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阿拉伯世界的網路使用影響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1年3月9日]

人們不斷在討論,在中東與北非的革命裡,社會媒體扮演什麼角色,這也涉及另一項問題:網路使用情況對社會媒體在抗爭裡的功能有多大影響?在埃及與突尼西亞,許多人主張網路工具相當重要,其他人則質疑是否有任何價值,多數觀察員的態度介於兩者之間,雖同意網路的價值,但也明白它的侷限。

筆者在部落格裡換個方式提問

對於網路的基本問題是(行動科技又是另一回事),對於這些工具在動員及革命過程中的功能,普及率究竟具有多大的影響力?一小群網路用戶能否左右全國運動?

若要比較網路在埃及(多數資料*指稱該國網路普及率為20%至25%)、突尼西亞(普及率近35%)和其他國家能發揮的功能,就得考慮到網路在當地 的使用情形,例如利比亞全國只有5%的民眾有機會使用網路;個別社會媒體網站的資料也很重要,才能分析它們在抗爭運動裡的角色。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製作了一張圖表,呈現Facebook及網路在中東與北非地區的普及情形。

這張圖表比較埃及、突尼西亞與利比亞的網路及手機普及程度

Andrew Trench最近提出一項理論,分析網路普及率要跨過什麼門檻,才能發揮影響力:

在埃及革命期間,許多人相當看重網路社群的力量。

因此我分析www.internetworldstats.com網站上的數據,瞭解是否能說明這兩國情況,結果在過去十年間,埃及和突尼西亞網路人口數與普及率都大幅成長。

兩國網路普及率如今都突破20%,突尼西亞甚至高達34%。

若過度強調這項因素,顯然會忽略許多實情,實際上也必然有更多複雜因素,才造成如此激烈的政治抗爭,但埃及政府之前封鎖網路,企圖阻斷抗爭潮升高,便可看出網路確實影響力。

我所提出的粗淺理論是,在高壓政權中,網路普及率快速增加,確實扮演重要角色,讓不滿民眾有個管道,能迅速分享看法、組織及動員。

若埃及與突尼西亞可做為案例研究,20%的網路普及率似乎即為門檻。

Geopolitics & Macroeconomics提到

網路普及率:在近期抗爭之中,社群網站扮演維繫能量的關鍵角色,埃及網路普及率為16%,利比亞只有區區5%,目前為止,利比亞抗爭仍停留在遠離「政權核心」的區域,相較於埃及革命以首都為起點,利比亞的情況更需要網路聯繫延續動能。

Sabene Saigol在BrandRepublic網站將這項討論套用在巴基斯坦:

其中一項原因或許在於,我們還沒習慣透過網路溝通,或許我們需要改善寬頻與網路普及率,但我個人覺得文化因素更重要,雖然巴基斯 坦網路用戶很懂得運用社群媒體與朋友保持聯繫,不過他們還未將社群媒體視為專業溝通工具,沒有試圖與外界建立交流管道;巴國當然有人對網路很嫻熟,無論是 行銷或技術皆然,但他們只是整體用戶的一小部分。

比較各國大學生人數與網路用戶數

相較於其他技術,行動科技受媒體關注的程度可能更低,可是行動通訊普及率在中東與北非都高於網路,只有葉門、巴勒斯坦及敘利亞比例低於50%,包括沙烏地阿拉伯、阿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比例都超過100%,MobileActive網站有各國詳細資料。

Micah Sifry在TechPresident網站也提到行動科技:

在近期事件中,我認為最大因素在於年輕人力量崛起,再加上都市化及手機普及程度。

若分析網路普及率、手機用戶比例、15歲以下人口比例、都市化程度等資料,都顯示後面三者影響程度更高。

圖片由Micah Sifry製作,資料來源:MobileActive.org、InternetWorldStats.com、GlobalHealthFacts.org

他另指出:

除了葉門之外,埃及、突尼西亞、敘利亞、約旦、伊朗的行動科技普及率都介於98%至100%之間。

最後,手機普及率大幅提高,遠超過網路普及率,根據MobileActive.org,2002年時,約旦手機普及率為23%,其他五國比例只有個位數,埃及和突尼西亞只有6%;到了2007年,突尼西亞暴增至76%、埃及提高至40%。

這是否代表簡訊世代的政治勢力崛起?

*各位若對全球網路普及率有興趣,國際上主要有兩個組織擁有長期資料,包括國際電訊聯盟世界銀行,兩者數值稍有不同;網路世界數據網站統整多項國際與地方機構資料。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