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正式合法化新疆「再教育營」 微博網民大力聲援支持

「畢業生」在「結訓」後獲頒證書。(中央電視台新聞畫面)

在國際媒體及人權組織日前報導了新疆再教育營、揭露中國當局疑似在未合法起訴受監禁人的前提下監禁了多達一百萬名的中國穆斯林以後,中國政府的公關策略於是從否認再教育營,轉變為合理化再教育營。

過去一年,中國政府以「極端主義行為」為由,強行拘留新疆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國際社會對此強烈批判。然而,中國所謂的「極端主義行為」包括了所有未經理解的宗教行為,例如蓄鬍或戴頭巾等。

再教育營裡究竟發生了哪些事仍然無法全面性地為人所知,但據曾受到拘禁者所言,他們被迫改變自己的信仰並承諾忠於中國共產黨,同時,他們被迫批評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並食用違背自己信仰的食物。他們還說到難民營裡裝有鐵絲網、監視系統和武裝警察。

起初,中國的回應方式是否認這些再教育營的存在--2018年8月,在聯合國人權小組將此事件檯面化之後的不久,中國代表團即表示「新疆再教育營根本不存在」。

然而,不到兩個月以後,再教育營的存在正式地被攤在陽光下。10月9日,新疆當地政府修訂了「反極端主義條例」,授權地方當局開始「職業培訓中心」,以實現教育和思想轉變。換句話說,新規定使「再教育營」的存在合法化。

新的公關策略幾乎即刻反映在中國媒體和社交網絡上,許多發言對此政策表示讚賞。

10月16日,中央電視台播出專題報導,並採訪了新疆和田中心的一些「畢業生」, 其中一人說道:

我如果不來這裏的話,我可能就會跟隨那些宗教極端份子、走上犯罪道路。

同樣在10月16日,黨派媒體出版商《環球時報》刊登了一篇社論,指新疆的反極端主義措施實際上是「人道主義行動」,預先防範了種族清洗的災難,應被世界其他地區視為成功典範。:

新疆通过加强治理避免了世界其他地方上演的各种极端情况,应被视为化解高风险局势的难得正面范例。[…]从波黑到科索沃,再到利比亚、叙利亚,悲剧故事的类型既有区别又很相似。那些地区都死了很多人,输出了大量难民。西方对那些地区的动荡过程实施了大量干预,但曾经的或者正在付出的代价却如此沉重。难道西方真的愿意新疆也出现震动世界的人道主义灾难、对外输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难民吗?

新疆透過加強治理避免了世界其他地方上演的各種極端情況,應被視為化解高風險局勢的難得正面範例。 […]從波黑到科索沃,再到利比亞、敘利亞,悲劇故事的類型既有區別又很相似。那些地區都死了很多人,輸出了大量難民。西方對那些地區的動盪過程實施了大量干預,但曾經的或者正在付出的代價卻如此沉重。難道西方真的願意新疆也出現震動世界的人道主義災難、對外輸出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難民嗎?

在此前一天,中國共產黨轄下《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在推特上發文,稱一百萬穆斯林被拘留者的事情純屬猜測

我已得知在新疆職業訓練中心接受「去極端主義教育」的人數。我並未授權揭露這樣的數據;我可以說的是,人數遠小於外界所臆測的「一百萬」。

為避免落入數據陷阱、給西方媒體另一個藉口來炒作這個議題,中國官方並未揭露實際人數。

一百萬這個數字,是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UN 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根據多個國際人權組織遞交的數份可信報告所進行的估算。進一步的報告更依據衛星圖像,指出再教育營的規模--其大小估計可容納超過一百萬名被拘留者。

許多人不接受胡錫進的說法,並強調中國根本不允許記者訪問難民營,記者無法客觀報導所發生的事情。

第二天,胡錫進又寫了三篇推文捍衛新疆的維安措施:

新疆的局勢早已失控,一年內發生了一千多起暴力襲擊事件。暴力發生當下,當地政府阻止了媒體的報導,這使得外界無法理解現在的措施。 這是新聞自由不足的代價。1/3

— Hu Xijin 胡錫進 (@HuXijin_GT) 2018年10月16日

新疆曾發生了可怕的事。附近村莊的小流氓阻斷了道路,攔住了所有車輛並殺死車內所有漢人。希望外界能夠理解,目前正在新疆採取的措施,已被視為最後關頭的必要手段。2/3

— Hu Xijin 胡錫進 (@HuXijin_GT) 2018年10月16日

目前新疆最緊迫的任務是穩定局勢,防止被極端主義洗腦的維吾爾族青年殺害當地人、並防止他們被犯罪現場的警察殺害。職業培訓中心或許不是最理想的解決方案,但它有一定的效果。3/3

