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對部落客的迫害將不會應審查制度畫下休止符

When will the persecution of Alexey Navalny end, if ever? Images mixed by author.

如果可能的話,對涅瓦尼的迫害何時才會停止?(此為合成照片)

俄羅斯政府對阿列希.涅瓦尼(Alexey Navalny)的迫害,就像是一則永遠不會結束的故事。身為俄國最知名的部落客和反對派領袖的涅瓦尼,儘管從二月時就遭到官方施以居家軟禁,但在許多的抗議場合中,涅瓦尼依舊是抗議群眾的前線領袖。過去一年來,面對多項針對他的犯罪指控和法律訴訟案,使涅瓦尼頻頻出席法庭。近日,他則將服滿因涉嫌貪汙罪而遭判處的五年緩刑。至於有關當局以數件不同的犯罪案為由,對其施以居家軟禁,可說是不適用軟禁天數達一百六十一天即到期的規定。當一百六十一天過後,政府當局極可能自動發起第二波軟禁。除此之外,今年三月中旬,俄羅首席檢察官也下令國家監察員,封鎖網路上連往涅瓦尼網誌的路徑。

涅瓦尼過去經常現身群眾之中,身影無所不在,如今他唯一出現在大眾面前的時刻,只剩下來回往返於住家和法庭的路途上。

與其說涅瓦尼是單一個體,他更是俄國反對派勢力聚攏的化身。一支由付費員工和志工所組成的團隊持續推動涅瓦尼的反貪腐計畫,並不忘更新他的社群網站。這個由科技怪傑所組成的頂尖團隊,多次成功擊敗俄羅斯官方的審查員,轉貼涅瓦尼網誌的內容到其他網站上。這使得俄羅斯政府不停的封鎖,涅瓦尼的支持者就不停的設法更換新的因應方式,展開一場已持續兩個月、宛如貓抓老鼠的角力賽,至今克里姆林宮仍舊居於下風,所以當親克里姆林宮的行動份子,將目標對準那些負責處理審查規避機制的志工時,一點都不讓人感到訝異。

2014年5月20日,親克里姆林宮當局的俄羅斯消息報(Izvestia)寫道,一個網路團體要求首席檢察官調查一種網路病毒,這個病毒凍結使用者的數位載具,直到使用者捐款至一個指定的線上帳戶,凍結才會解除。這個帳戶似乎和從涅瓦尼美國官網發現的帳戶一模一樣,還會將網頁重新導向至貼有涅瓦尼部落格內容的鏡像網站(Mirror Site 或稱鏡像站點)。這個網站的擁有者分別是佐多尼可夫(Vladislav Zdolnikov)和卡爾普克(Ruslan Karpuk),他們利用網路募集資金,好讓他們「使涅瓦尼的部落格更容易進入的工程」能繼續進行。他們所募得的資金匯入一個架設在電子錢包網站Яндекс.Деньги 上的線上帳戶裡,卡爾普克原本利用這個錢包為他之前所架設的網路電視台i2TV募集資金(目前為該電視台募集資金的帳戶已經改變),他現在和佐多尼可夫一起經營另一個叫Newcaster.TV的網路電視台。 

魯斯蘭.卡爾普特(Ruslan Karpuk)為迴避俄羅斯官方審查制度之鏡像網站的維護志工之一,讓RuNet的用戶能夠進入涅瓦尼的網誌。照片取自/Vkontakte

 

管理俄羅斯消息報網路部門的利提克(Aleksandr Litke)指控,涅瓦尼手下的程式設計師將電腦病毒植入一種插件裡,使用者安裝後,即可進入保有涅瓦尼部落格內容的鏡像網站。利提克也揭發了一個新架設、專門宣揚這種進入方式背後運行原理的網站,他向該網站質問:「這位反貪腐的改革者是決定要搶劫網民的錢嗎?」負責維護鏡像網站的卡爾普克,約在一個多月前注意到這項病毒指控(virus accusation),到了上個月十九日時,他則注意到,早在四月初許多網路論壇上都出現了外表一模一樣、顯示故障維修訊息(trouble-shooting messages)的頁面有關凍結網路、要求捐款的網頁,目前唯一僅剩的證據只有一張拍攝自網路的照片,上面寫著:「向審查制度說不!捐款一百塊盧布打倒審查制!」旁邊則有個選擇鍵可將錢匯進涅瓦尼在美國官網上的線上帳戶。然而卡爾普克指出,這是一張假照片。

「向審查制度說不!捐款一百塊盧布打倒審查制!」的網頁,被認為是涅瓦尼在網路使用者電腦中植入病毒,以竊取支持者的錢的證據。LiveJournal

藉由利提克的社群網頁斷定,他是一名立場十分堅定的歐亞主義份子,致力擴展俄國在地緣政治領域的力量。此外,他也時常貼出一些涉及種族歧視、恐同性戀和反美勢力的貼文。他在俄羅斯最大的社群網站 Vkontakte上,以公眾社群類別建立了自己的團體,致力於打擊在網路上出現的猥褻言詞。利提克可說是一名具有能力的數位藝術大師, 發布經編輯修改過後的影像,搭配上俗麗的文字敘述,有如出現在受歡迎的國族主義網站Sputnik & Pogrom上的可笑照片。

在所涉嫌的諸多罪行中,涅瓦尼面臨了更嚴厲的指控,相較之下,上述利提克對涅瓦尼的這番控訴,應當不會對其造成真正威脅。此外,植入電腦病毒以竊取支持者金錢的說法更是毫無根據,到頭來只顯得相當荒謬。利提克和其他親克里姆林宮的追隨者並不會為此結果感到惱怒,畢竟他們自始至終只是為了散布不利涅瓦尼這位反貪腐烈士的抹黑謠言,但藉由攻擊讀者用來規避國家審查制度的鏡像網站,也讓涅瓦尼下極度仰賴其提供科技技術的志工有機會受到迫害。

然而到目前為止,佐多尼可夫和卡爾普克都未因上述的謠傳而被嚇退,他們早就了解到,為俄國政府最大力迫害的人做事,本身就是一項極具風險的事業。

 

譯者:Mogy Wu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