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波蘭學生以抗議拖延可能會嚴重打擊學術自由的爭議性法案

Occupation strike of students in Poland.

「佔領抗議」。攝影Pamela Gąsiorowski,授權使用。

原文發佈於2018年6月26日。

波蘭的學生抗議已成功拖延一項反對者們聲稱可能會威脅到大學自治的法案。

這項被稱為「2.0法案」的法案裡包括了減少對地區性大學的贊助及研究機會等提案,目的是要減少大學議(University Senate)會對校園的控制。大學議會是由一群學生、學者以及其他大學員工共同組織的組織,其營運由組織內部成員自決安排。而新法案則意欲降低其控制力,轉而支持由大學以外人士組成的一個大學理事會(University Council)。

該法案日前新增的另一條文則要求學術機構所聘用的女性研究者需於60歲退休,比起男性同僚的退休年齡早了5歲。

波蘭執政的右翼國家主義者黨派法律正義黨(Law and Justice)自2015年掌權後,已於社會多個面向皆加強了政府的控制力度。批評者們擔憂,這項法律草案是專制主義的另一表現。

近兩週來,全波蘭各大學的圍牆、露台以及圍籬上都被貼滿了手繪海報、標語及小手冊,學生們佔領各個空間,怒吼出他們對於這即將實施的改革的不滿。這次示威活動是1989年以來首次的全國性學生示威活動。

在華沙露台上誕生的抗議運動

這項法案是由波蘭科學暨高教部部長Jarosław Gowin所推動的。6月稍早,在總理Mateusz Morawiecki提出100餘條修正條款之後,這項法案即被送到波蘭下議院進行二讀。

一般推測該法案會在2018年10月實施,但事實並非如此。

對該法案的抗議最早宣布於Facebook上,是發生於6月5日的一場名為「解放學術日」的活動(波蘭語:Wolne Dni Akademii;英語:Free Academic Days)。來自華沙大學的學生佔領了卡齊米日宮(Kazimierz Palace,為校長辦公室)的露台;卡齊米日宮就在位在最時尚的Krakowskie Przedmieście街上。

「獨立學習」(波蘭語:Nauka Niepodległa;英語:Independent Learning)的口號之下,抵抗的情勢越演越烈。參與者舉辦論壇及集會,得到波蘭國內以及海外多個機構的支持。

有一些政治人物在推特上祝賀學生,可能參選波蘭總統的Robert Biedroń就是其一;而也有人直接提供食物及睡袋等物資,實際支持抗議行動。

華沙大學的學生們正在進行抗議,以此捍衛在Gowin改革中會遭受最大打擊的族群:小型大學。以各個小型的自治及民主中心顯示出團結,這不但在大學,在國家以及政治上也很重要。謝謝你們!

網路上開始流傳各種照片。照片顯示,露台中心搭起了臨時帳篷,欄杆上擺滿了咖啡和餐盒等補給品。

華沙大學學生宣佈,他們至少會在卡齊米日宮(校長辦公室)待到6月28日。他們只要求就2.0法案進行認真的談話,並提出了11項要求。

於此同時,法律正義黨的草案支持者試圖抹黑示威者,表示示威者的行為相當愚蠢,無法代表大眾。

這不是一場學生抗議,只是幾頭紅豬,甚至只是紅豬的子孫。不要說這是一場由學生所發起的抗議,因為正常的學生會遠離這種活動的。

抗議在蔓延

華沙的學生佔領了露台10天,直至法案的二讀被推遲為止。截至二讀被推遲那天,這些學生已不是全波蘭唯一對此進行抗議的組織。

在全波蘭各地的機關單位,都有學生以及年齡老少兼有的支持者舉辦遊行及討論會,並懸掛反對草案的標語。其中一幅海報簡單直白地問道:「Gowin在做什麼?」

露台上掛著帶著主題標籤符號的抗議標語,標示了出現示威活動的城市名稱。Pamela Gąsiorowski攝影,經授權使用。

學生也佔領了校園空間。6月9日,在克拉克夫(Krakow)的AGH科技大學(AGH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一名門房進入了被學生佔領的一間教室,宣稱學生假裝教師進入教室,要求學生歸還教室鑰匙。學生聽到了他的要求,但拒絕離去。一場衝突因之而起。

