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荷蘭:熱門節慶,扮裝與種族歧視

Zwarte Piets in The Hague, The Netherlands, November 2010, by Flickr user Gerard Stolk (CC-BY-NC)

2010年11月,在荷蘭Hague的Zwarte Piets ,由Flickr使用者Gerard Stolk所提供。

在荷蘭的冬季,有一個角色稱之為Zwarte Piet(黑色皮特),與Sinterklaas(聖尼古拉斯,聖誕老人的原始由來)一年出現一次,帶著許多甜食與禮物於12月5日晚上與12月6日早晨和孩子們一起慶祝。這個傳統節日的重要性不輸給聖誕節。

近幾年來,Zwarte Piet這個角色不斷受到爭論,因為有部份公民認為為了節慶裝扮將臉塗黑,冒犯了特定族群。故事是說這位聖尼古拉斯的同伴是北非的摩爾人(Moors),在尼古拉斯的船從西班牙啟程,到達荷蘭之後,負責幫忙扛給孩子的禮物。

這項傳統一直十分受歡迎,然而還是有部份人認為這帶有種族歧視意象因此挺身抗議。在2011年11月12日,一位抗議者穿著一件印著「Zwarte Piet是一個種族主義者(黑色皮特是種族主義)」的T恤,於多爾雷赫特市(Dordrecht)被逮捕,他更控訴警察對他施加暴力。這起T恤運動有自己的Tumblr部落格以及臉書頁面,並擁有超過八百名支持者。

2010年,部落格『荷蘭人所喜歡的』發表了這篇關於Zwatre Piet傳統的看法:

又到了這個時候,當你走在街上,你會遇上臉孔塗黑,戴著非洲黑人式蓬鬆卷髮,嘴唇鮮紅以,穿著可笑小丑服裝的荷蘭人。

Sinterklaas and Zwarte Piet

2008年11月,聖誕尼古拉和Zwarte Piet於荷蘭的 The Hague所拍攝,照片由Zemistor所提供。

荷蘭塗鴉藝術家與部落客BNE貼上幾張Zwarte Piet的照片,並且問道:聖尼古拉斯的傳統節慶因為黑色皮特而成了種族歧視嗎?

這項「傳統」隨著時間演變,部分原因乃是抗議團體認為這樣的描繪顯得冒犯。如今,根據最新說法,抹成黑臉是因為這位(聖尼古拉斯 的)助手通過煙囪,所以臉才會是黑的。依舊,沒有人可以清楚解釋,是什麼樣的煤灰能在人臉上留下如此整齊且均勻的殘餘?更糟的是,為什麼這些『煙囪中人』 說話的口音,似乎是在模仿荷蘭前殖民地蘇里南(Suriname)的黑人族群口音。

人類學家和部落格CLOSER的作者Martijn de Koning在Jolly黑僕-荷蘭的傳統與種族主義一文中提出解釋:

我並不期待此一傳統會快速改變。很明顯,黑色皮特是被建構出來的發明,隨著歷史而改變。現今的傳統早已失去了許多負面含義,某方 面來說是好的,但是這也讓不好的部份變得難以察覺,像是讓種族主義藏到更深處去了。然而,我認為此一荷蘭傳統正好可以用來教導孩子種族主義,殖民主義和歷 史上的宗教。或許這會是一個改變未來的起始點?

在旅行網站Off Track Planet,Anna Starostinetskaya給了這問題一個答案:到底Zwarte Piet是他X的什麼東西?

所以皮特究竟是孩子的童話故事還是一個種族歧視下的人物?這裡沒有百分之百的答案,我們並非否認傳統將黑人以種族主義的方式物 化,也可以理解美國人對於此類主題有強烈的情緒,因為Zwarte Piet在視覺上符合種族主義根源的樣子。但是美國人必須也要了解,我們自己的歷史正在帶領我們去了解以前自己傳統的種族歧視,而除了黑色的臉龐以外,沒 有其他的共通點。雖然從某方面來看是種族歧視,我們卻不能將自己的種族歷史和他國的傳統重疊,然後說他們是一樣的。不管怎樣,我們希望有一個中立的存在, 不包括藍色小精靈,侏儒和全盤美國化的世界傳統。

Sinterklaas arrives by boat in Arnhem

聖誕尼古拉搭船於2011年11月抵達Arnhem,照片由 Bas Boerman所提供。

在部落格Tiger Beatdown上,Flavia貼了一則訊息:『在荷蘭,如果你在黑臉繪面季抗議種族歧視,你會被打一頓然後逮捕。』,底下由Elfe所下的評語正和上述相呼應:

我看了你的貼文,因為我需要了解為什麼我不覺得這傳統有何種族歧視?你提到的『奴隸』與『助手』都不可笑:這網頁不是小丑,且他們穿著漂亮的服裝,他們不是半裸著身體,一根骨頭穿過鼻孔像野蠻人那樣遊行(或是像Josephine Baker 和他的香蕉裙)。就如同丁丁歷險記『Tintin in the Congo』,Zwarte Piets提醒我們記住過去。我知道這對美國黑人來說是十分污辱的,看著白人將自己的臉彩繪成黑色的(自從我在美國生活過後,才明白為什麼:有一個時期甚 至不允許黑人在舞台上去飾演他們自己的角色。)就像饒舌音樂人決定掌握N開頭的那個字一樣,我們也可以忽略使我們惱怒的傳統,我個人對此毫不在乎。但身為 一個非洲人,在Zwarte Piets的身上,我看不到一個黑人的影子(他們看起來不像我,也不像任何一個我認識的非洲人),如果你感受到這份污辱,那你的自尊心肯定得非常低落。抱 歉發表了政治不太正確的言論。

校對:Portnoy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