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美山水力發電廠再次成為焦點

羅瑟芙(Dilma Rousseff)政府甫就任,就面臨一場因環保而起的網路動員。礦業及能源部長Edison Lobao在1月7日談話中提及,美山(Belo Monte)水力發電廠的 興建許可將「提前」核發,以便能趕在2月動土。但巴西環境與再生自然資源局(IBAMA)認為,礦業及能源部尚需完成環境可行性評估的各項要求。幾天後也 就是1月12日,2010年4月上任的IBAMA負責人Abelardo Bayma局長以個人因素辭職,Epoca(時代)雜誌的部落格Politico(政治人物)撰文推論辭職的真正原因

10天前在北部電力處的會議上,Aberlado局長否認已經簽發同意興建水壩的決定,他指出,IBAMA不能核發任何文件,因為這計畫仍有太多環境方面的事項待決。

部落客暨記者Leonardo Sakamoto認為,計畫在巴拉州(Para)星谷河(Rio Xingu)興建的美山水力發電廠,「可能是加速成長計畫(PAC)中最有爭議的工程」,「加速成長計畫」是巴西政府的主要施政項目。他在Politico部落格中撰文評論並批評這項水壩計畫:

歸根結底:美山計畫將對社會及環境造成極大的衝擊,例如,照聯邦檢察總署(MPF)的評估將影響4萬人,包括傳統定居該地的民眾以及印地安原住民。

動員及網路連署請願

當美山電廠的興建許可引發新的爭議之際,請願網站Avaaz發動網友緊急連署。1月17日,也就是發起連署後5天,Avaaz高調宣布已有15萬人簽署;這個時候連署人數已超過27萬5,000人,大部分是透過Twitter的動員而來。Twitter用戶最近幾天不斷推特這條訊息:

請簽署反對美山的請願書:防止亞馬遜環境浩劫!http://avaaz.org/parebelomonte

Avaaz也提供這條訊息的英文版本。

Twitter用戶Andrea (@AndrelBarbour)表達她想多了解這座水壩

我藉此機會多閱讀有關美山的議題…. 讓我們如實瞭解發生了甚麼事是很重要的,這是對大家的尊重。

Avaaz網站的反對美山水庫請願書

持相反觀點的部落客 Alexandre Porto,在部落格寫了一篇「我不參與連署反對美山」的文章,他相信即使對環境造成衝擊,這工程仍是利多於弊;動員反對興建水庫是他所謂的「神聖環保主義」 (sanctuary environmentalism),也就是只想保存而忽略社經現實。他的文章逐段反駁Avaaz的請願書:

只有500多位原住民住在水庫主體旁,那裏的水量在雨季期間會減少,他們可以遷移到新的村莊去,與主要河道或主蓄水區為鄰。

[美山]…會造成社會及環境的損害,至為明顯,但從某個角度而言,每一種能源都有代價。每年平均可以生產至少4,000MW的電量,最高可達11,000MW,對任何總類的發電來說都是複雜且困難的,即使是看來最無害的發電方式。

這張圖表顯示出水壩及蓄水區,這是在Volta Grande地區沿著星谷河(Xingu river)的計畫。Alexandre Porto的部落格引用了這張圖表,它的來源是2010年2月3日的自由人報(O Liberal)。

美山水壩的影響

Elisa Thiago曾於2010年10月在全球之聲葡萄牙版報導美山水壩,強調該項計畫對居住在星谷河沿岸的原住民和傳統居民的衝擊,Elisa指出這群民眾的抗爭不是今天才開始:

在政府這套「常態性」的官方說法外,自1970年以來,人們已經組成社會與環境運動來建立自己抵抗興建美山水壩的歷史。對印地安人和居住在河邊的居民而言,美山水壩的興建將使他們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環境都將受到災難性的衝擊。

美山計畫在2010年不斷引起關注。2010年4月20日,巴西綠色和平組織組織了一場尖銳的抗議活動,將3公噸的糞肥傾倒在巴西利亞的國家電力總局(Aneel)前面,拉起「Belo Monte de… problemas (美山…有麻煩了)」的標語。

2010年9月,「星谷永遠存在運動」(MXVPS – Movimento Xingu Vivo Para Sempre)提出一項反對水壩的連署,目前已獲得5,000多人簽署;這組織也製作了一段錄影,在部落圈廣為流通。這支錄影帶展示在星谷河興建水壩以及蓄水庫,將如何影響該地區自然流動的模擬影像。

2010年12月底,Telma Monteiro在部落格TelmadMonteiro中,公布了一份她親自參與,為「地球之友–巴西亞馬遜及國際的河流」(Amigos da Terra – Amazônia Brasileira and International Rivers)所做的研究的結論。這研究分析了投資人可能遇到的風險,它的結論明顯地在報告標題裡點了出來:

這項報告「巨型計畫,巨大風險」提出得正是時候,可以視為明確的警告,美山目前仍只是一項巨型計畫,其後可能變成巨型設施,為社會帶來巨大的風險。

這份報告提出的數據顯示,即便加上10年的販售電力所得,興建水力發電廠將帶來數十億黑奧(巴西幣)的虧損;這報告也指出,該電廠的發電量相對較 低,因為預估的發電量4,420MW只相當於裝置容量11,233MW的39%而已。規劃中的美山電廠如果建成,就裝置容量的規模而言,將會是世界第三大 水力發電廠,僅次於中國的三峽電廠,及巴西與巴拉圭合營的伊泰布電廠(Itaipu Binacional)。

紀錄顯示,Abelardo Bayma不是第一位因為水壩壓力而去職的官員。有關美山的社會與環境可行性與否的僵局,被認為是前環境部長(暨狄爾瑪在2010年總統選舉時的對手)Mariana Silva在2008年去職的原因,也是環境與再生自然資源局(IBAMA)前局長Roberto Messias在2010年4月離開的原因。如同Bayma的作法一樣,Messias也是將施工許可證的核發與環境可行性的履行要求結合在一起。

星谷河的水力發電計畫是1975年規劃的,前總統魯拉政府重新啟動,狄爾瑪總統還擔任前政府團隊的閣員時,就一直支持這項計畫。當巴西政府措意於能源的自給自足時,人民則藉由部落格及Twitter,關注政府選擇的能源來源所造成的社會與環境的衝擊 – 美山已經自我證明這是一項激烈的角力。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