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拯救委內瑞拉:標注現實

#SOSVenezuela graffiti on the highway and behind the National Bolivarian Guard Soldiers watching the demonstration below. Photo by Kira Kariakin.

#高速公路上拯救委內瑞拉的塗鴉,前方是國家軍隊與抗議接壤之處,攝影:Kira Kariakin#

本文初由Kira Kariakin未來的挑戰網站上的熱門議題段落發表,此文是我們對於委內瑞拉示威特別專題的一部分。

2014年二月十二日青年節,大學學生陣線決定站出來,以全國規模的示威活動向政府要求更好的治安。原本的示威在塔奇拉州的聖克里斯托瓦爾市,於洛斯安第斯大學校園內學生拯救一位女同學,避免其遭到強暴事件後一星期後。政府當局暴力中止了這次抗議,使得學生只好在青年節走上街頭捍衛權益,要求更好的治安,二月十二日的示威面臨強力鎮壓,三人死亡,數人受傷,並且後續引發了一連串的示威。

至三月十一日止,示威造成的傷亡已達二十一人死亡且導致三百一十八人受傷,多達一千人遭捕。反對黨和學生控訴警力「國家人民衛隊」、「國家玻利瓦警力」和軍事組織「集體軍」必須為這些死傷負責。集體軍是民間(準軍隊部隊)城市組織支持前查維茲政府與其革命的武裝部隊,集體軍如另外兩隻軍隊都曾有被拍到和特別情搜警力SEBIN合作射殺、毆打、威嚇示威者。
 

需求

學生要求停止暴力鎮壓,並且應尊重被拘留者的人權。被拘留過的人表示曾遭受嚴酷的拷打(電刑、強暴、毆打)而且權利遭漠視。他們要求被拘留者應該要被釋放且撤銷罪名。另外的要求還有結束對於資訊的檢查制度和媒體自由的限制。抗議者沒有在當地的電視新聞和廣播電台獲得同等的報導,因為任何報導的媒體將面臨嚴重的法律後果,如罰款和取消執照。因此,幾個事件的播報因為廣播電視責任法條之故,主要是透過社群網站在進行傳播。政府無意了解或是承擔責任,也沒有展現任何調查。大多數的時候都是非政府組織和人權團體像是Foro Penal VenezolanoProveaEspacio Público一起收集文件和證詞,並且將它呈交給政府部門,以及調查組織還有像是美洲國家聯盟等國際組織。

 

當人民要求和平的時候,總統的部隊卻拿著槍指著人民。

責任

以政府的觀點來看,反對黨領袖應該要為示威演變出的暴力負責,學生只是被反對黨利用的傻子。這個論點並不可信,因為主要的反對黨(第一正義黨)領袖Henrique Capriles其實是因為預見可能的後果而反對遊行,支持學生的其實是另一政黨(熱門意志黨)的成員 Leopoldo López 以及沒有所屬政黨的María Corina Machado堅持遊行是非暴力的。Capriles本意想要連結弱勢族群的需求和問題,為更長遠目標而準備,López和Machado則希望能夠透過抗議來展現青年和中產階級的不滿。這也造成了反對政營民主聯盟(Mesa de Unidad Democrática)的摩擦。

Machado和López對遊行的支持使得政府得以指控他們預謀對總統Nicolás Maduro透過美國帝國和CIA的協助進行法西斯政變,更因CNN對此示威積極報導,將CNN也視作幫兇(影片)。

二月18日Leopoldo López向當局自首,承認陰謀煽動叛亂以及謀殺(謀殺指控後被撤銷)等罪名。自首當日,「Guarimbas」叛軍開始在委內瑞拉所有主要城市走上街頭,「guarimbas」並不受到反對黨領袖控制,也不受到普羅大眾支持,他們展現的方式更為激烈,訴求是希望能夠更換政府。一些退休的將領,Ángel Vivas,透過教授叛軍如何放置路障來破壞行車的輪胎、或放置繩索來傷害行經的人車以自衛來表達支持「guarimbas」的活動。這些行為都造成了傷害,且至少已造成三位民眾喪生。

