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芬蘭薩米部落的女性馴鹿牧民群起對抗全球暖化問題

Inka Saara Arttijeff est la conseillère du président du parlement sami et est issue d'une famille d'éleveurs de rennes samis. Elle représente la Finlande aux sommets internationaux sur le changement climatique. Crédit: Sonia Narang/PRI

尹卡·莎拉·雅提耶芙(Inka Saara Arttijeff)為薩米馴鹿牧民家庭的成員,她擔任薩米議會主席的顧問,並代替芬蘭出席氣候變遷的國際峰會。照片提供:Sonia Narang/PRI。

本篇由 Sonia Narang撰寫的文章,於 2018 年 3 月 7 日刊登在國際公眾廣播網(PRI.org)。「全球之聲」與 PRI 為合作夥伴關係,在此重新刊登。

文中連結皆連結至英文頁面,如有例外將特別註明。

尹卡·莎拉·雅提耶芙(Inka Saara Arttijeff)和家人齊聚在他們紅色木造屋的舒適廚房內,一旁的爐上正煨煮著美味湯品。他們就住在位於芬蘭極北端奈棱(Nellim)的一處迷人村落裡的冰凍湖邊。時間是二月初,這裡要到下午三點太陽才會升起。尹卡·莎拉·雅提耶芙的家族皆是薩米原住部落成員、馴鹿的飼養員,他們不在乎日光不足或氣溫低於零下。

薩米人為芬蘭北部地區的原住民族,在瑞典、挪威和俄羅斯也有他們的足跡。他們以畜養馴鹿的好幾世紀傳統為人知曉。(馴鹿在芬蘭被認為是半家畜動物,飼養員會帶領牠們在遷徙季節前行。)然而,氣候暖化的威脅打亂了薩米人的馴鹿畜養傳統北極地區的氣溫上升速度之快,遠超過地球其它地區的兩倍之多,馴鹿牧民因此群起對抗愈來愈無法預測的極端氣候。

雅提耶芙的木屋前是一片白雪覆蓋的廣闊森林。但是,樹林砍伐的情況已經開始侵入薩米人放牧馴鹿的森林地區。氣候暖化及森林砍伐這兩個因素,合力使得馴鹿更難以找到食物,同時改變了牠們的遷徙習慣。

雅提耶芙對我們說:「馴鹿畜養代表著一種生活型態。」

「我們生來就是馴鹿牧民;這是我們身份的一部分」,她繼續說著:「對我們而言,很難想像過著另外一種生活。」

雅提耶芙在馴鹿群中度過她的童年時光,她的馴鹿群也學著認識她。「當我還小的時後,我帶著一頭小馴鹿,馴服牠,帶著牠和我到處玩耍。牠就好像我的寵物一樣。」她笑著說。

Dans l'Arctique, le hausse des températures a modifié les conditions météorologiques dans le nord de la Finlande; il est donc difficile pour les rennes de trouver de la nourriture sous la neige durcie. Crédit : Sonia Narang/PRI

芬蘭北部北極地區溫度上升導致氣候變遷,使得馴鹿無法在雪融之後再結冰的雪地上找到食物。照片由 Sonia Narang/PRI 提供。

薩米文化一直以來都是雅提耶芙的生活裡很重要的一部分,這也反映在她的服裝造型上:她以薩米人傳統飾品做裝飾打扮,例如她在戶外時頭戴的手工帽子,還有一條她自己編織的裝飾有圓形金色胸針的圍巾。

雅提耶芙也是薩米部落逐漸增多的女性成員之一,她們勇於發言,並讓自己的聲音遠播至村落邊境之外。33 歲的雅提耶芙在薩米議會擔任總理 Tiina Sanila-Aikio 的顧問,同時是芬蘭在國際舞台的發言人。她每年都參與原住民族代表團,在聯合國討論氣候變遷的議題。她同時也擁有國際關係法學文憑。

雅提耶芙認為能夠在國際高峰會上代表薩米人民及自己的國家發言是一件很榮耀的事情。她說:「說來可能有點奇怪,但是之前一直都是非薩米人或原住民族的人替我們做決定。但是今天我們能夠參與決策,而且我們的意見也獲得重視。」

古老傳統被迫不斷地變化

只要氣溫稍微攀升,就能對部落牧民造成戲劇性的影響。馴鹿在冬天時能夠輕易地在雪地裡找到他們喜愛的食物:(與真菌和藻類共生的)苔蘚。然而,當暖冬融雪之後再度結冰,就會讓馴鹿無法嗅到或挖掘被硬化的冰層覆蓋的食物。

雅提耶芙描述她近幾年來親身經歷的氣候變化,其中最為顯著的事為傳統降雪時節變成下雨。「它會下雪然後再下雨,然後就會導致雪地結冰⋯⋯這樣會使得冰層變得更硬」,她向我們解釋:「馴鹿無法在森林裡找到食物因而變得虛弱」,雅提耶芙痛心地說。「我們的馴鹿數量變得越來越少。」

Inka Saara Arttijeff et sa famille vivent dans cette maison, dans un des tout premiers villages du peuple sami. Ce village a été construit au bord d'un lac lorsque le peuple sami est passé d'un mode de vie nomade à un mode de vie sédentaire. Crédit: Sonia Narang/PRI

雅提耶芙和家人居住的房子,薩米部落第一個建造的村落的其中一間。當薩米族人從遊牧生活轉變定居民族時,他們首先在湖邊建立了這個村落。照片由 Sonia Narang/PRI 提供。

