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民族主義

 

原文鏈接:Russia: Nationalism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Joyce

校稿:Portnoy

 

在今日的俄羅斯,法西斯主義者、國族主義者、愛國者、極端主義者等標籤似乎被無分別地套用。

前西洋棋冠軍,現任反對黨政治家的加利·卡斯巴羅夫(Garry Kasparov)聲稱俄羅斯總統蒲亭領導的政權是法西斯主義份子;親蒲亭的青年組織Nashi則以指控英國駐俄羅斯的大使在背後支持法西斯主義者(也就是反對黨)來反擊。反非法移民行動聯盟集結其他自稱是國族主義愛國者的團體並舉行所謂的俄羅斯大遊行國家布爾什維克黨(NBP)宣稱在此遊行活動中,有目共睹地很少有人擁有(發言的)道德權利,因為他們的國家布爾什維克黨是唯一合法且健全的國族主義政黨。然而根據自稱”反法西斯”的Nashi組織所說:民族布爾什維克黨與反非法移民行動聯盟都是和卡斯巴羅夫等自由派政客同一路的極端法西斯主義者。一名青年以西洋棋盤襲擊卡斯巴羅夫的頭部,眾人指責兩個不同對象:當反對黨一致認定兇手一定是Nashi組織的成員(a nashist-帶有些微貶抑的稱呼,源自Nashi拼法近似納粹Nazi);Nashi組織卻說犯人可能是布爾什維克黨的成員。 總而言之,有那麼幾分”某些人認定之恐怖份子,卻是他人心中之自由鬥士”的意味。 記者Aleksandr Plushev(LJ 用戶 plushev)最近在他莫斯科回音電台的部落格上發起討論民族主義議題:

國族主義齊步走 歷經我們[…]白天的廣播節目,結果我們有將近百分之四十的聽眾自認是國族主義者。 這結果是否讓任何人感到困擾呢? 這就是我們社會的樣貌嗎? 我們電台的聽眾就像這樣嗎: 如同無處可走的自由派人士那般的有條件的民族主義者?亦或這被扭曲的風貌是因為並非人人都承認自己是民族主義者?

這則條目引發了一長串的討論,部分討論翻譯如下。

然而,首先這則簡潔的意見留在討論串半途:

Merkator說:我覺得很困擾,依我的愚見,每個人自己皆有對何謂民族主義的認定,因此產生了這百分之四十的人。

現在,我們繼續看這些論述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說: 人們覺得處境悽苦且備受壓迫,但我並未察覺使人們感受到種族被抑制的結構,這當中有許多的迷思,舉例來說,每個人可得到他那部份的石油租費,但猶太人手握全部;不合理嗎?這的確沒道理,但試著對一個受壓迫的人解釋:假如你將所有的石油利潤平均地分給每個人,每人至多得到一百元,而不是煽動者所說的125,000,元。即使趕走了全部的猶太人,也多分不到五塊錢。

我無法接受要每個人都得稱自己是俄羅斯人的要求 -他們(煽動者)接著說一切都會變好的。我深受俄羅斯文化浸濡並以俄文工作,然而我生為猶太人,(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對我而言不是毫無意義的字眼。為何我該拋棄我的種族?我認為那是數典忘祖,在那六百萬個被屠殺的猶太人之中,當中包含了許多我逝去的親人。但每當談及俄羅斯國族主義時,即便那些溫和且有教養的人也立即斷言我們(猶太人)掠奪了所有屬於他們的東西。這讓人感到絕望,我不明白該怎樣使人們改變他們心中的想法,使人們停止仇恨高加索住民、猶太人、中國人、美國人… […]

Mysh接著說: “為何我該拋棄我的種族源由?”當然你不必拋棄,也沒人必須這麼做。但因某些因素,現在每個緊握俄羅斯意識的人事都會被套以納粹標籤。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回應: 你能說的更明白些嗎? 哪個人要求你拋棄你的俄羅斯意識? 用什麼形式呢?[…]假如要作為一個俄國人意味著得像只鵝般走路搖擺,(如同一個納粹)舉著你的手臂,那麼或許最好別做個俄羅斯人了[…]試著當個俄羅斯人而不傷害任何人-滿懷仁慈、心胸寬廣、有雅量、並追群真理與正義;這比起集結起來舉辦俄羅斯大遊行並氣急敗壞地將你們的問題責怪移民們,更加地困難也同樣更有意思。

Vr說: Nataliya Alekseevna你以這樣的文章挑起粗魯回應,難道現今只有俄羅斯國族主義嗎?在Plushev的節目中只提及大略的國族主義的問題,而未指出是關於什麼國族;但你被熟悉的反射誘導而認為: 國族主義=納粹主義=俄國人=打倒猶太人以拯救俄國! 為何呢?