佔領該教室的示威團體於事發3日後在Facebook上貼文,表示他們這幾天來一直被警察威脅,警方認為他們想要「闖入」大學校園建築。隨後另一則貼文解釋,他們正在計劃抗議Gowin草案的相關行動:

W trakcie debat i wykładów prowadzonych w trakcie Strajku Okupacyjnego poruszono znacznie więcej kwestii niż tylko te wynikające z projektu reformy polskich uczelni wyższych. W ten sposób wyrażamy sprzeciw nie tylko wobec ustawy 2.0, ale również obecnego kształtu Uniwersytetu, jako przestrzeni niedemokratycznej, wewnętrznie podzielonej i hierarchicznej.

在佔領示威期間所進行的辯論和演說中,有更多的議題被提了出來,已不光是波蘭大學改革的相關議題而已了。如此一來,我們不但表達了我們對2.0法案的反對,同時也反映了我們對於當前大學不民主、內部分裂、父權統治等現狀的不滿意。

在波茲南(Poznań),學生從6月12日起開始示威,佔領了校長辦公室。他們堅稱,他們衝突的對象並非是校長或是大學主管,但他們不能接受校長限制示威人數--白天僅允許20人參與抗議,而夜間更只允許7人參加活動。

在波蘭國會延後法案表決至7月,且高教部聲稱將會於表決時呈上修改過的提案之後,全波蘭的學生方結束示威。

示威「並不表示高等教育不需要改革」

在整個抗議過程中,高教部長Gowin一直方稱此法案將改善波蘭的大學教育;根據 Wiadomości報,Gowin聲稱他並不理解這些示威活動;他解釋,過去幾年來,他已就此法案諮詢過「所有學術團體」。

然而,一名於華沙參與示威活動的匿名參與者向 OkoPress 表示,學生們之所以決定要採取行動是行動是因為「政府所進行的諮詢只選擇支持該法案的人來進行。」

此外,在克拉克夫的抗議中大唱革命歌曲的Mateusz Burzawa則向全球之聲暗示,法案反映了Gowin對高等教育的態度:

[The protest] does not mean that higher education does not need reforms, and how that everything in this bill is bad, only [that] the faith of the minister that “the market will solve all problems” is an ideological approach.

(抗議行動)並不表示高等教育不需要改革,也不代表該法案中的每一件事都很糟;只是教育部長認為「市場會解決所有問題」的這種信仰是個意識形態上的處理方式。

並非所有學生都認為抗議是正確的手段。Kacper Aleksander Czechowicz在臉書上稱華沙大學中的抗議行動為「一場鬧劇」,認為示威活動組織者妨害了學生議會的工作。波蘭學生議會的指定代表在國家層級上與波蘭國會同等級別,可參與協商,目的是透過代表學生群體,為學生權益進行遊說,與政府協商。

Dawid Czajkowski設計的抗議海報,經授權使用。

但是平面設計師暨行動人士Dawid Czajkowski則在另一則臉書貼文中提出反對意見,認為學生議會並未如其職責般與學生站在一起(以他的話來說:它/學生議會就像大熱天裡的奶油一樣軟。)

這是何以Dawid用他公司的「Posters Involved」來支持學生;他認為學生族群是受到草案威脅最大的族群。Czajkowski所設計的示威海報包括一張畫面中有一個模糊白色方格,上頭用紅色寫著「自治」大字的海報;還有一個印上Gowin 2.0的鋸子切過中間。

他告訴全球之聲:

這項針對高等教育的新法將責任集中在大學身上,取走了個別員工的自治權…此外,較小型的大學也因之被邊緣化,偏袒了較大型的大學。這意味著你只有到全國少數幾個重點學術中心才有辦法成就自己,這很明顯就是有控制博士生、他們的未來等等的可能性。

於此同時,一開始組織抗議活動的學術示威委員會也在計畫主辦一場代表大會,集合全波蘭各地的示威團體,以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抗爭尚未結束。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