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公民抗爭運動在俄羅斯興起

Protesters detained at rally in support of Bolotnaya prisoners held in St. Petersburg on February 24, 2014. Photo by Yury Goldenshtein for Demotix.

2014年2月24日,發生在聖彼得堡的抗議事件。照片:Yury Goldenshtein for Demotix.

根據俄羅斯「公民倡議委員會」(the Committee of Civic Initiatives)的監測調查,可以發現俄羅斯人愈來愈敢於批評當局。據專家統計,2015年上半年(一月一日至六月一日)俄羅斯群眾抗爭運動的總數,相較於2014年上半年,成長將近15個百分點。

公民倡議委員會」不僅監測俄羅斯各地區的社經和政治緊張情勢,也透過主流媒體和通訊社對於抗爭行動的報導,來評估國內異議的強度。除此之外,「公民倡議委員會」的社會學家、政治學家及經濟學家,更依據社經狀況­(薪資、津貼、福利)及國內政治脈絡(地方政治系統和政治事件)將各地區排名。

監測員所記錄的抗爭行動,包含了政治運動及各種社會、勞工權益、都市問題(例如交通)、環境議題的相關運動。專家指出,2015年,國內政治對俄羅斯人民的重要性超越國際政治(包含烏克蘭危機),而社會議題則與前年度同等重要。

資深的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the Higher Schools of Economics)研究員及監測報告的作者之一阿歷克西‧提柯夫(Alexey Titkov),告訴RBC新聞通訊社15個百分點是相對的數據:「這並不像我們去計算每一個抗爭行動參與者的人數,抗爭行動聲量上的成長只是代表今年抗爭運動數量上的增加,且人們更頻繁、更直言不諱地表達他們對特定議題的不滿,這兩項指標在我們分析中累加。」

「俄羅斯各地區發生抗爭的可能性排名」(製圖:RBC新聞通訊社)

這張由RBC新聞通訊社製作的視覺資訊圖表呈現出各地區的反對情緒與抗爭活動發生的可能性。深紅色為底的地區像是莫斯科、聖彼得堡、新西伯利亞州(Novosibirsk)及外貝加爾邊疆區(Zabaykalsky),是最有可能爆發抗爭行動的地區。

另一位監測報告作者—政治學家亞歷山大‧基涅夫(Aleksandr Kynev)表示,俄羅斯許多地區並沒有針對不滿政策而發起群眾抗爭的傳統。他告訴RBC新聞通訊社,俄羅斯公民常是以「抗爭投票」的形式,在投票所投下手中的一票來表達對政策的不滿。報告的作者們判定,抗爭情緒的高漲將會提高38個地區的「抗爭投票」,這些地區將於201612月舉行地方選舉。若地方當局採取行政手段施壓異議聲浪,將導致內在的反對情緒化為實際的街頭抗爭。

「公民倡議委員會」的專家表示,儘管抗爭運動在俄羅斯興起,至今仍未出現如201112月聯邦會議下議院大選後的選舉舞弊抗爭一般,足以撼動莫斯科當局的另一波運動。雖然監測報告之意並不在於預測群眾運動發生的可能性,亞歷克西‧提柯夫仍解釋,出於對社經狀況不滿的區域抗爭與20112012年間的「不滿的冬天」(Winter of Discontent)抗爭,性質是不同的,因此同樣大規模的抗爭並不會發生。

「公民倡議委員會」是一個俄羅斯非營利組織,其自詡為促進俄羅斯向上發展的「非政治性經濟、科學、教育、保健、文化與生活各面向專家的聯盟」。該委員會於2012年由前財政部部長亞歷克西‧庫德林(Alexey Kudrin)與多名政治和公民人士創立。

譯者:Tu Min

1 則留言

  • Hope

    嗨,你好。我對這篇報導很有興趣。之前讀過《獨裁者的進化》,裡面提到俄羅斯的非政府組織受政府監控的情形,甚至有政府扶助反政府的非政府組織成立、扶助反對黨成立等情形,等於是製造反對自己的假傀儡假象。

    因此我很好奇「公民倡議委員會」在俄羅斯如何確保不受俄羅斯當局監控(或是當局真的有監控?),如何確保他們的獨立性與批判性。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