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終獲自由的南蘇丹

非洲有個新國家: 南蘇丹共和國。 2011 年 1 月 9 日南蘇丹舉行一次公投,決定是否依據2005年喀土穆中央政府與蘇丹人民解放運動之間的全面和平協定中, 仍舊歸屬蘇丹的領土。 在幾近全票(99%)表決從北方獨立後, 南蘇丹於2011 年7 月 9 日正式宣佈獨立。

孩童們於南蘇丹的慶祝活動. 照片源於馬塔塔.薩菲。

安東尼 · 坎巴審視著挑戰南蘇丹所要面對的:

無論如何, 政府將面臨從個人到群眾埋怨的挑戰. 它必須要謹慎處理如此高漲的不滿, 以確保許多人不會舉起武器對抗自己的政府。 目前仍有群眾領袖,如叛亂份子喬治.亞索, 阿卜杜勒.巴吉.艾伊,高喊批判政府的表現和結構. 貪污是另一項促使這些群體施用強硬手段達成目標的原因。總統基爾必須對貪腐迎頭痛擊。 一位地方首長阿巴哈拉. 普裡莫,也將貪污列為他期盼政府打擊的項目。 阿巴哈拉希望跟他一樣的傳統領袖能獲得一席之地來參與他們國家的建設。

南蘇丹共和國的新國旗。

烏干達部落客羅斯貝爾.卡古麥爾相信南蘇丹生逢其時

不像六零年代期間,南蘇丹誕生時非洲已在發展上取得重大進步。其人口不到我國烏干達的一半,南蘇丹將需要已在各方領先的鄰國協 助,相信諸國將是有利的的資產。蘇丹女性佔人口60%以上,然而其中80%是文盲。賦予南蘇丹女性權力將是加速改善此國家悲觀發展現象的關鍵。我記得有一 次去蘇丹時,我見到一名女性,她說她們不想淪為「雖然協助抗爭,不過一旦宣佈獨立後反而被排擠出體制,且被吩咐只能待在廚房內」的厄立垂亞婦女。

她反思最近的朱巴(南蘇丹首都)之行:

四月份我和朱巴基層婦女領導一同工作,朱巴是個大熔爐,這裡是東非、中非與北非跟非洲之角的匯合處,是我所見過最多元化的非洲首都之一,我的腳踏車司機是位約20歲的小伙子,他出生於托裡特, 在回到蘇丹之前,他住過西烏干達的馬辛蒂,還有肯亞。他會說約十種語言,語言對於民族融合非常重要,而多數蘇丹人已在烏干達、肯亞及衣索比亞生活多年。這 些經歷可以被用來為新共和國帶來變化。南蘇丹可以利用烏干達蓬勃發展的教育,許多畢業生在烏干達出社會多年卻謀無半職。

「[南蘇丹] 獨立前63 年的等待絕對值得 ,」莫埃齊阿裡說:

所以似乎南蘇丹原本在63 年前可以輕易地獲得獨立,但部落差異在當時對該國會有惡劣影響,然而現在似乎有著團結的意識。南方人應以同為一個國家而驕傲,而非以部落區分。儘管令人感傷,但獨立絕對值得 63 年的等待。

「當我們慶祝我們最新國家誕生之際,我們必須記住資源在塑造我們人性本質上起的作用,」 菲比復萊徹說:

當我們慶祝我們最新國家誕生之際,我們必須記住資源在塑造我們人性本質所起的作用。我們必須要繼續仔細觀察國家貿易的運作,必須 顧慮到那些受影響的人。衝突發生的風險甚高,加上分析家已指出南方基礎設施發展不全,南科爾多凡也有新聞報導。高達1000萬人受難且迅速擴張的東非糧食 危機也會波及蘇丹。祝南蘇丹生日快樂 : 我們祝你一切順利.

蘇丹樂觀主義者指出全民投票後南北公民所經歷的哀傷的五個階段:

隨著南蘇丹獨立大日在即,北蘇丹公民開始逐漸接受他們國家史上最大的改變。對許多人而言,支持獨立是悲喜交加,或者沾染些許念念 不忘的惋惜。其他人對於獨立毫無異議並樂見其成,雖然樂見其成可能有時對脫離是「可喜的擺脫」的態度所造成的。從北蘇丹公民中,我觀察到對於南蘇丹獨立不 同的情緒和反應,並基於著名的庫伯勒-羅絲應對失落感模型之觀察,即俗稱的「哀傷的五個階段」,得出下面的觀察。因為我認為南蘇丹人幾近全體表決脫離,足 以證明他們不認為分離令人神傷,因此以下只是從北蘇丹人的角度來觀察。

南蘇丹婦女慶祝新國家誕生. 照片源於馬塔塔.薩菲.

蘇珊無法用言語表述她和她肯尼亞朋友對南蘇丹獨立的喜悅:

我們許多肯亞人對於與我們生活多年,有如家人一般的南蘇丹朋友表達無盡的喜悅,他們有如肯亞人一般,我們也熟悉了彼此。我們希望並祈求他們的鎮壓告終並獲得脫離,真難以想像這天會到來。 蘇丹人民解放軍(SPLA )創建人,已故的約翰加朗博士在肯亞此地簽署和平協議後,接著遭遇猝死,這有如和平協議告終,形勢將回到往昔一般。起碼權力分享協議最終引領了分離,而稍微有些改善。令人悲傷的是約翰加朗博士無法目睹這歷史事件。 在見到過去的戰爭場面、死亡、難民、戰爭對受害者的影響, 缺乏發展和基礎措施,以及南蘇丹人所經歷的許多問題之後,我無法以言語表述我和許多肯亞人對於南蘇丹獨立的喜悅。

我們是如何到達這歷史性的一刻的呢? 莫薩里帶我們回溯歷史:

20世紀初蘇丹受大英帝國的管理,許多人認為英國存心將南方從北方那兒孤立起來,但事實上,情況比這錯綜複雜多了。 光憑身體外表,文化和社交行為來看,英國便瞭解到該國南北的差異。他們開始悟覺到南方的人民和他們南方鄰居,如北烏干達、肯亞、及剛果有著更多的共同之處。 不過英國也瞭解到儘管他們與南方鄰居有著共同的貧困之處,但實際上南蘇丹人民的處境更加窘困惡劣。無可避免地,由於歷史重擔使英國良心過意不去,這導致他們認為團結南北蘇丹能夠使南方人有發展的機會。 當時北方較為人知,較為發達,並且是個受到歷史前後各個不同帝國征服下的產物。 該理論終究只是紙上談兵。

縮略圖和特輯影像顯示蘇丹人民解放運動(SPLM) 成員來到朱巴的群眾大會, 南蘇丹為其獨立活動籌備著. 影像源於Flickr 使用者聯合國照片 (CC 的-NC-ND 2.0)。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