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菲律賓:政治犯的網路獄中日記

菲律賓一名藝術家、記者兼社運人士自從遭政府拘禁後,便成立部落格,記錄自己的監獄體驗及想法,他的親友、其他藝術家、作家和一般民眾也運用網路,四處為他奔走,希望讓他獲釋。

2011年2月13日,亞哥斯塔(Ericson Acosta)正準備駕駛汽艇,前往菲律賓東部島嶼薩馬(Samar)的偏遠鄉鎮聖荷黑,卻遭到軍方逮捕,現場人士還取笑他帶著電腦去鄉間,但他遭指控為地下共產運動領袖一事,卻令人完全笑不出來。

前總統艾洛優(Gloria Macapagal-Arroyo)執政時期,當時共有126人未經司法程序遭到殺害,另有27人失蹤,亞哥斯塔被捕時,正在為當地撰寫人權報告書

軍方訊問他後,以非法持有爆裂物罪名起訴,民間團體、作家、藝術家和他的親友均嚴正駁斥不實,要求政府立刻無條件釋放他。

亞哥斯塔目前仍監禁在薩馬地區的Calbayog市監獄,人權聯盟KARAPATAN指出,除了他之外,至2010年12月30日為止,菲律賓監獄內尚有353名政治犯。

起自前總統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獨裁時代,菲國政壇便不時出現要求釋放所有政治犯的運動,執政黨長期騷擾、恫嚇、甚至殺害批評政府的人士及社運份子,阻止他們爭取縮短貧富差距及增加貧民權力。

此次要求釋放亞哥斯塔的運動中,民眾大量運用網路工具,這一點與過去相當不同,相較於義大利哲學家Antonio Gramsci得等待近30年才出版《監獄手記》,亞哥斯塔的獄中日記定期刊登在acostaprisondiary.blogspot.com部落格中。

其中記錄許多監獄體驗,例如4月13日的文章提及

我可能還沒適應目前牢房環境,因此白天幾乎無法動筆,悶熱程度令人無法喘氣,囚室裡沒有天花板,唯一的窗戶不到一呎,旁邊又是兩 座從不停歇的煤炭火爐,外頭噪音令人發狂,有時似乎來自青少年,有時卻又像殭屍,我和另外11名囚犯擠在這個狹小空間裡,讓人無法專心、也無法集中注意 力。

4月17日的文章寫道

對許多獄囚而言,會面與放風時間都令人無比期待。

會客室大小幾乎是一般囚房的三倍,也同時做為活動空間使用,每間牢房平均都有12名囚犯,每星期都有一次可在會客室待幾小時,囚犯能趁這個機會透透氣,縱 然不是新鮮空氣也無妨。囚室內幾乎吸不到氧氣,尤其在早上十點至下午三點格外明顯,故犯人們都很期待每個禮拜一回的會客時間。

部落格裡也有亞哥斯塔在獄中的想法

在我遭到非法逮捕及羈押之前,我早已覺得自己基於種種目的和原因,和社區關係已變得疏遠而模糊,為了全心投入反封建、反法西斯的集體運動,為鄉村貧農及農村勞工爭取權益,這是必然的結果。

脫離自己熟悉的生活環境,其實犧牲很大…其中當然也有浪漫的成分,且身為詩人,我從未遺忘稻田與赤腳孩童的樸實畫面,也從未忘記蟋蟀和烏鴉的原始叫聲,不過有時在自省時刻,也會覺得自己好像脫離了詩歌。

亞哥斯塔的獄中詩作請見Ikatlong Sundang: SIPAT部落格。

「釋放亞哥斯塔運動」主持人除了代替他張貼獄中日記,也建立網路連署活動與Facebook頁面,本文撰寫之時,已累積788人參與。

這項行動的部落格freeacosta.blogspot.com中,匯整愈來愈多聲明、證詞及其他文章,顯示活動聲勢仍在增強,菲律賓爭取政治犯獲釋的路途也會繼續進行下去。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