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僅管被前朝政府打壓多年,馬其頓社運人士終於成功爭取到乾淨用水

2014年2月17日,於馬其頓首都斯科普里(Skopje)的虛擬礦泉水品牌促銷活動:「Arsena,砷含量豐富、直接取自蓋夫蓋利亞(Gevgelija)水龍頭的礦泉水。」Vanco Dzambaski攝,CC BY-NC-SA。

在馬其頓社運人士歷經數年抗爭、不斷向大眾警告當地飲用水受砷污染之後,(當地政府終於在)馬其頓南部蓋夫蓋利亞自治區(Gevgelija)建立新的供水系統,堪為馬其頓草根團體的重大勝利。

2018年11月7日,馬其頓當局正式啟用一座新的供水設施,用以匯集來自三口新井的水源、並設有淨化裝置與管線。根據在地新聞網Gevgelijanet.com的報導,該設施將為周遭地區共1萬9千5百名的居民提供飲用水。

新的供水設施斥資1.7佰萬歐元(1.9佰萬美元),總算可望解決有毒物質--砷滲入飲用水中的問題。蓋夫蓋利亞自治區的砷污染始於十五年前,當時的一場地震造成砷含量高的岩石與地下水接觸。

這樣的發展證明了「Arsena」是對的,這個由當地社運人士組成的團體多年來即致力於警告大眾飲用水有毒一事,然而,對2006年至2017年統治馬其頓的極右派民粹政權而言,該團體僅是在惹是生非,許多成員因爲投入相關社會運動而遭受打壓。

即便馬其頓共和國公共衛生協會(Institute of Public Health of the Republic of Macedonia)早在2012年即判定該地區的水質嚴重含毒,政府當局仍拒絕承認供水系統出了問題。當時執政的民粹政黨VMRO-DPMNE在實際解決空汙與水污染等問題、改善民眾的生活品質之前,選擇優先強調馬其頓在該黨的治理之下變得繁榮富強。因此,當時自治區與州政府皆堅持一切沒問題,並表示那些宣稱水含有砷毒的人們只是反對黨僱來抹黑執政黨的有心份子。

2014年時,Arsena在多個實驗室對自來水進行分析、並嘗試公布分析結果。對此,政府的反應卻是將Arsena成員視作反社會者對待,並在過去幾年來使其屈從於各種形式的騷擾,包括惡意誹謗以及意圖阻止該團體運作的蓄意視察。此外,大多數在地媒體對於相關團體所提供之資訊,皆啟動了自我審查(self-censorship)機制、不願意進行報導,甚至連廣告公司都不願意出租版面給Arsena公布實驗結果。

為了打破媒體封殺,這群社運份子被迫採取迂迴策略--首要目標即是要將訊息讓全國的民眾所知。2017年2月17日,Arsena在首都舉辦了一場記者會,但他們事前並未表態這是一場由公民自發的記者會(因為大多會被媒體所忽略),而是聲稱這場活動是新的礦泉水品牌「Arsena」的商業發表會。

當全國媒體記者抵達這個「商業」活動現場時,社運份子們提供其來自蓋夫蓋利亞地區供水系統的瓶裝水。他們解釋這個品牌之所以叫做Arsena是因為水裡含有大量的砷,並邀請每個人分享這個蓋夫蓋利亞居民每日都要飲用的水。他們展示了科學分析的結果,也呈現了指出該地區高罹癌率與高死亡率的衛生數據,而這很有可能是因水中有毒所致。

2014年2月在馬其頓首都斯科普里市中心,一名社運份子正在準備一個虛擬的礦泉水品牌「Arsena」的推廣活動,瓶中裝滿蓋夫蓋利亞的自來水,其含有極度過量的砷。Vanco Dzambaski攝, CC BY-NC-SA。

活動結束以後,只有一家全國性的電視台進行了報導,但這已足夠讓蓋夫蓋利亞的民眾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並搶著到當地超市買瓶裝水。

接下來的幾年,這群社運人士開始進行請願、發起「捐贈乾淨瓶裝水給貧困社會經濟團體」,並透過任何可能的管道倡導該議題。他們也為了其他公衛議題而奔走。

慢慢的,社運人士們逐漸克服當局的質疑。雖然政府從未直接承認自來水有毒,但仍然宣布啟動飲水處理廠的興建計劃。在蓋夫蓋利亞地方政府進行了數月宣傳後,當地民眾終於盼到了一口新井的開工剪綵儀式。然而,施工現場卻在往後三年處於閒置狀態。

2017年2月,新的供水系統於實際動工,這要歸功於馬其頓政府與歐盟(European Union)以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一個合作計畫。同一年間,馬其頓舉行地方選舉,在市政府換人做以後,解決水供應問題成為新執政者的主要目標。供水系統終於在2018年11月竣工。

馬其頓蓋夫蓋利亞的供水系統啟用典禮照片集錦,照片由Gevgelijanet.com提供,經同意後使用。

Arsena倡議的成員以他們典型的溫和方式慶祝這一切,在他們的Facebook專頁上發布了以下聲明

АРСЕНА си ја заврши својата превземена граѓанската задача – поттикна една локална власт да го признае постоењето на отровниот арсен во гевгелиската вода (за кое четири години лажеше дека не постои) и да започне проект за нов водоснабдителен систем, а новата локална власт тоа го препозна како проектен приоритет за гевгеличани и го заврши проектот со сите неопходни додатни средства вложени за изведба на констатирани недостатоци во проектот, неопходни за целосно функционирање на истиот.

Чиста вода за пиење без арсен е новиот подарок за гевгеличани по повод 74 годишнината од ослободувањето на Гевгелија и денот на општина Гевгелија „7-ми Ноември“.

Arsena完成了這場自發性的公民行動,(在經歷了四年政府謊稱沒事以後)成功地讓當地政府意識到砷這樣的有毒物質存在於蓋夫蓋利亞地區的飲用水源中、並執行了新的供水系統計劃。新的地方政府同意飲用水問題對蓋夫蓋利亞市民最至關重要的事,並決議透過增加投資額,用以導正原計畫(閒置的設施)中的缺陷,進而完成了這個建設。如今,新的供水系統已經可以實際運作了。

乾淨無砷的飲用水對於蓋夫蓋利亞民眾而言無疑是份在11月7日收到的大禮,這天是這個城市(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解放74週年紀念日、同時也是城市的設立紀念日。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