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人與香煙:沈痛的告別

俄羅斯是世界上抽菸人口數最多的國家之一,有39%的俄羅斯人抽菸,且這個比例卻在俄羅斯男性中上升到60%(相較之下,僅約21%的英國男性吸菸)。與歐洲其他國家相比,俄羅斯人對吸菸的看法與法律規範較鬆,俄羅斯人可以隨心所欲的吸菸,不僅在酒吧、餐館、咖啡廳,甚至是在學校、醫院、各式大眾運輸工具、政府的建築內和公寓大樓內。菸草廣告在街頭、地鐵四處可見,甚至刊登在俄羅斯刊物的頁面上。而且菸草上的稅根本微乎其微,買一包萬寶路(Marlboro)不用2美元,若是國內的牌子,價格甚至低於1美元。

Russian's smoking habits know few boundaries. "Bad Habit," Volgograd, Russia, 22 November 2009, photo by Mohd Hafizuddin Husin, CC 2.0.

毫無界線的吸菸習慣,Volgograd:「壞習慣」,俄羅斯,2009年11月22日,照片:Mohd Hafizuddin Husin(CC 2.0.)

有鑑於此,俄羅斯政府有意改變現況,在2013年6月1日星期六,編制新的法律:為保護國人的健康免於菸草的危害,在政府的建築物、教育機關、醫療場所、電梯、公寓大樓內的走廊、火車站和大多數的火車車廂,全面禁止吸菸;該法律也嚴格限制菸草相關的廣告,增加菸草相關行業的稅,提高販售菸草給未成年的罰款。這些禁令將於商店、咖啡廳、酒吧和餐館分段實施。

其實早在2012年的十月,總理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Dmitri Medvedev)用自己的部落格分享一支影片(見下文),來解釋政府需要該法律的理由。從1990年代起,俄羅斯人的吸菸比率異常的高(僅和中國比較),俄羅斯女性的吸菸比率從7%攀升至22%,而平均俄羅斯人首次吸菸年齡從15歲降到11歲。

雖然官方數據顯示:有70%到80%的人表態支持這項新措施,但仍在俄語部落格圈引起爭議,包含諸多原因。部落客Nicolai Troitsky(在他的個人介紹提到他享受抽煙)聲稱,他最近加入成立不久的活動——為吸煙者爭取權益,Troitsky在他的文章中,強烈譴責該法的成立,應該停止對吸煙者趕盡殺絕

這種如蓋世太保法西斯極權主義,與抽菸者的對抗像是一場滅絕,不僅和常識規範背道而馳,該法甚至侵犯了一部分公民的基本權利。

雖然 Troitsky確認過戈德溫法律(Godwin’s law),但誇張的語句並不僅於此。國家副主席Igor Lebedev特別花時間提筆撰寫一篇文章,標題為〈吸菸者、藥物成癮者和殺人犯的權利〉:

習慣是根深底固的。當然不僅是吸菸者的菸癮,也包含我們習慣於見到周遭的人吸菸,我們必須要做到讓人覺得在眾人面前吸菸和吸毒是一樣的行為,畢竟兩者是一體兩面。

 一位極端民族主義黨成員的列Lebedev強調:「吸菸不是俄羅斯的傳統,是因為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引進(即300年前)。」

崇尚自由的Anton Nossik批評,法律中的強制措施將被證明是徒勞的

強制的措施終將無疾而終。在任一個反對吸煙活動中贏得壓倒性成功的國家,我們可以見到大量的蚊子館幫助吸菸者戒煙,但大多數都是以強迫的方式,但即使是最艱困、最壓抑的方式,仍然無效。我們最近(在尼克的部落格上)以法國強制的措施為例作討論,發現在過去2000年到2010年是毫無成效;在同一時間,英國的計劃降低吸菸者對尼古丁依賴的數量是法國的1.5倍。

然而許多俄羅斯人對法律權利等問題必不感興趣,他們僅專注在他們被強制執行的可能性。正如同 Osil101195推特直言不諱地說:

如果你認為反煙草法將在俄羅斯施行,那你真的是一個大傻瓜。

在這法案採用的幾天後,MindNasty畫了一幅諷刺的畫來描述該禁令的效果:

在兩車廂間,有兩位檢票員吸菸,將煙吹到「禁止吸菸」的標誌上,他們正在討論反菸法律,我並沒有看到該法的重點。

對於俄羅斯的新禁菸法所引起的爭議,和大多數西方國家20年前所遭遇到的雷同(這並非巧合,俄羅斯目前的吸菸比率和30年前的英國相同)。隨著每年近400,000的俄羅斯人死於和吸菸的相關疾病,俄羅斯政府積極推動公共健康和立法禁菸,但不論俄羅斯人接受與否,或是俄國警方是否準備好執法,其法律成效仍有待觀察。

 

譯者:Jacky Liu

校對: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