[…]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回應: 我並不是在激起任何對立。我們住在百分之八十人口為俄羅斯人的俄國,這節目是關於支持克里姆林宮的統一俄羅斯黨所提出的”俄羅斯計畫”,而百分之四十的聽眾們在節目中自稱為國族主義者,國族主義者是指哪族?由你自己判斷。打電話進去節目的民眾表示國族主義是悉鬆平常且無害的一件事,只要人人都自稱是俄羅斯族且走在這張旗幟下,就可以拋開rossiyane這個詞彙,而一切都會很好,他們不會傷害任何人,然我不願意加入他們的行列。我身為猶太人,我不為此感覺驕傲而是這事實生來如此,但對我卻是重要的;我非常能體會一個韃靼人不會想要稱自己是個俄羅斯人,同樣地莫爾多瓦人埃文克人亦然。請以我們生存的方式尊重我們。 […]

Igor寫到: 依我個人淺見,愛國主義是指一個人對祖國的愛,而國族主義則是對國家的愛。你愛你的民族嗎?假如是,那麼你就是位猶太國族主義者。你不想做個俄羅斯人,就別做!但我不明白也想弄清楚為什麼在我自己的國家,我非得做個rossiyanin而不是個俄羅斯人。[…]

Gena說: […]Aleksandr,這是老調重彈。對我們(俄羅斯人)來說,種族或族群的偏見是世界觀的一部分,毫無疑問地俄羅斯意味著優秀;但那些非俄羅斯的人們則一無是處。當然這是相當概括的說法,還是有許多人抱持著中庸的世界觀;但有相當高比例的人口遭受「厭惡非俄羅斯人」的病毒感染,而對他們而言,要讓俄羅斯人立足世界的同時也代表其他人都得向俄羅斯人跪拜。[…]

Leo回應: Sasha,你確定那些投票的人都讀過維基百科上關於國族主義的定義嗎?我不敢肯定。你曾對他們解釋過國族主義並不同等於對國家的愛嗎?

Igor接著說: 建議用其他字彙替代國族主義(nationalism)。

Aleksandr Plushev回答: Natiophilia(Nation加philia的複合字)

Igor吐嘲: 你可以是個熱愛法國的人而不必非得是個法國人,而一個說楚克奇語的人是否可能成為法蘭西種族主義者?我認為不可能。

Aleksandr Plushev說: 看來這樣的主張無效: 國族認同是一個人如何自覺,且任何人在俄羅斯文化中成長並說俄文就是個俄羅斯人。

Roma Sh.寫到: 親愛的Nataliya Alekseevna!你描繪了一幅俄羅斯國族主義者的圖像並以你的爭論去拆解它。但是重點來了,我不覺得處境悽苦且備受壓迫。是的,我是個普通的俄羅斯國族主義者,我認為所有的俄羅斯公民以他們的公民權成為俄羅斯人,只是血統不同罷了。我不容許自己對猶太人說出汙蔑的言語,猶太人從古至今也創建了俄羅斯文化。順道一提,我的猶太朋友-一位獸醫最近從以色列回來並說他從未見過比猶太人更多的國族主義者了,此外他們將他視為俄國人而非猶太人。

Dmitry說: 我不曾聽過任何人在莫斯科回音電台上批評以色列的國族主義(和非猶太血統通婚的禁令等)。

Evgeniy寫給Roma Sh.:你認為什麼是俄羅斯國族主義者?它和僅只是俄羅斯人(在此指的是俄羅斯公民)有何不同?就請別(東拉西扯地)寫些關於木套娃娃、樺樹之類,一般來說,何謂一個種族主義者?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附和: (我也想知道Roma Sh.的回答)那些不會處境悽苦且備受壓迫的人不需要自認是國族主義者,此外一個國族主義者最根本的職責是找尋並聚集那些被傷害的人們。