— Hu Xijin 胡錫進 (@HuXijin_GT) 2018年10月16日

胡的論點並沒有得到迴響,反而引來一些嘲諷,尤其是關於一千起暴力襲擊和暴民的說法。評論者表示:

相信我,如果真有其事,你的政府絕對不會放過任何在公開場合、以及你們的假新聞頻道(CCTV新聞節目)大肆宣傳的機會。

另一方面,胡在微博上吸引了許多積極回應。同樣在10月15日,在他主持的脫口秀節目中,他說:

簡中原文:【新疆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取得好的效果】围绕新疆治理,中国人与西方的干涉势力完全不在一个对话频道上。我们要的是新疆的和平稳定,要的是那里各族人民的幸福安宁生活,这是最大的人权。而西方那些势力是要找中国的茬,扰乱新疆,牵制中国发展。

繁中:【新疆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取得好的效果】圍繞新疆治理,中國人與西方的干涉勢力完全不在一個對話頻道上。我們要的是新疆的和平穩定,要的是那裡各族人民的幸福安寧生活,這是最大的人權。而西方那些勢力是要找中國的茬,擾亂新疆,牽制中國發展。

胡的微博貼文中最受歡迎的評論是:

簡中原文:有吃有喝不乱是对人权的最大尊重!

繁中:有吃有喝不亂是對人權的最大尊重!

簡中原文:对于新疆来讲,确实稳定压倒一切。没有新疆的稳定,就没有全国的稳定,没有全国的稳定,中国就会出大问题,就会正中某些国家、某些人的下怀。

繁中:對於新疆來講,確實穩定壓倒一切。沒有新疆的穩定,就沒有全國的穩定,沒有全國的穩定,中國就會出大問題,就會正中某些國家,某些人的下懷。

簡中原文:【新疆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取得好的效果】围绕新疆治理,中国人与西方的干涉势力完全不在一个对话频道上。我们要的是新疆的和平稳定,要的是那里各族人民的幸福安宁生活,这是最大的人权。而西方那些势力是要找中国的茬,扰乱新疆,牵制中国发展。

繁中:【新疆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取得好的效果】圍繞新疆治理,中國人與西方的干涉勢力完全不在一個對話頻道(對話基礎)上。我們要的是新疆的和平穩定,要的是那裡各族人民的幸福安寧生活,這是最大的人權。而西方那些勢力是要找中國的茬,擾亂新疆,牽制中國發展。

《環球時報》的官方微博帳號也呼應了胡的觀點,它說:

簡中原文:今年以来,西方的一些舆论机构和政客不断对新疆为帮助受极端思想影响的人员而开展教育培训工作进行恶毒攻击,指责新疆“侵犯人权”。学员们在那些中心里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法律知识和工作技能,却被西方势力指责为“宗教迫害”。

繁中:今年以來,西方的一些輿論機構和政客不斷對新疆為幫助受極端思想影響的人員而開展教育培訓工作進行惡毒攻擊,指責新疆「侵犯人權」,學員們在那些中心裡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法律知識和工作技能,卻被西方勢力指責為「宗教迫害」。

這則發言又獲得許多迴響:

簡中原文:作为一个新疆人表示如果没有暴恐新疆这些年经济早腾飞了,新疆财政大都拿来慰问了,出门身上啥也不敢装到处检查,快递限制app限制网络限制,都是那帮孙子害的!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西方人,明里暗里支持那帮人的,都是坏蛋!

繁中:作為一個新疆人表示如果沒有暴恐新疆這些年經濟早騰飛了,新疆財政大都拿來慰問了,出門身上啥也不敢裝到處檢查,快遞限制app限製網絡限制,都是那幫孫子害的!站著說話不腰疼的西方人,明裡暗裡支持那幫人的,都是壞蛋!

簡中原文:绝大多数情况,大多数情况下,西方越是对我们的某项政策或事物进行恶意攻击时,就越证明我们这政策的是对的正确的,反之亦然,他们越是吹捧的,我们就越要小心提高警惕了,因为他们见不得我们好,只会希望我们越糟越好。

繁中:絕大多數情況,大多數情況下,西方越是對我們的某項政策或事物進行惡意攻擊時,就越證明我們這政策的是對的正確的,反之亦然,他們越是吹捧的,我們就越要小心提高警惕了,因為他們見不得我們好,只會希望我們越糟越好。

眾所皆知地,這就是中國防火牆長城內的世界。試圖從社群媒體上的言論推知真實的公眾情緒,顯然是異想天開。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