芬蘭科學家也正在努力研究這些氣候變化所造成的衝擊現象。「芬蘭自然資源研究學院」科學家約寇·肯布拉(Jouko Kumpula)表示:「北冰洋地區在這個冬天初期溫度非常地高,於是在空氣中產生了水氣,」他解釋著:「潮濕的空氣擴散到地表上,凝結成雨滴落到雪地上,這對馴鹿來說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再者,氣候暖化也助長了環境中有害微生物的增長。約寇·肯布拉表示:「許多新型寄生蟲或新型疾病因為氣候變遷已經蔓延到北部地區,將會對馴鹿造成感染」。

在薩米人村落的房子裡,雅提耶芙和叔叔一起討論當地樹林砍伐問題。Kalle Paadar 這個大半生的時間都在照顧和飼養馴鹿的 68 歲老薩米人解釋森林濫伐是個顯著問題。當樹木被砍掉後,森林裡的植群會跟著產生變化,導致馴鹿的遷徙路線也跟著改變。樹林砍伐也會產生許多木屑污染雪地,覆蓋了馴鹿的食物來源。雅提耶芙說:「為了畜養馴鹿,我們需要一個健康的森林環境」。

母親與馴鹿畜養

莎拉·泰勒法妮耶米(Saara Tervaniemi)是馴鹿飼養員,同時也是三個小孩的母親。她強調,森林產業也是重大威脅之一。她在薩米議會總部如此表示:「森林產業害我們失去了冬天放牧的場地」。

芬蘭國有林業經紀公司 Metsähallitus 管理著這個國家 1/3 的森林面積,並負責採收及販賣木材。 公司區經理及環境專員奇爾西·瑪麗亞·克爾侯萳(Kirsi-Marja Korhonen)表示公司與薩米部落密切合作並商討在馴鹿放牧地區內的樹林砍伐情況。克爾侯萳強調在薩米土地上有 60% 的樹林落在保護區內。根據飼養員的說法,仍然有一大部分的薩米森林不受保護,同時也指責豐碩的森林被砍伐一空的事實。

泰勒法妮耶米解釋監督發生在部落土地上的森林產業活動的必要性,因為森林濫伐慢慢地在損害她想要傳承給孩子的傳統文化。泰勒法妮耶米在孩童時期幫忙父親趕集馴鹿時就跟著學習如何畜養牠們。她的孩子們也渴望家族傳統能夠一直延續。

「當我們愈加了解我們的傳統活動在這塊土地上面臨著這麼多的威脅時,身為母親的我實在很難接受自己的孩子夢想成為馴鹿飼養員。」她說:「如果森林濫伐像預期的那樣繼續發展下去,馴鹿畜養對我的孩子們將成為一個極大的挑戰。」

Saara Tervaniemi, membre du conseil des Samis, nous confie que ses trois jeunes enfants rêvent de devenir des éleveurs de rennes. Crédit: Sonia Narang/PRI

薩米理事會的成員莎拉·泰勒法妮耶米(Saara Tervaniemi)向我們述說她的三個孩子夢想成為馴鹿飼養員。照片由 Sonia Narang/PRI 提供。

泰勒法妮耶米說這樣的生活方式在薩米人民的血中流動。她說:「如果你跟我丈夫或這個地區的其他馴鹿飼養員說改找其它工作,我想他們應該沒有其它選擇。他們畜養著馴鹿長大,這是我們的生活,也是我們存在的方式。」

泰勒法妮耶米今年 37 歲,她是負責匯集來自四個國家薩米族人代表的薩米理事會成員之一。她表示:「我們必須要激進一點才能維持我們的生活方式及文化傳統」。對她而言,薩米部落中的女性一直以來與男性在立足點上平等,有許多人甚至在政治機構裡擔任要職。除了擔任理事會成員,泰勒法妮耶米正在撰寫的博士論文主題也是關於薩米族人遭逢的狀況。

在芬蘭薩米議會中心,由女性主導的事實顯而易見,而男女成員數量相當。另外,地區團隊的女性成員們,像是 Sarahkka ——這個名字來字於薩米古老傳說的父親與母親所生的女孩的名字——以及 Sámi NissonForum (女性論壇)負責召集北部國家各個薩米部落的女性族人;她們致力於性別平權以及部落政治議題,特別著重於水及土地的權益問題。

就因為薩米女性承擔著孩子教養以與文化世代傳承的重責大任,馴鹿畜養對她們而言於是變成相當重要的議題,特別是近年來森林濫伐和氣候暖化的問題更趨嚴重。

Les forêts couvrent 75% des terres finlandaises, les éleveurs de rennes samis s'inquiètent des effets de l'exploitation forestière sur les pâturages. Cette photographie est la vue depuis le parlement sami dans le nord de la Finlande. Crédit:  Sonia Narang/PRI

芬蘭有 75% 的土地面積為森林地,以畜養馴鹿為生的牧民擔心馴鹿放牧地上的森林砍伐情況。照片為位於芬蘭北部的薩米議會中心外頭的景色。

「馴鹿在薩米文化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泰勒法妮耶米接著說:「身在大自然中與馴鹿一同生活,真的是一件相當美妙的事情。」

雅提耶芙與薩米族人的智慧以及他們和馴鹿之間所培養出的默契。「當我們看不到牠們的時候,我們會想念牠們:牠們的氣味、牠們的樣子和牠們的聲音。牠們認得我們的聲音,當我們呼喊牠們時牠們也會朝我們這邊走來。」

然而,不僅僅是馴鹿畜養遭受威脅,其它四種生存方式:漁業、採集、打獵和傳統手工藝也面臨著相同的問題。「這些都需要來自大自然的原料」雅提耶芙解釋著,「如果大自然產生變化,傳統生存方式將不再受用,所以如果真的有什麼變化,我們的命運也將跟著改變。」

Sonia Narang 受到歐洲森林學院(European Forest Institute)《Lookout360 Climate Change Immersive Story Accelerator》計畫的支持,於芬蘭撰寫本篇報導。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