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秘魯:無所不在的抄襲

校對:Portnoy

diarios

無疑的,過去二週來吸引秘魯部落客們所關注的就是這件事:當地部落格的內容遭到日報La República [ES]抄襲。雖然這不是抄襲事件第一次發生,但這次我們發現對於該事件產生了更多的迴響及反應。我們也立刻在3月2號全球之聲的全球連線之下報導這個主題。但現在這個話題已將近結尾,值得我們再來檢視一番。


這個案例分成二個部份:第一個部份是是以評論與當地政治圈說法及新聞報導的專欄El Ofidio被發現抄襲了Desde el Tercer Piso [ES](從三樓)這個部落格裡的一篇文章。這次,該部落格譴責這份報紙:

我認為La República採用了我在Tribunal Election report上的部份資料。但下次,拜託,請引述來源。

這份讉責很快在許多部落格間引起迴響。在這些迴響中, Combo Club上的一篇文章,顯然最完整的記錄了事件始末與主要資訊來源,包括報導、參考資料及時間表。

在當地數個部落個間一陣沸騰之後,La República.做出了更正。雖然Pospostfer對於這次事件仍持保留的態度,不過所引發的僵局看似是解決了。

這份澄清稿模糊得很。專欄作家Jose Alexander Godoy又誤植了他的資料來源。正確的網址是http://desdeeltercerpiso.blogspot.com/,而不是他在Ofidio專欄中指出的desdeeltercerpiso.com。

這個事件的第二部份也是發生在La República這份報紙,Mirko Lauer幾近隱諱的方式引用了Silvio張貼在部落格裡的另一篇文章,而這篇文章,說來古怪,正巧在之前也刊登在GV。Lauer指稱「某些部落格以嬉鬧的精神開始玩耍著模擬戰爭,就好像在玩Playstation的遊戲一樣」。很明顯也很令人驚訝的,Lauer不完全了解這篇文章的目的,或是文章所報導的內容。如同Silvio所說:

我想秘魯的記者們必須學著如何多尊重部落格圈一些。我看到一些針對部落格圈毫無理性的攻擊。其它國家的媒體,像是CNN,CBS,路透社或是洛杉磯時報,當他們粗魯的說謊,扭曲照片或是捏造新聞時,部落格圈展現壓倒性的反擊。記者們應該承認他們的錯誤行為,有時候,腦袋也要轉一轉。這種情形有可能發生在秘魯嗎?

然而,並不像Ofidio抄襲Desde el Tercer Piso,這次,連任何澄清或相關的說明都付之闕如。奇怪的是,隔天Lauer在他的專欄中提到一篇國外的文章,提到了資料來源,甚至提供了網址,這讓Silvio認為,國內主流媒體不認可國內部落格具有引用的重要性或是值得讚揚的價值。

但別以為抄襲的發生僅限於媒體和部落格之間。上週,話題的焦點在知名作家Alfredo Bryce Echenique的文章遭外交官Oswaldo de Rivero指控抄襲。del Morsa部落格的Roberto Bustamante是第一個在秘魯部落格圈以一篇「文學:Alfredo Bryce的再次侵害」揭露此事的人。很快的,許多文章也談及了這個主題,最近的一篇是Bryce完全抄襲」。從 「文學:Alfredo Bryce事件」裡,我摘錄了一些段落,很恰巧的是,這也被我之前提過的人所摘錄:

在這次事件之中,某些人想混淆視聽,甚至責怪網路或以相對比較的方式淡化自己犯的錯誤。如果剽竊的事實是可恥的,那麼Lauer的詭辯更是可恥:

複製很簡單,不需要放上來源,不表示我們就要這樣作。部落客之間的一個規範(如同所有的規範,不一定會被遵守)就是寫下你的參考資料,並且鍊結回原始資料。在印刷媒體上,工作慣例似乎讓記者無法這麼作,儘管絕大多數我們讀到的專欄文章都是這群作者讀了某些東西之後受到激發才寫出來的(而想想這其中很大一部分來自網路)

這裡(網路)不是一個完整記錄整個事件的地方,更不是像他們所說的在落井下石。但這對我來說似乎是在這幾個案例中(如同Jomra的文章所特別強調的),消費者有權拒絕拙劣的作品的信念,勝過了Lauer的「網路變成一個俗民的保險箱」的論點。網路的特性允許公民監督。如果不是網路,我們不絶不可能發現Alfredo Bryce的剽竊行為

在El Útero de Marita的部落格上,這個話題已有很詳盡的報導。我特別推薦這篇:對Bryce抄襲的一些回應,提供了許多其它部落格及文章對相關議題所發表的看法鍊結。這個事件的最後結果是Bryce辭去了El Comercio的工作。如同El Útero de Marita在她的文章中所提到,Bryce 以拙劣的方式向El Comercio請辭,這一點也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在Bryce的請辭中寫道:

我中止了和El Comercio這份報紙的合作關係,在其它方面上,如同奧森威爾斯( Orson Welles)所說,新聞界是一個蚌殼多珍珠少的領域。為了向我所虧欠的讀者們道歉,而我寧可簡單的用Leon Tolstói的話向讀者說:下次我會失敗的更漂亮些

對於Bryce的這段話,El Útero de Marita的評論說:

這真是糟糕,當八個抄襲的案例被證實其中一個還是十一年前就發生的),Bryce一點也不認為他應該為任何事負責,除了「他的秘書的錯誤」以及在傳達上失去控制

最後,今天La República刊出一篇名為「所有的複製都是一種侵犯」的文章,文中提到也公開的引述El Útero de Marita和其它部落格的文章。另外,維基百科全書上Bryce的條目裡也已經提到上述的抄襲事件,不過這一點價值也沒有。雖然這篇文章沒有什麼可以抄襲的,不過最好還是在這裡做個結束等待下次再見

原文由西班牙文寫成,經David Sasaki翻譯成英文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