議會、非洲聯盟等,許多國際非政府組織也日益積極投入選舉觀 察,如卡特中心、國際選制基金會、國家民主基金會、非洲南部選舉研究院、國家民主研究院、歐洲選舉監督網絡等,並通常會與當地非政府組織合作,運用國內既 有網絡。

除了這些之外,新一代選舉監督網站亦號召一般民眾成為選舉觀察員,藉由手機通報任何選舉異常現象,依據計畫,這些通報內容會經過查證、分類,再標示於公開地圖上。

本次計畫並未收錄印度的Vote Report India,因為在主流及公民媒體上,已存在眾多相關討論,該計畫共同創辦人Gaurav Mishra曾戲稱,相關報導數量其實比網站實際通報案件數還多,他本人亦詳細回顧計畫經歷,列出其中成敗,並記錄此次教訓,希望能運用在2014年印度大選中。

今年四月,蘇丹舉行二十多年來首次多黨制選舉,Sudan Vote Monitor也是另一個使用Ushahidi平台的案例,讓選民能透過手機簡訊通報異常現象,由結盟的非政府組織驗證資訊後,再標示於地圖上,為瞭解計畫背景,以及在蘇丹執行科技計畫的困難之處,我非常推薦Rebekah Heacock的文章,題為「蘇丹:資通訊科技有成功機會?」。這項計畫在選舉期間之所以受到注目,是因為網站遭政府暫時封鎖,但外界鮮少關心網站對選舉公正的影響,就網站資料,一共收到257件通報消息,計畫主持人Fareed Zein接受Rebekah Heacock訪問時表示,如果加上並未納入系統的手機簡訊,總通報件數約為300件至500件,但其中絕大多數均未經查證,官方亦未曾回應,不過他認為,當初建立這項計畫,只是為了提供更多資訊,而非要求任何人負責:

過往選舉充滿秘密,沒有人確知現場發生什麼事,這項計畫只是希望讓國內外獲得更多資訊,只要將訊息傳遞出去便已足夠,我們並未打算要任何人採取任何行動,目標是要散播資訊,供人民自行評斷。

Zein表示,2011年元月蘇丹南部獨立公投時,網站也可能再次使用。

Cuidemos el Voto和前兩個網站一樣,都使用Ushahidi平台從事選舉觀察,共同創辦人Oscar Salazar指出,墨西哥已於2000年走向多黨制民主,由Vincente Fox勝選擔任總統,但買票與期約賄選仍在破壞民主程序。這項計畫有一項成果不同於其他類似計畫,獲得了墨西哥特別檢察署支持與背書,不過也未因此帶來任何責信,例如2009年7月5日,有人通報在Puebla地區,有人出價500墨西哥幣,要求支持PAN黨,但這項消息未經查證,亦無後續進展。選舉監督計畫若要對責信產生影響,就得有人力物力查證所有通報內容,並確保政府相關單位會回應,或者與其他組織結盟,投入長期後續工作,甚至讓政治學畢業生做為一整個學期的計畫。

African Elections Project與上述選舉監督計畫有些許不同,一是未使用Ushahidi計畫,二是橫跨撒哈拉沙漠以南多國,這項計畫由Open Society Initiative for West Africa贊 助,使用新媒體工具製作與散播更多選舉相關資訊,涵蓋馬拉威、納米比亞、波札納、尼日、幾內亞、莫三比克、茅利塔尼亞、多哥等十國,希望更多人關注選舉 後,能避免與揭露選舉舞弊,也鼓勵清廉選舉。不迥這些國家的寬頻網路普及率多數介於5%至10%,除非改善這項情況,網路計畫如是縱然預算龐大,影響力必 然有限。

