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非洲:發展優先? 民主優先?

五月九日至十一日於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舉行的第二十二屆世界經濟論壇(The 22nd World Economic Forum, WEF)已經落幕,但是網路上的許多討論仍然圍繞著這次論壇選擇的主題:非洲的快速發展。

在一場以非洲領導為主軸的週邊會議中,衣索比亞首相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讚揚其政府的經濟成就,並斬斷經濟成長和民主之間的關聯。他:

不論從歷史上或理論上來看,經濟成長和民主之間都沒有直接關聯。我不相信枕邊故事,那些言論是經過精心設計,要將經濟成長和民主扯上關係的。民主的必要之處,是在於讓分歧的非洲各國團結起來。

儘管 梅萊斯.澤納維如是說,許多批評者仍堅稱,那些犧牲民主才得以實現的快速經濟成長都是短暫且膚淺的。一位開普敦(Cape Town)的評論者厄米亞斯.卡塞耶(Ermias Kassaye)不這麼認為;為回應筆者在臉書上的發言,他寫道:

愚鈍的心智面對自由的壓迫,總是樂在其中。當然,他為了填飽肚子而掙扎求生,卻沒有一刻自由的想法停留在腦中。成長的理由是出於民主和自由思想的社會;如果成長的花開在民主的墳墓上頭,總有一天它會繁盛到足以摧毀整個物質世界。

世界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Justin Yifu Lin)在世界銀行的部落格上如是寫道:

有些人堅稱,衣索比亞和其他相似所得水準的非洲國家受困於統治方式、貧窮和冷清的投資氛圍,所以無法逃離貧窮陷阱,但我並不認同這種說法。中國和臺灣,中國(我的國家)和其他許多新興工業化國家在幾十年前也一樣貧窮,也一樣承受了貪污腐敗和其他種種障礙;它們之中的許多國家,直至今日都還在政府管理和商業環境的指標排名上遠遠落後。我參與過中國為擺脫農業經濟而進行的轉型過程,而且我有信心,非洲也可以進行相似的改革。

他接著寫道:

如今人們需要的是我所謂的『發展思維3.0』,它的基礎是在於明辨一國擁有什麼(也就是稟賦〔endowments 〕)以及一國擅長什麼(也就是比較利益〔comparative advantage〕)。基於這種想法,政府的角色是積極主動地協助民間部門提升該國擅長的產業。 過去的發展經濟學通常都將焦點擺在發展中國家缺少什麼,以及它們不擅長什麼。一個例子就是:基於舊有的結構主義(或說是「發展思維1.0」),試圖以進口替代策略來刺激一國的重工業發展;之後,人們開始關注政府管理的問題,這個現象就體現在新華盛頓共識上(我稱之為「發展思維2.0」)。發展1.0和2.0的成果大致上是令人失望的。 發展思維3.0提出的是一種心態上的轉變――我們必須停止告訴非洲人或其他低所得國家的人們什麼是錯的、什麼必須修正;反而應該和他們合作,從他們已經擁有的資源中找出他們的長處。這些長處可以在國內外市場中轉化成他們的競爭力。

然而,許多網民懷疑這種發展優先於民主的想法,在衣索比亞的例子中是否適用。有一位無名氏在世界銀行部落格中發問:

身為一位衣索比亞人,我發覺自己很難接受你對於我國的評論。衣索匹亞的成長頌歌只是浮誇其詞的宣傳,遠非事實。試想一下,衣索比亞是一個每年接受30億美元援助的國家;現在的政府已經掌權二十年,而且現在的每人國內生產毛額(GDP per capita)和二十年前是一模一樣的。二十年前,即使是在軍事獨裁時期,人們一天至少還能吃上兩餐;現在,經過了世銀二十年的援助後,人們一天都不吃到一餐。在信仰基督的衣索比亞,偷竊是令人憎惡的行為,但如今貪污已變成全國文化。你可以在阿迪斯阿貝巴看到摩天大樓,但它們都是由統治菁英、軍官和他們的心腹所擁有的。七百萬人還在世銀資助的社會安全網計畫中,而四百萬人仍亟需食物援助。在阿迪斯阿貝巴看到的衣索比亞,和阿迪斯阿貝巴以外的衣索比亞是截然不同的。政府極盡所能地美化阿迪斯阿貝巴,讓外國人誤以為這個國家正在成長,但只要出了一百公里之外,就會看到完全不一樣的景象。衣索比亞的人權侵犯行為十分猖獗。由於你出生並成長於中國,我不怪你為了發展而貶低自由和民主的價值 。但為了對照一下,試想格達費(Gaddafi)上台前的利比亞(Libya)吧!那是一個多麼富有且建設完善的國家,但不消一年,這個國家就成了廢墟。中國的命運不會和利比亞差到哪去,衣索比亞則會更糟糕。在我們思考任何形式的發展之前,衣索比亞需要先有一個穩定的政府。一旦我們建立了一個以民選為基礎的政府,要永久地改變這個國家就不那麼困難了。世界銀行必須傾聽衣索比亞人的心聲:自由優先。自由,才能烘焙出美味的麵包,別無他法。

世界銀行先前宣布,網路上已經開展了世銀與衣索比亞夥伴策略計畫(Partnership Strategy)的磋商。衣索比亞的網民可以透過線上參與 ,提出他們對於衣索比亞的發展優先順序的意見。

一份以非洲的政治經濟事務為主軸的雙週報「非洲機密」(African Confidential)曾經報導,雖然衣索比亞列名在全球成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該國的政治策略和區域角色仍然是令人質疑的:

相較於民主和貿易同盟,食物、住屋和用水被人們視為更重要的東西。「我們是個相當強硬的政權,無人否認。」阿迪斯的一位官員私下表示。他將衣索比亞的世界觀清楚闡釋:厄利垂亞(Eritrea)1是一個威脅;索馬利亞(Somali)不是友善的鄰居;奧羅莫解放陣線(Oromo Liberation Front)2發出威脅的噪音,但完全是雜亂無章的。國外的非營利組織如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難以進入受影響的區域,難民營裡更是不時傳來政治迫害的駭人故事。

除此之外,《經濟學人》雜誌一篇名為<一個新成立的基金證明了這個國家的誘人——以及人際關係的價值>的報導也指出,衣索比亞的投資大門是優先對有關係的人敞開的。

衣索比亞,這個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的人口第二大國,持續被指控利用中國研發的監控技術來鎮壓國內的分歧聲音

譯註:
1厄利垂亞原為衣索比亞所建立的屯墾區,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聯合國的同意之下,與衣索比亞共同組成聯邦。經過多年的武裝抗爭,厄立垂亞終於在一九九三年四月,經聯合國的斡旋與監督之下,舉行了公民投票,結果以99.8%贊成通過脫離衣索比亞,並於同年五月二十四日宣布獨立。2 奧羅密亞(Oromia)是衣索匹亞中部一塊面積達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區域;奧羅莫族(Oromo)人口更占了衣索匹亞總人口的34.5%。由於種族歧異,該族人民長期遭受統治當局的迫害。奧羅莫解放陣線於一九七三年成立,旨在追求民族自決。

*Thumbail: Ethiopian Prime Minister Meles Zenawi. Courtesy of WEF Flickr page (CC BY-SA 2.0)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