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Youtube 警察令人遺憾的命運

First frames of Dymovskiy's Video Address

Dymovskiy 影片的第一格影像

距離新羅西斯克警官 Alexey Dymovskiy 拍攝那段近百萬人次瀏覽過,關於俄羅斯警察腐敗的影片,已經將近一年了。此後有幾位警官追隨他的腳步,將關於警界內部不法行為的證言傳上 Youtube。不幸的是,這些人幾乎都被逮捕、毆打、開除或遭到刑事起訴,而正義從未得到伸張。

在 Dymovskiy 的影片之前,也不是沒人知道俄羅斯警察的腐敗。是他選擇的媒體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影片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主角的身分完全公開,這也開啟了新的人民—政府公開對話形式:給總統或首相的線上影片。

人們很快就掌握了這種公開對話形式。至少七名退役及現役執法人員複製這項技術並相繼在 Youtube 上發言。許多人也跟著這麼做了。現在在 Youtube 上搜尋可以找到超過一千七百個以「給總統」為題的影片,都是在過去一年內上傳的。

遺憾的是,這些線上「Youtube 警察」並沒有改善任何實際情況,反而使許多最出名的新生代「影片部落客」遭到起訴。

個人的嚴重後果

Alexey Dymovskiy 是他自己的行動的第一個犧牲者。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廿九日針對他的刑事案件成立,他被控詐欺和濫用權力。同時警方的調查小組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證實他在影片中描述的罪行。Dymovskiy 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廿二日遭到逮捕,並被監禁將近一個半月直到三月七日。二零一零年三月廿三日,克拉斯諾達爾市法院宣判 Dymovskiy 誹謗前長官罪名成立,他必須支付總額三千美元的賠償金。

二零一零年二月廿一日,支持 Dymovskiy 的民間行動主義者 Vadim Karastelyov 因組織一場未經核准的集會聲援 Dymovskiy 而遭拘留七天。他被釋放後立刻在自己家門前被毆打攻擊

前罪案調查官 Mikhail Yevseev 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月上傳了他的 Youtube 影片。Yevseev 談到腐敗和兩個人因在貿易中心縱火而被判終身監禁。他說這兩個人是無辜的,而他被迫作證指控他們。二零一零年八月,Yevseev 的昔日警察同僚提出兩項針對他的刑事案件。影片公開一年後的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Yevseev 因為「洩漏政府機密」被判刑流放一年

烏赫塔市的副檢察官 Grigoriy Chekalin 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發表了他的影片。他談到 Yevseev 所說的縱火案。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Chekalin 因偽證罪被判流放一年半

另一名退休的「Youtube 警察」Vadim Smirnov 並沒有因為他的影片遭到起訴。他在影片上傳後不久就從網路上消失了,此後也沒有任何消息 —— 也許他無法承受自己引起的媒體效應。

葉卡捷琳堡警官 Tatyana Domracheva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廿六日發表了她的演說影片,指控同僚與上級的不法行為。一個半月後她就被開除。據 Kasparov.ru 報導她的前長官威脅要對她提起刑事訴訟。

另外三名 Dymovskiy 的追隨者(按他們的名字可以看他們各自的演說影片):Igor KonyginAlexey MumolinAlexander Popkov 尚未受到控告。然而據 Vremya.ru 報導, Popkov 被牽扯進一樁內部調查,針對 Mumolin 也開始了專業背景調查。

更多人相繼發聲

輿論對「Youtube 警察」的看法相當分歧。最初混亂的支持過後,一些自由記者 Dymovskiy 自己也牽涉進幾樁犯罪中,沒有權利指控警方腐敗。有許多證據顯示幾乎每個 Youtube 警察在職業生涯中或多或少都有牽涉到一些可疑活動。

雖然針對 Dymovskiy 等人的罪名依然成立,警察首長的憤怒反應和影片製作者要冒的巨大風險,也算是證明他們說的是事實。在所有的事件中,警察首長都致力於消除公開爆料的源頭而不是試著做出改變(二零零九年底推行的警察改革實在不能算是真正的改變)。

「Youtube 警察」的故事生動展示了俄羅斯執法體系如何回應網上爆料者。Dymovskiy 和他的仿效者沒有獲得像揭發市政腐敗的紐約警察 Frank Serpico 一樣的榮耀。Dymovskiy 沒有得到任何獎賞,他的故事也沒有被拍成好萊塢電影(當然,他自己拍的影片除外)。目前為止他和他的支持者被起訴、邊緣化,他們的主張也被忽視。

不過,依然有人繼續挺身而出揭發腐敗。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庫什契夫斯卡雅村(當地黑幫屠殺了一家十二口人)警官 Yekaterina Rogoza 錄製了一段線上影片,聲稱她被迫保護這個黑幫,拒絕任何針對他們的刑事訴訟。她將影片上傳到 Youtube 隔天,國家電視台 NTV 播放了一則她的訪問,讓人期待輿論壓力能逼官方採取行動。

Dymovskiy 和仿效他的人使用數位科技不代表他們是聖人,但絕對成功傳達了其他情況下可能被消音的觀點。也許這次的線上證言真可以帶來改進?

校對: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