VoteReport PH是另一個使用Ushahidi平台的選舉監督計畫,這些計畫使用者人數通常很少,因為多數人並不知道這些網站存在,VoteReport PH的情況不同,幕後團隊在選前花費六個月時間在菲律賓各地宣傳,還開設選民教育課程,教導如何使用自動投票機(這套系統為初次使用),也教導如何以手機簡訊通報網站,為了讓更多人瞭解公民選舉監督平台,這些實地教育工作為必要之舉。網站總共收到654則投票異常事件,例如在5月10日下午一點,匿名人士透過手機簡訊通報出現「大規模買票行為」,據稱這項消息經過查證,但我們並不清楚查證途徑為何,也不知道是否有任何後續追蹤。VoteReport PH採取了一項策略相當有效,亦即另外撰文突顯最迫切的選舉舞弊消息,也發表文章整理早期經驗及結論,筆者推薦Mong Palatino的報導,題為「以社會媒體監督菲律賓大選」,更能瞭解Twitter及部落格在監督菲律賓選舉扮演什麼角色。

雖然Ushahidi當初於2007年肯亞大選後創立時,是為標示暴力案件地點,人們很快就將這個平台用來監督選舉本身,除了上述案例之外,阿富汗黎巴嫩大選時,亦使用同一平台標記投票異常現象。

無論是五月份哥倫比亞總統選舉七月份墨西哥Puebla地方選舉十月份巴西大選,也都有採用Ushahidi平台的計畫。

建議:

我們建議計畫主持人至少在選前一年,就該開始規劃,除了套用與因應地方需求調整Ushahidi平台有其技術困難,也得投入對外聯繫工作, 包括第一,取得手機簡訊代碼,第二,實地舉辦訓練工作坊,第三,與相關民間團體結盟,第四,與媒體機構合作散播訊息。此類計畫必須尋求財源,以支付使用看 板、電台廣告、海報及傳單宣傳計畫的開銷;最重要的一點,或許是與政府選舉委員會建立緊密關係,才能訂定查證與採納選舉舞弊通報內容的流程,如未簽定協 議,計畫不太可能為選舉公信力及責信造成具體影響。

我們建議網路選舉監督計畫與大學生合作,以查證及追蹤所有通報項目,類似於海地強震的Ushahidi平台內,便仰賴杜夫特大學學生查證通報內容

我們建議捐助單位資助研發特定選舉相關程式套件,讓Ushahidi平台更適合用於選舉監督,Cuidemos el Voto計畫的Oscar Salazar指出,Ushahidi欠缺選舉監督所需的幾項要素:

這個平台的主要功能,是為匯集各方通報,我若將管理權交給所有人,每個人都會看到同一套訊息,假若兩個非政府組織各自與不同政黨 關係較親密,卻進入同一套系統,開始相互註銷通報內容,那該怎麼辦?我不希望人人都進入同一個系統,我想讓不同的非政府組織擁有特別帳號,讓他們只看到見 自己與民眾通報消息,Ushahidi當初設計時,不是為了讓眾多非政府組織一同合作,所以要在地方選舉裡發揮功用,就必須調整平台。

Cuidemos el Voto團隊所進行的調整,應該重新組合與包裝成一組程式,分享給其他選舉監督計畫使用。

我們建議Ushahidi團隊及其贊助者,要更重視記錄案例,尤其是有關選舉監督的最佳範例,Patrick Meier曾撰寫入門簡介,Erik Hersman則在一篇論壇訊息裡,比較選舉監督計畫的內容,但社運人士若要使用Ushahidi平台監督選舉,仍欠缺所需的文件記錄。我們建議Ushahidi仿效WordPress的Codex,提供文件記錄資源。

我們建議研究人員進行更多長期與比較研究,以瞭解網路公民選舉監督網站的影響力及操作模式,不同計畫的查證程序有何異同?什麼策略能帶來責信?如何提高正確通報內容比例?如何呈現通報內容以促進行動?公民選舉通報匿名利弊?這些問題都需要更多研究。

最後,我們建議多邊與民間團體若關注選舉監督,應舉行國際活動,群集多個網路公民選舉監督網站幕後主持人及技術人員,除了分享經驗,也製作文件記錄供未來參考,東非地區已出現類似活動,但應擴大至國際層次,讓各個技術社群能分享技能、技術、資源及未來方案。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們將整理其他類別案例研究內容及建議。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