學生的行為和決定大多還是獨立於反對黨領袖。查維茲黨人懷疑示威的成效,因為在示威僅集中在卡拉卡斯的東部,但近日其實示威已經在西邊加里夸(Caricuao)區出現了。有一些分析指出,在西區的民眾示威並不是因為不滿,而是因為對於集體軍控制鄰里的報復所產生的畏懼,不論如何,其它大型城市的抗議已經是全面性的。在聖克里斯托瓦爾市,抗議活動特別的激烈。

政府以任何所有民眾都可以參與的和平對話做出呼籲,無論是學生或是反對黨領袖。大多數反對黨拒絕參加,除非政府停止鎮壓的動作、釋放被逮捕的學生以及政府單位需停止使用法西斯份子、謀殺中產階級、陰謀論者等等字眼。因為不同利益相關人彼此之間沒有信任,對話停滯不前。

 

同時,強力鎮壓並沒有停止,甚至在查維茲逝世一週年的時候也沒有停止下來。

社群媒體的角色

In Venezuela the only “peace” is had by the death. #PrayforVenezuela. Photo by Kira Kariakin.

在委內瑞拉,只有死人得到平靜。#為委內瑞拉祈導。攝影:Kira Kariakin

委內瑞拉人積極地使用部落格、推特以及在Facebook、Flickr、YouTube以及各種平台上張貼證詞、影片以及照片。因為媒體管制,Twitter變成了主要的媒體管道,在標籤#拯救委內瑞拉(#SOSVenezuela)、#為委內瑞拉祈禱(#PrayforVenezuela)下,各種事件都被記錄下來且以新聞的形式送往國際社會。本地媒體不能播放的影片和照片則是透過人民通往了全世界。

奧斯卡數天前的Twitter要求明星公開支持委內瑞拉的抗議宣傳活動收到一些成效,許多傷心的宣言、個人的意見以及沮喪,都透過這些標籤來宣洩。

對不快樂而言,我們太年輕了。

阿米塔爾的示威者為逝去學生悼念。

向前展望

在經歷近三十天的示威,依然看不出示威遊行何時終止,對於政府和反對陣營之間的真實情況有著許多謠言和臆測。在政府陣營,據傳分裂成兩大陣營,軍方代表Diosdado Cabello、議會主席和平民代表總統Nicolás Maduro。
 
反對黨代表,主要有四個陣營:獨立於政黨團體行動的學生、支持Henrique Capriles的溫和派、堅持街頭行動的Leopoldo López和María Corina Machado的支持者,以及希望迅速弄垮政府以平民軍事團體為主的極端主義者「guarimberos」。
 
這些陣營之間的情勢正在上演,反對人士現在已經找出自己的方向不再受反對黨領袖控制和影響。對未來的不確定和焦慮與沮喪和憤怒混合,結果究竟會如何難以預測。人民受到高犯罪率、物資缺乏以及人權侵犯所苦,亟欲尋求幫助:#拯救委內瑞拉(#SOSVenezuela)
#SOSVenezuela. Photo by Kira Kariakin.

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們,委內瑞拉正在為自由奮戰。#拯救委內瑞拉;攝影:Kira Kariakin

更多資訊連結至維基百科
Kira Kariakin (1966)是一名委內瑞拉的部洛客,自1999年起為ICT4D擔任傳播與創意顧問至2013年;過去也曾任職於出版業,曾在烏干達和孟加拉各住五年,也曾在坦尚尼亞、肯亞、波札那以及印尼等地待過很長的時間,現居委內瑞拉且於出版業兼職,她同時也於閑暇時拍攝照片、寫詩、撰史且編輯文章,大多數都發表於網路平台;參與多種與詩學有關的文化工作以及和投身社會團體提倡資訊接近權和言論自由。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