Roma Sh.回應: […]尼赫魯及甘地集結遭受迫害的印度人並創建了印度國大黨,接著印度獨立建國;美國人受到英國人施加的民族不平等而建立美利堅合眾國也是同樣的道理;對全世界猶太人的種族傷害將他們集合於西奈山。唯獨有助於俄羅斯人成為一個國家的俄羅斯國族主義,因某些原因讓每個人不堪其煩。[…]

Igor回應: 俄羅斯國族主義者和其他認同俄羅斯為祖國的俄羅斯公民是沒有差別的。

Yevgeniy說: 因此在俄羅斯有1.5億名種族主義者,而非僅其中的百分之四十。別跟我說自由派人士不認同俄羅斯為祖國,那很可笑。每個人對於他們祖國發展都自己有套獨特的看法,並希望祖國能好好的。 […]

muta: […] 有超過百分之八十住在這國家的人是俄羅斯人。假如俄羅斯不是俄羅斯人的,那麼它必定不屬於達吉斯坦語系民族阿塞拜然語系民族;假如說根據使用同樣的法律,我與達吉斯坦人是生活在同個國家,這是大錯特錯,那只在書面上生效。實際上我在達吉斯坦的首府-馬哈奇卡拉被狠狠毒打,只因盯著一名迷人的女子瞧,而警察只說:我們這的規矩就是這樣;因此當我來到達吉斯坦共和國時,我必須為他們的習俗與傳統所擾,而一個達吉斯坦人來到這裡時,他巧妙地迴避並依舊使用他的傳統與觀念。然而我們(俄羅斯人)也有傳統啊,例如:假如你僅看著一個女子,我們不會揍你;當你在路上親吻你太太時,沒人會騷擾你(當然,醉漢例外)。山上的習俗就應讓它留在山上,但親切的高加索人拒絕理解,然後這政權就說我是法西斯主義者,道理在哪?

Gataullin Rail Ravilevich說: 那麼你是否曾看她? 以什麼方式? […]

Marina寫到: […]這個問題讓我想起一則往事:我們曾和一個來自伊朗的庫德族人談天,他已被歐洲成功的同化並擁抱歐洲文化的全部,包括一位歐洲人女友;接著他突然發現他女友在海邊只穿件泳衣這件事讓他很痛苦,他說:”為什麼她非得裸露她的四肢?!”對此我不置可否。

muta回應:我不明白為什麼從自己國家逃出來的人們,拖著他們的傳統來這同意給予他們避難的地方,你(Marina)說的(泳衣)故事就是個典型的例子;據我記憶所及,在澳洲的穆斯林們則更激進 – 他們來到海邊附近並揍那裡的每個人[…]當澳洲人們起身反擊時,他們首先大喊澳洲人是法西斯主義。很久以前我就發現在地的居民們總是因移民們本身的問題而被譴責;法國人被非洲移民責備,比利時人被車臣移民譴責,而俄羅斯人總是被所有移民責備。請認清事情不能也不會繼續這樣下去,假如政府不想(或恐懼)介入這樣的議題,居民自己會解決,第一個行動就像反非法移民行動聯盟(DPNI)一年比一年更積極而且陣容壯大 […]

Gataullin Rail Ravilevich說: 這跟移民有何關聯??????達吉斯坦人是俄羅斯公民!車臣人也是!你是想要一個純俄羅斯人的國家嗎?那麼你應該向總統蒲亭請願要求讓各民族共和國與自治區自俄羅斯邦聯分離。

[…]

Mikhail說: 提到口號 “俄羅斯人的俄羅斯”,它被記者們大肆宣傳,現在稱呼俄羅斯為法西斯主義國家成了流行,但只有那些不夠聰明的人才會那麼做,法西斯主義被認為是施政的計畫等,但我在此並沒有發現嚴重的問題…我只對那些被謀殺及受傷的外國學生感到抱歉。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